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八一文学 >> 短篇 >> 影视戏曲 >> 【八一】最后的要求(微剧本)

编辑推荐 【八一】最后的要求(微剧本)


作者:懂得知足 白丁,18.0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36发表时间:2020-10-17 17:07:10

【八一】最后的要求(微剧本) 编剧:楼永治
   时间:当代。
   地点:农村。
   人物:
   枫桦 男 60岁
   玥娇 女 55岁(枫桦之妻)
   何莲 女 30岁(枫桦三妻子)
   襄阳 男 30岁(枫桦之子)
   雪花 女 40岁(二妻子)
   玥香 女 57岁(玥娇姐姐)
  
   场景1:田野/日/外
   [初夏的田野,一片绿油油的庄稼。
   [年近四十岁的玥娇背着装满青草背篓往家里走。
   [襄阳挥舞着手里的木棍,一路奔跑,有几次险些跌入田埂边的沟里。
   玥娇:(看急了)襄阳,你慢点,别跌入田沟里。
   [襄阳楞了一下,望一眼玥娇。依旧挥着木棍,一路奔跑。
   [玥娇提心吊胆,加快了脚步。
   玥娇:襄阳!你没长耳朵是吗?等会儿回家,你就别想吃火腿肠。
   [这句话怔住了襄阳。襄阳立足,往回飞奔,来到玥娇跟前。
   襄阳:(讨好)好妈妈,我要吃火腿肠。
   玥娇:(威严地)你还听不听妈妈的话?
   襄阳:(有几分哭腔)嗯!妈妈,我听话,我就要吃火腿肠。(扔下木棍)
   玥娇:(用手拍拍襄阳身上灰土你瞧瞧)今早才给你穿上的衣服就这么脏啦。
   [也许是玥娇下手太重,还是他对奢望的火腿肠失望了,襄阳竟然哭了。
   [玥娇牵着襄阳的手走,襄阳嘟着嘴,有些不情愿,脚步怠慢,玥娇使劲拉着他走。
   玥香:(骑着电瓶车路过)襄阳。
   襄阳:(高兴地奔向玥香)大姨!
   玥香:(从衣兜里取出几粒糖给襄阳)你要听妈妈话哟。
   襄阳:嗯!谢谢大姨。
   玥娇:姐,回家吃饭去。
   玥香:不啦!今天家里请工。
   玥娇:你家活忙,我来帮你几天。
   玥香:你自己一个人还忙不过来呢,等有空时来家玩吧。(玥香骑电瓶车而去)
   [玥娇牵着襄阳的手行走。
  
   场景2:玥娇家/日/外
   [四十多岁的枫桦坐在家门口,手里拿着大哥大,嗓门吼得老大。
   枫桦:喂!喂!我说小李,这几天你就得把那堵围墙砌好,喂!喂!听到没有,喂!喂!这破地方,没了信号。
   玥娇:(推门进来笑道)你回来啦!
   枫桦:(冷冷吐出一字)嗯!
   襄阳:(兴奋地跑到枫桦跟前)哦!爸爸回来罗!爸爸回来罗!
   枫桦:(抱起襄阳)阳阳,想爸爸没有?
   襄阳:想,我要火腿肠。
   枫桦:原来你小子想的是火腿肠,好,爸爸拿给你。(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包火腿肠)给,让你吃个够。
   玥娇:(放下背篼)襄阳,拿来妈妈给你装着,你一天只需吃一根。
   襄阳:(拿着一包火腿肠,打开一根迫不及待吃着)我不,撒腿就往门外跑。
   玥娇:你这是心疼儿子吗?这么多就给他拿去吃了。
   枫桦:小孩吃几根火腿肠有什么稀罕,城里孩子吃汉堡,一个十多块呢。
   玥娇:(端来洗脸水给枫桦)咱能跟城里孩子比吗,你突然回来,家里没什么菜。
   枫桦:磨叽什么,有啥吃的快做。(大哥大响了,拿出大哥大接电话,语气温和)花呀,我在家里。你等着好消息吧。
   [玥娇吃惊了,洗了一把脸,走进厨房。
  
   场景3:玥娇家房间里/夜/内
   [枫桦坐在沙发上态度严谨,抽着香烟。
   玥娇:(洗澡后,用吹风机吹干头发)早点睡吧。
   枫桦:(斜视玥娇吐出浓重烟雾)咱俩离婚吧。
   玥娇:(愕然地望着枫桦)你说什么?
   枫桦;离婚。
   玥娇:看来,村里人的风言风语是真的。我不离,襄阳还小哩。我不图你给我娘俩营造多么富贵的生活,只求平平安安的生活。枫桦,别离了。你在外面怎么风流我管不了。但你只有能给我娘俩一个家的感觉就中。
   枫桦:(忽地从沙发上跳起来)说什么也枉然,我的心已定。
   [襄阳站立房门外,从缝隙望。
   玥娇:(拉住枫桦的手)儿子大了再离行吗?你这样做孩子受得了吗?
   [枫桦甩开玥娇的手,将她推倒在沙发上。
   襄阳:(穿着睡衣推门而入,扑在玥娇身上)妈妈,妈妈,爸爸,你为什么要打妈妈?
   [玥娇搂着襄阳,母子哭泣。
   [枫桦手持大哥大走出屋。
  
   场景4:房间里/日/内
   [枫桦躺在床上。
   [雪花的头依在枫桦胸膛。
   雪花:(担忧)她同意了吗?
   枫桦:(一脸苦楚)哪有这么顺利的事?
   雪花:(顿怒,推开枫桦)别以为老娘好惹,我不想让我肚子里的孩子成了一个没有家,没有父亲的孩子。
   枫桦:(讨好似的给雪花脸蛋一个吻)美女,我一定让咱俩孩子有个完整家。
   雪花:(手指往他额头一指)你别嘴巴如屁股,想耍我,没门儿。
   枫桦:雪花,你要相信我,我明天就把这房子过户在你的名下。
   雪花:(笑道)还算你聪明。
  
   场景5:玥娇家里/日/内
   [玥娇在院子里边洗衣服边流泪。
   襄阳:(推开院门,放学高兴回家)妈妈,(惊讶,忧伤地扑在玥娇身上)妈妈,你哭什么,是不是病了?
   玥娇:妈妈没病。(擦净泪水)
   襄阳:妈妈,我今天考了两个一百分。(拿出试卷)
   玥娇:(强露笑脸)襄阳真行。妈妈做了红薯在锅里,你拿去吃吧.。
   [襄阳跑进厨房。
  
   场景6:玥娇家厨房/日/内
   [襄阳打开锅盖。
   [一锅冷冰冰地熟红薯。
   [襄阳用手抓起两个红薯,匆匆走出厨房。
  
   场景7:酒店/日/内
   [一桌丰盛的海鲜菜肴
   枫桦:(抓起一只螃蟹递给雪花)心肝,你吃只大螃蟹。
   雪花:(用手掌击落螃蟹)我没有食欲。
   枫桦:我的心肝宝贝,这些鲍鱼,鱼刺,大闸蟹都很贵的。你为啥还不高兴?
   雪花:(努嘴)我要跟你分手。
   枫桦:啊?心肝,请你相信我,我枫桦会风风光光与你喜结连理。
   雪花:尽开空头支票,没有诚意。
   枫桦:(怒气)什么?我对你是一心一意的,(从兜里掏出一张卡)这里面有十万,想买啥,随便买。
   雪花:(转怒为喜,收住卡)这还差不多。
   枫桦:(又递大闸蟹)给。
   [雪花高兴地接过大闸蟹对枫桦脸上一个吻。
  
   场景8:某工地/日/外
   [工人们热火朝天赶工期。
   [一辆工程车拉着满满一车砖块进入工地。
   [枫桦朝工地外走出来,与工程车相遇。
   [枫桦一个手势示意司机停车。
   司机:(探出车窗外)老板,这砖卸哪里?
   枫桦:往里面去,你小子多给我拉些砖,赶工期呢。
   司机:好的。
   枫桦:你别好的好的,上批砖块质量很差,等会给我拉回去。
   司机:好,好,好。
  
   场景9:玥娇家里/日/内
   [枫桦抓住玥娇的头发,恶狠狠地往地上撞。
   玥娇:(跪在地上挣扎着,哭泣着)我就不签字!
   枫桦:(两个耳光)你不签字,我就打死你。
   玥娇:阿华,我不在乎你在外面怎么风流。你不能毁了孩子的一生,我求求你啦,等襄阳长大再离。
   枫桦:孩子归你,我啥都不要,还给你五万。
   玥娇:我不要钱,我要你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枫桦再一次将玥娇按在地上,举起大哥大使劲砸玥娇头部。
   襄阳:(背书包进屋)我不许你打我妈妈。(推开枫桦)
   襄阳:(搂住玥娇哭泣)爸爸,你为什么要打妈妈,我恨死你啦。
   枫桦:(拿着协议问)你签不签字。
   玥娇:我宁愿死也不签。
   襄阳:妈妈签什么字?
   玥娇:襄阳,爸爸不要你和妈妈了。
   枫桦:(举大哥大)少废话,痛快点,签不签?
   襄阳:(抢过枫桦手里笔)我来签。
   [襄阳签下“玥娇”两个字,将离婚书扔给枫桦。
   [枫桦整了整凌乱的头发和衣服惬意地走了。
   [玥娇楼住襄阳。
   襄阳哭:妈妈,我爱你。
  
   场景10:马路上/日/外
   [一群小学生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
   一位男生:襄阳没有爸爸,是个野孩子。
   另外一位学生:(起哄)没有爸爸的孩子!没有爸爸的孩子!哈哈哈。
   襄阳:(生气)谁说我没有爸爸,我有爸爸。
   男生:爸爸,是你妈的后老公吧。
   [襄阳顿怒,举起拳头给对方一拳。
   [男生鼻子出血。
   [众同学围殴襄阳。
   [玥香骑着电瓶车,车把上挂着两塑料袋菜。
   玥香:哎!哎!你们干嘛欺负一个没爹的同学,这多人群殴一位同学,像话吗?
   [同学们忽地跑开了。
   [襄阳从地上起来。
   玥香:(惊讶)襄阳,怎么是你?你不是有爸爸吗?只是工地忙,不常回家。
   襄阳:(哭泣)大姨。
   玥香:(怕打着襄阳衣服上灰土)这些兔崽子,明天我告诉你们老师,挨个儿批评。
   襄阳:(搂着玥香)大姨,我真的没有爸爸,前几天他回来打妈妈,逼妈妈离婚。
   玥香:这个没良心的畜生,看我咋收拾他。
  
   场景11:玥娇家里/日/内
   [玥娇砍着猪草。
   [玥香领襄阳进屋。
   玥娇:(起身)姐,你来了。
   玥香:(气愤)别叫我姐,你心里有我这个姐的话,这么大的事件也不会不告诉我。
   玥娇:(给玥香倒水)姐,这点事我自己能抗住,襄阳一定是你告诉大姨的吧。
   玥香:(没接水,玥娇将水杯搁在玥香跟前凳子上)要不是今天襄阳被一群雄孩子欺负他没爸爸,我这个当姐姐的还要被你瞒一辈子吧。
   玥娇:姐,我做饭,你吃了饭再走。
   玥香:你就是太软弱了,走!跟我到县城找他算账。
   玥娇:姐,离婚本来就是不光彩的事,难道你还要弄得满城风雨吗?
   玥香:(拉住玥娇手)走!
  
   场景12:小区花台旁/夜/内
   [玥香与玥娇两人站在花台旁。
   玥娇:姐,你说咱们来了图什么呀,离婚时,他是净身出户的。
   玥香:图啥?图的是不能便宜了他。
   玥娇:姐,我害怕。
   玥香:怕啥,有姐给你撑腰。
   玥娇:姐!你看,对面那楼的灯亮了。
   玥香:走。
  
   场景13:房间里/夜/内
   [雪花枕在枫桦的大腿上看电视,吃零食。
   [“咚咚咚!”敲门声。
   枫桦:谁呀?(开门,惊讶)你俩来干嘛?
   玥娇:干嘛?看看你这个陈世美。
   枫桦:我俩离婚,啥条件都妥协好的。
   雪花:滚出去。
   玥娇:凭啥?
   雪花:这是我的家。
   玥香:你的家,你个狐狸精,要不是你不要脸,他会离婚吗?
   枫桦:我俩没了感情。
   玥娇:你有钱,喜新厌旧,说没感情了,你没有钱的时候咋不说没感情呢?
   枫桦:你今天来干嘛?
   玥娇:干嘛?我就是来看看你这个陈世美。
   玥香:(抓起一只杯子砸烂)玥娇你愣着干嘛,砸呀。
   [玥娇与玥香砸着屋里的东西。
   [楼道里围着几位居民
   [家里砸的乱七八糟。
   枫桦:再砸我就不客气。
   雪花:报警!
   玥娇:(对围观者)你们看看,我是他妻子,他在外面寻欢作乐。
   [围观居民朝枫桦指指点点。
   玥香:报警呀,有本事就报警,我看看,警察是抓你,还是抓我,他没有离婚的时候你俩就在一起,你还怀了他的孩子。
   枫桦:(举起刀子)再不走我与你俩拼了。
   [围观居民拉住枫桦。
   玥香:来呀,有本事就刺过来。
   [枫桦挣扎。
   一位老头:还在这里干嘛,快走呀。
   玥娇:(拉住玥香)姐,走。
  
   场景14:乡间道路/夜/外
   [一轮半圆月亮挂在天际,发出淡淡的月光。
   [出租车停住。
   玥香:到老家了,多少钱?
   司机:两百元。
   玥香:这么贵
   司机:我们按规收费。
   玥香:玥娇。你有钱吗?
   玥娇:我身上哪有这多的钱。

共 680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  不同的人生观,必然有着不同的人生结局。本篇剧本,通过一个暴发户的人生和家庭变迁轨迹,透视了人性之大善大恶的最终去处。一朝发迹,抛妻弃子。作为普通人,情感随着财富的变化而变化本是无可非议,可叹的是人性的底线却暴露在自己的至亲身上。世事无常,当财富就像一场荒诞的梦,被无情的现实碾压破碎之后,人性又该如何回归与救赎?剧本刻画了一个扭曲的灵魂,一个没有家庭责任心,没有社会责任感的角色。揭示人性的弱点,反映社会上存在的一些弊端,予于读者深思,一篇很好的人生警示录。感谢老师投稿,希望精彩继续。【编辑:小小莲儿】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小小莲儿        2020-10-17 17:09:11
  欣赏佳作,祝老师秋安笔丰。
小小莲儿
2 楼        文友:上官欢儿        2020-10-18 13:15:36
  当真是恶有恶报的现实版吧,可惜了襄阳这孩子,如果有一个肯负责的爹,如果他去了北大,也许会有另一番不同的人生境遇吧。问好两位老师,还是今天这秋日暖阳更加温暖人心。
上官欢儿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