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回归线上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回归】随想三韵(散文)

精品 【回归】随想三韵(散文)


作者:天郁格格 童生,635.3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08发表时间:2020-11-22 05:34:02


   风
   十一月以来,气候明显是变了。从乡野的风可以感受到荒凉气势的汹涌,它从山梁间、空旷处刮过,带着更北方的冷冽气流。这让我更深刻地意识到,荒芜将再次降临,高原万物要重新归于肃寂。
   秋高气爽的感觉像白驹过隙,街上长风阵阵,旧时的落叶风尘仆仆,未能有初秋时的光彩,终究是在肃杀之中投降了。
   那时我站在五楼楼顶,可以望见一川高楼在山体之间,有合围之势。登高更经寒,风从四周来,横冲乱撞。鲜红旗帜在眼前乘风展翅,竟有一种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的错觉。错觉吗?站在红旗下,迎着大风远望一览无遗的城,瞬间又觉得并不是错觉。
   伟人曾慷慨激昂地说过:这个世界,终究还是属于你们的!
   一时间,竟激动得不能自己,风和红色顷刻间拔高了人的品格。
   人在混沌中常年生活,偶尔也需荡浊扬清者,生命才可继续。
   生命大多固然是平庸一生,但灵魂不羁,总要为这小人物作书立传。大多人去关心伟岸的优秀者,他们一开口就有经久不息的掌声,夺取了所有平庸者在生活中仅有的一席之地。这个世界更为能言善辩者倾倒,他们的语言一出总振奋四方,令信徒们趋之若鹜。悲哀啊!这岂止是自卑者,内向者的悲哀,这简直就是他们精神领域的丧钟!
   “我活在这世上,是不是毫无用处?”他们怀疑自己的灵魂,瓦解自己的意志,最后信念崩塌,甘愿向着堕落的深渊沉沦。
   信念崩塌是件可怕的事,它会令人不再为人。人们希望出现救赎者,可以捞起被黑暗折磨的灵魂,哪怕出现一丝光亮,也要拼命地抓住。再以滑稽的语言,出挑的动作来吸引优秀者的关注。
   表演型人格大多平时并不受重视,所以才有灭火演练中教官所描绘的:“腾”地一跳,“叭”一下就把灭火器的把给压弯了。然后只能悻悻地黯然离场。周围众人自然要哄堂大笑的,他的救赎失败了。如此真不怪他,社会对人的影响是历经岁月的,时时刻刻地侵蚀和刻画。
   他和正直的人比起来没有可笑,只剩可悲了。就像人刚开始讨厌高墙,经年之后,却顺从了高墙。再也不能脱离,这就是体制之害,优秀者自救,平庸者等待被救,却最终被完全吞没。
   可悲,平庸者依旧成了优秀者的附庸,社会上总刮着这样的邪风。
   正直之人教我们善良,规正我们偏颇的思想,纠正某些群体对英雄的亵渎。他说邱少云是真英雄,大火烧他,他不动,仅此一点,他就是英雄。正直之人有世间良知,有民族大义,他给世人大脑起思想的砖石,随后才渐渐有正气清风。
   我们将自己暂时地束之高阁,听闻世间经典,力求做个有信仰之人。学会爱一个人是信仰,红旗下的热血是信仰,大风来临时的坚守,也是信仰。
  
   雪
   近来事情好像还挺多,突然回到每日六点多起床,七点多吃早餐,八点多上课的日子多少有些不适应。连日来干燥暴晒的光让人间的气息有些浮躁、混乱,我多期盼着一场雪。每当站在五楼楼顶,我就期盼,飞扬的大雪和红旗融为一体,该是多么美妙的一幅图。
   就像盛世和自然一起升华的美好主题,叫不负韶华。
   又想起写了平峰的雪,还写了西藏的雪,回头去看依旧是合适的文字。至少我自己非常愿意读下去,读着读着就思考当时写得真好。像我这种厚脸皮的作者估计没有几个了,这叫孤芳自赏。
   所以,我只是近来渴望一场雪,但并不想写还没到来的这场雪。
   我只是要敲碎自己,我是一棵枯草,连那朵孤芳还不能形容我。我是个绝对的透明人,混迹在最大多数的人群中,这样的我悄无声息地隐没了。
   一只手的指头,我是最无名的那个。出挑者甚多,比如我看着一个同事就很优秀,他身上依旧带着书生气,却是一个工作了三年多的干部。说话间甚至有文韬武略,腹有诗书。我感觉他似乎跟长空中的大雪一样干净,真是难得的人品。
   我畏畏缩缩藏在角落里,不敢直视这种纯净的光芒。我每天从镜子里观望自己,里面是个老气横秋的灵魂,高尚的品格跟她毫无联系,她的字也泛着一股社会的、腐臭味的气息。这时我的脑子里有一道焦雷,轰天灭地,世界一片疮痍。
   如何去拾起散落八方的灵魂,拼装成一个正常的人呢?我没有任何答案。
   没完成救赎,我就继续隐藏,继续做着一个透明人该做的事。
   上课,吃饭,睡觉。
   一个青年学者,在讲一个国的军防问题。我很来兴趣,在聚精会神地听,毫无疑问,假如我的国家需要我上前线,我会义无反顾。这真是个矛盾的灵魂实践。他放了一个杜江南的故事,只看到边疆的哨所,我的泪水就在眼里打转。平时我如何,这时我想我的灵魂是干净的。我去过珠峰脚下,那个恶劣的世界不到一日就让我嘴皮皲裂出血,止不住的。
   我只是个游客的身份而已。
   军人在五千多米,雪峰林立的哨所驻守了八年,三个战友牺牲在那里。学者放完视频,讲课的语气有些颤抖,仔细听,是啜泣变形的声音。
   他也是能和白茫茫的大雪的品格相提并论的。
   我渴望这场雪来的快些,我每日都看天气预报,今天又是一个艳阳的天。有人说,阳光可以净化一切瘴气,荡尽世间污浊。古人如何不晓得还要用一场大雪覆盖一切毁灭呢,佛僧和道人也要在大雪之后了解尘缘,归去青梗呢。
   我只是,隐藏于一切可隐藏之地,我欣赏着纯净,同事是纯净的,学者也是纯净的,他们都是带着眼镜的书生。我想,他们有瞿秋白先烈一样的才华和傲骨。倘若身边有更多这样的人,这场雪,来与不来又如何呢?
  
   树
   在一个北风满城呼啸的下午,雪就来了。那是周五,刚好自己喜欢的剧更新,追完剧的心情和雪来时的心情相叠,乐得在大风中也忘记了冷,真是一个美妙的天气。
   依旧是五楼,高处不胜寒的感觉更加刻骨,雪花飞行的路径变得捉摸不透。他们向着飘展的红旗方向一路长歌,最后从楼顶集体跌落,落在街面上,或者干枯的草坪中。也有一小部分落在了院子里的一棵大树上。
   我是看雪时才注意到了这棵树,真奇怪我在这里出出进进两周时间,竟完全忽视了这棵树的存在。是因为它浑身灰黑色而自动被人的视觉所忽略了么?就跟人群中不起眼的老实人一样,灰色成了固有的标签。
   从五楼向下看的话,这棵树树冠极大,枝干齐齐整整地生成了一个扇圆形,倘若在树叶繁盛的季节,应该是个巨大的蘑菇云形。这些在地面上是看不到的,向上看应该只有一种压迫感。这种感觉从人的位置发生变化而变化,用诗概括就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或者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我很佩服古人,一个道理,寥寥几笔,通透简练至极。
   只是目前瞧着这棵树通体呈灰黑色,感觉应该是棵死树了,春暖花开时,它也依然会保持着现下的状态。不禁触动,它也应该努力地成长了很多年,才有了今天的虬枝缠绕,如今死去,大雪纷纷下,跟个耄耋将军一样,空有大志,已无能为力了。
   风将红旗也扯得左右飘摇,呼啸声不比风来的差,雪花钿子打在脸上有些生疼,原来处得太高,又生无根系会被风当做自己的武器来攻击他人。风的力量加上雪花的力量竟有翻倍的伤害效果,再看红旗,虽然被风裹乱,根却深深扎在地上,有“任尔东西南北风”的品格。
   红旗代表着信仰,也代表着团结或者重生的力量,任何时候都巍然不动。
   那棵树似乎也一样,它应该一路看着红旗如何在它的上空飘扬,从它生根,成长,到如今的死亡。于时间的无限来说,这应该是件幸福的事。
   我想这棵即便已经死去,其如今的状态还会存在很多年,来来往往的学员们依旧会偶尔看看它,也许还会发出感叹:“这棵树好大,可惜已经死了。”有人上了五楼顶部的话,向下望也会感叹:“这棵树长得真好看,可惜已经死了。”
   如何呢?时间漫长,它绝对地超越了人的年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外人评说于它有什么关系呢?只言片语已经被风吹走,轻飘飘的俗话怎么能长存于世呢?任何美好的,有价值的事物,书笺上给它们的定论绝对也是美好而有价值的。“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它是评价《史记》的,然而这评语它本身也成了经典。
   因而,雪如何?风又如何?广阔天地在于胸中,才有死后依旧让人侧目的躯干。人也当如此,康庄大道在前,如何将那些遇火即化的雪花放在心上?我看那红旗就从来不畏惧这种程度的风雪,所以它才永远占领着所见之处的最高领地。
  
   (原创首发)

共 313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格格的这篇随想可谓不同凡人之想,只有在特定的地域和精神时空里,才能找到属于格格的文字感觉,这是一个思想精灵的时代跳动。事实证明,在象牙塔里写不出来鲜活的生活情致,唯有将身心和精神转化成为一种智慧,才能在生命的运行过程中,获得来自大地力量的应有回报,这就是人们谓之的思想火花。在这篇文字中,我们隐约感到格格的字句组合,象征着一种时代的健康气息,是一种高格调境界里的智慧,把当代有思想准备的青年眼界开阔起来,在闪烁着灵动光点的各种世俗角色的转换中,换算出各种类型的苦闷,不屑,孤傲,清高,冷艳,高贵,在异度时空的情绪交错之间,成熟了许多精神。我们不能过度解读格格的文字,因为这是诗情画意的独家表白,是诗意与浪漫、期待与现实的精神交汇。格格用自己的态度,踏着独特的文字音节,一次一次地弹跳在即时萌发的遥想空间里,让风、雪、树,成为精神世界里特别的音韵,成为黄钟大吕般稀有珍贵的文字记忆,这些都是那块土地上最摄人心魄的美,令人惊异。佳作,特此推荐!【编辑:策马南山】【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01125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策马南山        2020-11-22 05:41:45
  清晨醒来发现格格的文字,想了许多,写个编按吧,感觉遗漏了不少最初印象的深刻,就这样吧,重在阅读原文。问好朋友了!
人生如梦
回复1 楼        文友:天郁格格        2020-11-23 21:31:54
  谢谢老师辛苦编辑!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