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菊韵】一堂终生难忘的课(散文)

精品 【菊韵】一堂终生难忘的课(散文)


作者:瘦马 童生,675.1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28发表时间:2020-10-17 17:01:01

【菊韵】一堂终生难忘的课(散文) 我在西安上学期间,曾有幸听过陈忠实先生讲课。那时,学校为了拓宽学生的视野,常会邀请西安文化名人到学校举办讲座。我人近中年才开始学习英语,又喜欢胡写文章,学习压力比较大,空闲时间也很少,加之对西安的文化名人知之甚少,所以很少去听讲座。
   一天放学,我在学校的海报上看到晚上陈忠实要到学校讲学的消息,我不由得心头一热。西安大学林立,人文荟萃,可我是一个来自僻远小岛的边防军人,在海岛时,我整天忙于训练值勤,很少有机会接触外面的世界。我的眼界很狭窄,我知晓的西安文化名人只有路遥、贾平凹和陈忠实。路遥英年早逝,让人唏嘘不已。到西安上学不久,我就去了趟陕北。在路遥的故乡,拜读着路遥的作品,我感慨万千,看着连绵起伏的黄土高坡,我情不自禁地感叹道:这黄土地有多厚,我华夏文化的底蕴就有多深厚!细细想来,我感到自己真得很幸运,我竟然坐在路遥老家的黄土高坡上,看着路遥的《平凡的世界》,这种感觉真是难以言表。
   贾平凹的名气太大,我这无名小卒,哪有缘与他相见。那时,我常到这个杂志社、那个报社投稿,虽然也有些文章被采用,这多半是因为我的文章还有些趣味性,跟文学搭不上边。我也知道,贾平凹在西安办了一本叫《美文》的杂志,《美文》杂志我每期都看,上面刊登的文章水准很高。不是我妄自菲薄,只是我的文学功底实在太差。自己几斤几两,我一肚数,我文章和这本杂志的用稿要求差距太大,即便投了,也是泥牛入海,一去不复回。每次外出投稿,骑车路过《美文》杂志社,我只是看几眼招牌,便脚不点地离开了。
   提起陈忠实的名字,对我来说,用如雷贯耳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他写的《白鹿原》早已蜚声文坛,在中国,他是一个红得发紫的文化名人。看过他的中篇小说《蓝袍先生》,我便对他充满了深深的敬意,若说我也有偶像的话,陈忠实老师便是我崇拜的偶像。
   我压根没想到,竟能在学校里见到他,兴奋之情难以言喻。海报上说,陈忠实老师的讲座是晚上七点半开始。我怕没有座位,刚到七点便到了阶梯教室。到了教室门口,我大吃一惊,拥有六百多个座位的阶梯教室已经座无虚席,连过道上也坐满了人。我有些鲁莽地争得了一席之地。坐下后,一丝羞愧涌上心头,原来我所谓对偶像的崇拜竟是这般的不虔诚,连抢个位置,也不肯多花点时间。
   七点半,陈忠实由学院的教务部部长陪同,从侧门走向讲台。他穿着一件极普通的灰色夹克,他消瘦的脸上布满了皱纹,由于脸瘦,他的眼睛显得特别大,鼻梁也显得特别高挺。陈忠实操一口地道的陕西话,他烟瘾很大,讲课时,几乎是烟不离手。他讲座的内容是小说《白鹿原》的创作经过。他丝毫没有我想象中大文学家应有的风范,他讲《白鹿原》的写作,就如同一个地道的老农民如数家珍地说着地里劳作与收成。他平淡地叙述,质朴的语言,第一次让我感受到文学离我的生活是那样的近,好似每个懂得生活,又识得字的人,都有可能成为作家,甚至是伟大的作家。
   随着时间的推移,陈忠实也慢慢地进入演讲的角色,他好似又找回了创作时的激情。他说,为创作这部小说,他几乎走遍了西安周遍所有县市的档案馆、博物馆、祠堂,他阅读了大量的文史资料,也走访了很多年逾古稀的老人。在浩如烟海的文史资料里,他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除了有关贞洁女子少量的记载外,很少有史料涉及女性,除了贞洁碑坊,祠堂里竟然没有一块妇女的牌位。千百年来,三秦大地上,有多少美丽善良、勤劳智慧的妇女淹没在历史的尘烟中,她们默默地活着,又默默地离开,她们就如同黄土高坡上的小草,无论是青翠,还是枯萎,都引起不了人们的注意。她们卑微得跟三秦大地上的烟尘一样,她们实在是太渺小了,渺小得边进入祠堂的资格都没有,更不用说能写进历史的画卷了。三秦大地人才辈出,文人汇聚,可文人大都吝啬自己的笔墨,宁愿泼墨于光怪陆离的鬼神传说,也不愿描写生活在社会底层妇女的辛酸苦辣。旧社会对妇女的歧视,让陈忠实感到无比的愤慨,他暗自发誓:一定要为生活在黄土高坡底层的妇女代言,他要讴歌她们的美德,他要替她们诉说她们的苦难和委屈。陈忠实说,他走出文史馆,离开祠堂,田小娥的形象渐渐由模糊走向了清晰,最终,这个悲苦的田小娥走进了人们的视野。田小娥是旧社会千千万万生活在黄地高坡上的农村妇女的缩影,陈忠实让她们的灵魂复活了。
   因为我是去“追星”的,在教室前面的过道里强占了一席之地,当时,我肯定遭到同学的冷眼,为了近距离与心中偶像接触,我无所顾忌。我坐的地方离陈忠实不到10米,他的脸我看得清楚楚楚,讲到田小娥悲苦的命运时,他动容了,他的眼眶有些湿润,他深吸一口烟,吐出的烟雾掩饰着他忘我的深情。
   其实,《白鹿原》问世前,陈忠实随着《康家小院》《最后一次收获》《蓝袍先生》《四妹子》《舔碗》《信任》等经典中短小说的相继发表,他数次斩获中国小说大奖,他的文学作品还被译成多种语言,他已是中国文坛非常有声望的作家了,在世界文坛也有一定的知名度。可对一个文学大家来说,成名不是他真正的追求,他最大的愿望,是能写出足以让自己瞑目的作品。他说,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要写出一部死了可以当枕头的长篇小说。路遥英年早逝,对他触动很大,路遥是49岁去世的,他马上就到50了。他说,50岁是很多作家的一道坎,不少作家就倒在这个坎下。他满含深情地说:“若完不成《白鹿原》的创作,我死不瞑目。”写一部书,要跑那么多的地方,要准备那么多的史料。我真切地感受到,写作不是种棵青菜,养头猪那么简单,真正的作家离我是那样的遥远,他们像是遥遥天际里一颗颗明亮的星星。写部书是那样的艰难,我深为讲座刚开始时自己天真地以为,作家只要懂得生活,识几个字就能当的认识感到羞愧。
   陈忠实说,他经过两年多的构思酝酿,查阅资料,走访考察,才完成小说创作的准备工作。1988年4月他开始创作了,他生怕自己不规律的创作生活打扰了家人,也怕家人打扰他的创作,他收拾了简单的行李,一个人搬到了灞桥的农村居住。他不分白天黑夜地写,他要跟着时间赛跑,一定要在50岁前完成这部作品。写累了睡,睡醒了又写,头脑写迷糊了,就找村头的老汉下下棋,聊聊天。他的妻子定期都会给他送吃食,历时一年多,他终于完成了这部惊世骇俗小说的初稿。
   文学创作是极其艰苦的,修改的艰辛也丝毫不亚于创作。从陈忠实叙述的表情看出,所有为梦想的努力都是值得的,所有的辛苦都是一种别样的幸福。1991的腊月,陈忠实对前来送馍的妻子说,你以后不用再送,吃完这些,我的小说定稿了。小说写完时,村外的塬上已谢尽了青翠,衰草枯枝布满了沟壑。他像一个顽童点燃了枯草,熊熊的烈火照亮了他那张皱纹纵横交错的脸,他在火中好似看到了永生的自己。他惬意地笑了,笑得连每条皱纹都显得那样的可爱。他感谢生命的慷慨,让他在50岁的坎前了却了自己的心愿。
   阶梯教室内灯火通明,台上,陈忠实兴致勃勃地讲着,台下,师生们聚精会神地听着,不知不觉夜已经深了,陈忠实下意识地去拿烟,发现烟盒已空了。教务部长连忙又递上一包烟,陈忠实笑了笑,摆摆手拒绝了。他抬起手腕看看,笑着对大家说:“不好意思,一拉开话题就收不住了,没想到讲了两个多小时,耽误老师和同学们休息了,我一思考便要抽烟,今天在教室里抽了很多烟,请老师和同学们多多见谅。”陈忠实话音刚落,台下便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陈忠实在学校领导的陪同下走下讲台,走出教室,消失在沉寂的黑夜里。此时,我才感觉到自己的屁股和腿都坐麻了。
   一晃,20多年过去了,陈老逝世也五年多了。可回想起陈老讲课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他是那样的平易近人,那样的朴实无华,他就像村里的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开心时,他也有着孩子般的天真。也许,正是因为他的“普普通通”,才让他无距离地贴近生活,从而走向了创作的辉煌。
   (百度搜索,此散文系自创首发。编辑:鲁励)

共 311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陈忠实创作《康家小院》《最后一次收获》《蓝袍先生》《四妹子》《舔碗》《信任》《白鹿原》等经典中短小说,数次斩获中国小说大奖,他的文学作品还被译成多种语言,他是中国文坛非常有声望的作家,在世界文坛也有一定的知名度。听了他的讲课,聆听他讲创作的过程,感受他演讲的神情,指引走上写作之路,创作出精美的散文。借用纪念已故老师的方式,拓展自己的写作技巧。这种虚心好学,用名师指点的方式搞文艺创作,值得学习和借鉴。欣赏推荐阅读。【编辑:鲁励】【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1018000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鲁励        2020-10-17 17:01:58
  欣赏佳作,问候作者秋安。
鲁励
回复1 楼        文友:瘦马        2020-10-18 07:41:07
  谢谢精心编辑,遥祝秋祺!
2 楼        文友:叶雨        2020-10-17 20:49:13
  作为文学爱好者,平生能听一次自己崇拜的大作家的讲课,那是非常荣幸的事情,是一辈子不能忘怀的事情。写下来,留作纪念,挺好的,点赞!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回复2 楼        文友:瘦马        2020-10-18 07:42:01
  谢谢社长关注,遥祝秋安!
3 楼        文友:黄金山        2020-10-18 09:46:26
  欣赏美文!铭记当年
黄金山
回复3 楼        文友:瘦马        2020-10-18 13:35:07
  黄老先生周末快乐!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