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泊宁静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宁静•秋】我与草原有个约定(散文)

精品 【宁静•秋】我与草原有个约定(散文)


作者:岚亮 举人,4590.8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527发表时间:2020-10-21 22:14:43


   那一次去草原,不是路过,不是邂逅,我是专程去的。
   三毛在《橄榄树》中说:“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为了林间轻流的小溪,为了宽阔的草原,流浪远方流浪……”
   三毛是个很有故事的人。她说,她流浪的理由之一,就是为了宽阔的草原。是草原曾经留下她蚀骨且孤独的爱?还是她流浪的足迹在草原绽放出娇艳的花朵?不知。
   我的故事不多,人生宛如平常一段歌。但到草原去,我是虔诚的,纯粹的。
   来到呼伦贝尔大草原,正值草青了,花开了。不曾想,我的心也迷失了——迷失在绿草茵茵的海洋里,消失在无边无际的辽阔里。
   我是从南方的山中来的,带着浓黛的千山万壑,捎着一丛丛缤纷的红树林。
   然而,当我的足迹刚刚在草原上播下第一粒种子的时候,就生根发芽了。然后,便是疯长,蔓延。
   蓝色的小河边,有一匹小红马朝我嘶鸣了一声,我的心就醉了,化作了一朵洁白的云,被一群小羊驮到草深花浅的牧歌里,驮向了辽阔的辽阔。
   我终于明白:在草原,人是不能奔跑的,就像牧人永远也跑不出那悠扬的长调。辽阔是握不住的,我心中的千重山,红的树、绿的林,在此还抵不过天边的一座毡房,远山脚下的一叶碧草。
   天空,垂落在草原的那一头;云彩,游走在草原的眼前头。啊!这是一种怎样的辽阔呵!辽阔得连天空也罩不住,惟有向它贴伏相偎。
   来到呼伦贝尔,我才知道,自己被诗人骗了。
  
   二
   诗人说,草原很小,风一吹,草一低,就会现出一头牛,两只羊,还有三匹马。
   那三匹马,一匹红,一匹白,一匹黑。红的大号赤兔,本名赤菟,日行千里,夜走八百。吕布骑过它,却只认关羽,关羽死后归马忠,遂绝食而亡,堪称烈马之王。白的雅名的卢,它是刘备的神骑,如果没有它在檀溪上那神勇的一跃,恐怕三国就无法演义了。黑的唤作楚骓,系楚霸王项羽的最爱。《史记》载,项王骏马名骓,常骑日行千里。及败至乌江,谓亭长曰:“吾骑此马五岁,所当无敌,不忍杀,以赠公”。
   在草原,我先看到的是草。草就长在眼前,宛若绿色的海,往四下蔓延开来,向着遥远无限蔓延。那些草,穿过一条又一条的河流,越过一个又一个的湖泊,一直绵延至南边的大兴安岭,东部的松嫩平原边缘,北至额尔古纳河与俄罗斯隔河相望,西与蒙古国交界。
   彼时,风不吹,然草在动。那是牛羊从器官里喷发出来的气息,是马群奔腾呼啸所卷起的气流。
   马群在天边,像一片彩霞向我飘来。马蹄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急,越来越密,挟着风雷,裹着浩浩长风,渐渐的,就形成了雷庭万钧之势,在我的视线里嘶吼着、奔驰着,以无与伦比的造型,奔流而过,在另一个天边又成为一片彩霞。
   原先,我准备是要骑着骏马在大草原上驰骋奔腾一番的,但当真正看到了万马奔腾的情景后,我放弃了。
   我的遗传基因,就是一棵长在江南水田上的庄稼,永远也成不了驾云驱霞、追风逐电的牧人。
   呼伦贝尔草原是北方游牧民族的发祥地。据考,在远古时期,扎赉诺尔人就在呼伦湖一带繁衍生息,创造了呼伦贝尔的原始文化。从秦二世胡亥元年开始,先后有匈奴、拓跋鲜卑、回纥、突厥、黠戛斯、契丹、女真等族在此相继征战和统治。直至十二世纪,一代天骄成吉思汗返回呼伦贝尔,在此筹谋了几次决定性的战役,才统一了蒙古高原。为此,呼伦贝尔草原被史学界称为“北方游牧民族的摇篮”。
   因而,在呼伦贝尔,我是不敢小瞧草原上的一切生灵的,高大的如是,矮小的亦然。谁能说得清楚呢,一株普普通遍的小草,或许它就是北魏留下的种子;一只叽叽喳喳的鸟儿,或许它的前世就是伴随成吉思汗开疆拓土的大雕。
   来到草原最后一天的下午,我终于见识了套马表演。
   蒙古包外,一片圈着的草地上,站着十几匹五颜六色的马。套马的人,是一个年轻的汉子,穿着蓝色的蒙古长袍,拿着套马杆,骑在一匹黄骠马上,威武又雄壮。过程非常简单,黄骠马一疾驰,套马杆一闪,一匹小白马扬蹄一嘶鸣,结朿了。
   套马的汉子叫巴图,是当夜我住宿的蒙古包的主人。他三十未到,血气方刚,经导游乌云一介绍,我们就熟了。
   我跟他说,巴图安答,这圈子里的马,天天被你们套来套去的,都成了跑龙套的演员了,这马套得一点都不刺激。
   巴图说,咋的,你想看刺激的?
   我说,当然了,我很想看一场原生态的套马。
   这话是发自内心的。我特喜欢乌兰托娅的那首《套马杆》:“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飞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一望无际的草原随你去流浪,你的心海和大地一样宽广……”
   乌云说,那可是要另外收费的哦。
   我说,钱不是问题,问题是真正会套马汉子有吗?像乌兰托娅歌里所唱的那种。
   巴图瞪了我一眼,说,这样吧,话不要多说了,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套马吧。
   小河弯弯,碧水缓缓,绿草如茵遍地花,牛养恰似珍珠洒。
   你想要我套哪一匹马?来到一个青青的牧场,巴图问我。
   就套那匹大黑马吧。我指着河边一匹正在吃草的马说。那匹马,体态硕大,骨骼奇伟,浑身乌黑发亮的,鬃毛如梳,尾巴若一溜乌云,颇有野马的气韵。
   巴图朝我咧嘴一笑说,你就瞧着吧。
   他跨上了黄骠马,左手操着缰绳,右手横握金色的套马杆,喝了声“驾”!黄骠马便如疾风一般往大黑马飞驰而去。大黑马一看,便沿着开花的河岸狂奔了起来。清澈的河水里,顿时亮起了两道闪电,卷起了两股惊心动魄的狂飚,给人以强烈的冲击和震撼。
   终于,“黄色风暴”赶上了“黑旋风”,电光火石之间,一条彩色的长缨缚住了狂野的“蛟龙”。
   回蒙古包的路上,我问巴图,这套马的项目是我额外增加的,要收多少钱呀?
   巴图说,我只想告诉你,在马背上长大的蒙古人,假如连套马都不会,长生天是不会饶恕的,钱就免了,晚上你跟我喝三大碗就行。
  
   三
   到草原,我就想干三件事——看草原、赏骏马、听长调。
   晚上,我宿在巴图的蒙古包里。晚餐很富有草原特色,主菜是烤全羊,巴图拎来几瓶酒,是那种高度的刀子烧,果然要跟我喝酒。
   我酒量有限,喝不了三大碗。巴图端起一大碗酒,敬我。我接过酒,按照蒙古人的礼仪,用无名指蘸酒向天、向地、火神一点一洒,便一干而尽。
   草原之夜,寂静空旷,格外迷人。
   风在轻轻地吹,花在悄悄地摇。天空如海,漫天星斗。草原如海,篝火点点。悠扬的歌声不时地从篝火旁响起,醉美了斑斓的夜色。
   我和巴图坐在草地上看星星。一个美妙的念头在我心间陡然升起:草原与天空是一个混合体。白天,天空垂下来,变成锦绣的草原,星星是牛羊,云彩是骏马,月亮是牧羊的姑娘。夜晚,草原升到天上,牛羊成星星,马群成云彩,牧羊的姑娘成了月亮。
   在草原,天地是那么的亲切,万物是那么的和谐。
   更和谐的是长调。
   你会唱长调吗?巴图安答?我很想听长调。人人都说,蒙古长调是游牧文化永不凋谢的花朵,哪里有草原,哪有就有长调。
   会一点点,巴图说,你会吗?
   我咋会呢,我只会唱胡松华的《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
   那太好了,我会拉马头琴,要不,我拉一曲让你唱唱。
   好呀!
   我张口,才“啊”了一声,嗓子就被夜风呛着了。长调未唱成,改听马头琴。
   马头琴是蒙古民间的拉弦乐器,蒙古语称“潮尔”。《清史稿》载:“胡琴,刳桐为质,二弦,龙首,方柄。槽椭而下锐,冒以革,槽外设木如簪头似扣弦,龙首下山口,凿空纳弦,绾以两轴,左右各一,以木系马尾八一茎扎之。”
   未开拉之前,巴图向我介绍了马头琴的来由。说相传一牧人为怀念小马,取其腿骨为柱,头骨为筒,尾毛为弓弦,制成二弦琴,并按小马的模样雕刻了一个马头装在琴柄的顶部,因而得名。
   “南方飞来的小鸿雁啊,不落长江不呀不起飞。要说造反的嘎达梅林,是为了蒙古人民的土地。北方飞来的大鸿雁啊,不落长江不呀不起飞。要说造反的嘎达梅林,是为了蒙古人民的土地……”
   巴图是边拉边唱的。他的声线浑厚,磁性,低沉,悠远,而马头琴则是声音圆润,低回婉转,悠悠颤颤。在那样的夜晚,聆听着这支充满忧伤而豪迈的歌谣,体验与平时是完全不同的。我仿佛看到了在逃难中的牡丹,彻夜不眠地思念着亲爱的丈夫嘎达梅林,她苦苦地哀求那个会说唱的艺人桑杰胡尔奇,为自己心爱的人儿作首歌。于是,《嘎达梅林》便回荡在草原的上空。
   草原如梦,草原似歌。辽阔的草原,哺育了心胸宽广的嘎达梅林,孕育了一个傲视万里、能征善战的马背民族。
   那一夜,我和巴图在草原上坐了很久很久,他那美妙的琴声和歌声深深地陶醉了我。分手时,我与他约定:当我下次来草原的时候,他一定教我“呼麦”。因为,他是一个呼麦高手。我认为,呼麦,“高如登苍穹之巅,低如下瀚海之底,宽如于大地之边”,它才是草原上最神秘、最高亢、最深沉、最辽阔的天籁。
   我与草原有个约定。
   转眼间,五年过去了。不知明年,我是否能够成行。这个世界,变化无常,风云莫测。
   好在,自从有了那一次草原之行,我的心胸便拥有了辽阔。我真的很想再一次去草原,再一次让自己迷失在那一望无际的辽阔里。
  

共 346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篇文笔优美、情景相融、清新自然的游记散文。五年前的草原之行,让作者邂逅了呼伦贝尔草原。花芬芳、草儿绿,心沉醉在这片辽阔无垠的绿色“海洋”里。在草原,想到“风吹草低见牛羊”时,眼前便已是如此景象。呼伦贝尔草原是北方游牧民族的发祥地,被史学界称为“北方游牧民族的摇篮,由此,“我”敬畏这里的一切生灵,心想哪怕是一株草,或许也是历史遗留的种子。这次草原之行,“我”不仅对呼伦贝尔草原的历史有了更多了解,还见识了套马表演,实现了最想做的三件事:看草原、赏骏马、听长调。美丽的草原之行,不但丰富视野,更让“我”的内心在这片辽阔与包容中,有了属于自己的清宁与安稳。尘世喧嚣,守着初心,内心的那片草原,便一直繁茂如初。作者将草原的风景、草原的故事、草原的心情巧妙融合,草原如画卷,已在文字里款款呈现。倾情推荐!【编辑:静好时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1022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静好时光        2020-10-21 22:19:24
  学生时代,在月光下听高年级同学弹唱《橄榄树》时,我脑海浮现的便是“流浪”、“草原”,十几岁的年纪,却一地觉得在草原流浪是不是会更浪漫。但终究没有选择流浪,却截止目前也未去过草原。喜欢草原,是因为那份辽阔,朴实,还有那份闲适宁静的心态。读着老师的文,我也期待着下次旅行,我也要去呼伦贝尔草原看看。
   感谢老师赐稿宁静,老师的文依然值得细读慢品。
安静,是为了聆听。
2 楼        文友:岚亮        2020-10-21 22:34:30
  谢谢静好时光老师为拙作雅编。美丽的大草原,应该去看一看。编辑辛苦了,敬茶!
3 楼        文友:浩渺若尘        2020-10-21 22:45:48
  一篇歌名为标题的散文,像歌一样美,带给我最好的视听效果,全新的感受!问好老师
浩渺若尘
4 楼        文友:浩渺若尘        2020-10-21 22:47:47
  岚亮老师一诺千金,一定会去草原!到时候我在老师去草原的路上候着,搭上顺风车
浩渺若尘
5 楼        文友:岚亮        2020-10-21 23:01:29
  谢谢若尘社长的留言,我的文章就一般般,仍须努力,敬茶!
6 楼        文友:岚亮        2020-10-21 23:10:34
  哈哈,那岂不成“敖包相会”了,太让人向往了!
7 楼        文友:淡泊宁静社        2020-10-22 10:32:54
  佳作欣赏,已向江山精品组申报!
淡泊宁静社
8 楼        文友:想飞的企鹅        2020-10-22 11:40:31
  岚亮老师的文字如诗,文从歌声起,用到三毛。三毛是一个传奇人物,呼伦贝尔大草原更是传奇中的传奇。老师的文笔在我心里已经是充满传奇色彩了。喜欢得不得了。大赞美文。
9 楼        文友:岚亮        2020-10-22 22:15:16
  多谢企鹅老师的留言,有你同行,甚感温暖!
10 楼        文友:林间风吟        2020-10-23 17:22:48
  几年前我携家人去敦煌玩时,顺带去了青海湖,那是离草原最近的一次,但未及细细地感悟草原的壮美,如今细细品读岚亮老师的这篇美文,追悔莫及啊,定要重寻时间,去真正的大草原沉醉一回。
共 13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