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暗香文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暗香】母鸡(散文)

精品 【暗香】母鸡(散文)


作者:鲁紫苏 秀才,2264.4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74发表时间:2020-10-17 09:27:41
摘要:不知那些被称为蛋鸡的母鸡们听着远远的同类的啼鸣,在那不见天日的鸡舍里,是否也做过穿过栅栏,跃上树枝栖息的美梦?是否也曾暗地渴望与一只雄壮的公鸡相遇?


   在过去农村,家家都散养着十几只鸡,其中,只有一只公鸡,其他的都是母鸡。重男轻女的习俗,是人类社会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地流传下来的;而在鸡世界里则彻底颠覆了人类的价值观,恰恰相反——重女轻男。整个鸡世界到处晃悠着短尾巴慢腾腾走路的母鸡,但公鸡也是必不可少,一家十几只母鸡里总有一只公鸡。
   母鸡之所以被主人如此青睐,是因为母鸡会生蛋。上世纪八十年代农村,家家户户还都指望着地里那几亩薄田吃饭,抠鸡屁股换点零花钱;应付些人情来往,部分也在这鸡蛋里出。由于这个原因,母鸡们是骄傲的,它们红着脸羞羞答答地生蛋,一个温暖粉白鸡蛋的降临,母鸡那是要大唱凯歌的。“咯咯嗒”“咯咯嗒”一连串地高声大嗓地呐喊声,从鸡窝里跑到院子里,再跑到树底下,一路高歌,没完没了。有时主人会听得不耐烦,或恻隐心萌生,会端出鸡食喂母鸡,只见那有功的母鸡跌跌撞撞地跑来,因刚生蛋的底气,它此时吃食吃得理直气壮,甚至还会兼啄下其他跑来吃食的母鸡,仿佛人家那鸡是沾它光似的,享受施舍。当然其他母鸡生了蛋后的表现,也大同小异;若是同时几个窝里都有只母鸡刚生了蛋,“咯咯嗒”“咯咯嗒”此起彼伏,这种母鸡几重唱简直发了狂,就是聋子也被吵得受不了,——但也吵出一派生机勃勃的乡村图景。
   而公鸡则像个绅士似的,较为沉默,仿佛是种约定,也仿佛是骨子里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节,它不与母鸡争食,“好男不与女斗”的处世规则,在鸡世界里也同样适用。很少见哪个公鸡与母鸡耸着脖子上的羽毛,红着眼睛你来我往地互啄,若有这样不出息的与母鸡打斗争食的公鸡,会被全体鸡们轻视。母鸡们在不生蛋的时候,也是挺温婉的,它们沿着墙根,拉长的音调,“咯——咯——咯”,仿佛是小声地哼着歌曲,也仿佛有心事似的低语。有时就是几只鸡趴在墙根下或树底下,闭着眼休息,阳光暖暖地从树叶间筛下来,给假寐的母鸡身子上描绘出了水墨画似的图案。睡够了的母鸡们从树影下走出,太阳照在身上,金光闪闪。
   同在一屋檐下,一家子哪有筷子不碰牙的,人类还常有小纠纷呢。同样,在一家里生活的母鸡们也是常常吵架,若听懂它们语言的,听到的无非是你挤占我我窝生蛋了,你在我这儿下嘴吃食了,你有天见了我不打“咯咯”招呼冷傲鄙视它了,等等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但也吵不多长时间,有时吵着吵着,公鸡一个俯冲过来,就把吵架的母鸡拉开了。但若是别人家的母鸡入侵欺负这家的母鸡或抢食,即使没有公鸡保卫时,这一家子的母鸡也会群起而攻之,把那入侵鸡打得落荒而逃,此时它们是亲密无间的姐妹们。
   但母鸡对公鸡从不反抗,也从不因公鸡对哪只母鸡宠幸而争风吃醋。因此,妻妾成群的鸡世界,那就是公鸡的天堂,快乐而幸福。它们分工明确,公鸡司晨让主人早起不误干活,母鸡生蛋让主人吃增长力气,它们交付给主人劳动和鸡蛋,来换取一日三餐的无忧生活。公鸡母鸡勤劳勇敢,它们晚上绽开那油亮的翅膀,次第飞上院子里高高低低的树杈,月光如水洒下来,风抚摸着它们漂亮的羽毛,唱着催眠曲,让它们静静地入睡。它们是有尊严的,浑身干净无秽。
  
   二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渐渐有人养很多母鸡,数量一多,也就形成了养鸡场。这养鸡场养鸡呢,是喂饲料,集中喂养。主人给它们这些鸡们盖上了房子,像人类房子似的砖木结构,按母鸡活动空间的大小,隔成一个个的小格子,就像人类房子似的专门卧室。它们由之前的原始的群居生活,变成了文明的单间宿舍生活。渴了有水,饿了有配制好的粮,房间里不怕黑,一天二十四小时亮着明晃晃的灯泡,不怕风打头,雨打脸,这不夜城的传奇,仿佛一切都是坐享其成。
   开始,农家散养的母鸡非常羡慕新房子里面的母鸡,相对它们简陋的居住环境,那些养鸡场里的鸡真高级。它们一人一个房间,永远不会有别的母鸡拥挤,永远不会有别的母鸡抢食。它们成群结队地去养鸡场附近散步,听着里面传出的同类的慵懒娇弱的咯咯声,看着崭新的鸡的房子,再一想自己每天栖息着一根细细的树枝,心里那要命的自卑猛然生起。养鸡场里鸡们的衣服是清一色的白,不像它们永远穿着陈旧过时的花衣裳。
   因此每天外面的散养母鸡都不远几十米奔跑着到鸡场观望。它们有天吃惊地发现,养鸡场里的母鸡住得房子好,吃得也高级,不像它们整天地不是棒子面就是麦麸拌点菜叶,据养鸡场主人说,那是专门给鸡们配制的粮食,不像它们似的吃些主人舍不得丢的蛀虫儿面子啥的。那些场里的鸡们长得真快啊。半月时光,已成长为半大母鸡了,它们明显地比外面的散养鸡长得迅猛。又过了十多天,在外面游走的母鸡们听到熟悉的“咯咯嗒”地叫声,它们知道,那是它们开始生蛋了。太小了!生过蛋的母鸡会深知产蛋时身体的痛苦,叹息一声。这些散养的母鸡渐渐地由之前的羡慕变成了有点怜悯那些早生蛋的鸡们,仿佛是人类成年的母亲听说仅八九岁的女孩子有孕一样的隐隐心疼。
   渐渐地,散养的母鸡们不再去那养鸡场逛了,它们对那远远传来的鸡房里的各种复杂的臭气厌恶起来。那养鸡场的主人真懒啊,鸡舍里厚厚的鸡粪前仆后继,而母鸡就在那可怜的房间里生蛋,而且不停地生蛋。因为母鸡们常常看到轰轰隆隆的机动三轮车装着些塑料带孔的筐子来拉鸡蛋。一装就是一大三轮车,白晃晃的鸡蛋闪烁着冷冷的光芒。
   散养的母鸡一直非常好奇,但又难以咯咯地启喙,那鸡舍里面没有公鸡,那些母鸡是如何生蛋呢?这些散养的母鸡们窃窃私语着,也讨论不出所以然来,直到有天听到主人的一个刚生了小孩子的亲戚,让主人准备些散养的鸡蛋,才恍然大悟。
   开始这些散养的母鸡曾一度非常自卑,因为比起鸡舍的鸡蛋来,它们的蛋小一规格,而且说白不白说粉不粉,那些鸡蛋是个儿大,颜色白,尽管有些常带有些鸡粪,但也掩盖不了人家个儿大的光辉。但听那主人说起这些个大的鸡蛋,是“华而不实”的,这些“蛋鸡”(主人称那些鸡舍的母鸡的称呼)自小圈养,吃的饲料里含有大量的抗生素、激素等有害东西,而且鸡蛋口感寡淡,没有了一般散养鸡蛋的香气和营养,而且因这些蛋鸡没有与公鸡交配,生的蛋不是种蛋,这种鸡蛋也孵不出小鸡儿的。现在城里一些人家、饭店里、学校等常吃这种鸡蛋,长期吃会给人身体健康带来不良影响等。最后主人说,要吃鸡蛋,还是咱这些散养的母鸡生的蛋放心,炒鸡蛋,那蛋黄儿焦黄喷香。
   原来这些母鸡是专门生蛋而养的“蛋鸡”!多难听的称呼啊!一辈子坐牢似的在格子房里关着,那养鸡场的主人才不管这些母鸡们累不累,身休是否消受得了,天天被吞进排卵的饲料,天天拼命生蛋!这些散养的母鸡们悲哀地听着,沉默着,不由得想起了在主人家电视看过的一个电影,叫什么《为奴隶的母亲》,唉,家贫男人把媳妇卖给有钱人家当生孩子的活机器。这些蛋鸡,真可怜,也是为人类生蛋的奴隶!
   这些散养的母鸡在生蛋之余,可以去村口大树上啄虫,可以成群结队地偷偷地去吃未成熟的庄稼尝鲜儿,可以绽开翅膀飞过低矮的草丛,飞上枝杈登高望远,它们是幸福的;它们一起咯咯地讨论事情,群居在一起,不寂寞。它们的声音是高昂的,它们的步伐是矫健的。
  
   三
   养鸡场那些个苦命的蛋鸡在拼命地超负荷的频繁地生蛋后,排卵机能降低,渐渐衰老。本才一岁的年纪却像七八岁散养母鸡似的容貌枯槁,苍老佝偻,羽毛掉的非常严重,肮脏的鸡舍里,鸡粪上又沾着一层同样肮脏的鸡毛。不管怎么说,以金钱价值为导向的主人认为不生蛋的蛋鸡养着就失去了意义。
   散养的母鸡有天在村头诧异地望见,一辆卡车拖着一个长斗儿轰轰隆隆地走进鸡舍,不大会儿听见那些“蛋鸡”咯咯地惊恐地大叫;片刻功夫散养的母鸡们看到人们把那些苍老的蛋鸡装进笼子,而且只只被捆住双腿,送去屠宰。空空的鸡舍几个工人马虎地打扫着,这些围观的母鸡们知道,没多久,又有一些洁白的称为“蛋鸡”的小鸡儿运到这里长大生蛋。
   不知那些被称为蛋鸡的母鸡们听着远远的同类的啼鸣,在那不见天日的鸡舍里,是否也做过穿过栅栏,跃上树枝栖息的美梦?是否也曾暗地渴望与一只雄壮的公鸡相遇?
  
   2020-10-16江山首发

共 315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母鸡,在过去的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散养着十几只。而对于公鸡,却只有一只,因为母鸡能生鸡蛋,能换点零花钱补贴家用!母鸡生蛋也会“咯咯嗒”地啼叫着,这与公鸡却相得映彰,公鸡倒是沉默着,体现出一种高贵气节。人有人的世界,而鸡也有鸡的世界,但不同的世界却是相同的故事,鸡也是常常吵架的,而鸡也有鸡的尊严的。逐渐地,养母鸡成了养鸡场,给母鸡搭窝,盖上房子,似乎高贵了起来,吃着好,住得好,吃着高级的饲料,可这些饲料却是催促着它们长大,长肥好生鸡蛋的催化剂,也慢慢地这些母鸡成了生鸡蛋的“机器”,生了一批又一批,而母鸡也是活着的生物,送走了老母鸡,也迎来新的小母鸡……行文细腻,文笔流畅,将母鸡的生命,描写得那么悲凉,命运是那么坎坷,或许都是利益作祟,蒙蔽了那颗贪婪的心吧!品读学习,问好老师,期待更多精彩呈现!推荐文友共赏!【编辑:易辞】【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1017001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易辞        2020-10-17 09:47:16
  一篇深刻好文,品读学习,问好紫苏老师,期待更多佳作呈现~~推荐文友阅读~~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回复1 楼        文友:鲁紫苏        2020-10-17 16:10:09
  感谢易辞老师辛苦编辑,是的母鸡剥去了其他权利,单纯为了生蛋,是悲哀的。精准的编按提升小文内涵,问好,祝您快乐。
2 楼        文友:易辞        2020-10-17 21:47:24
  精品佳作,实至名归,为老师点赞!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回复2 楼        文友:鲁紫苏        2020-10-19 08:45:10
  谢谢易辞老师鼓励,谢谢社团厚爱。问好,祝您快乐。
3 楼        文友:北方天马        2020-10-18 07:29:51
  又看到朋友一篇写鸡的美文,以拟人的语言,更加写的细致入微,同时提出一种现象,人们改变着鸡,急功近利,难能带来吉祥如意,是鸡的悲哀,也是人的悲哀。改变自然,为人类谋福利,值得研究,但怎样改变自然,更值得探讨。好文,赞
回复3 楼        文友:鲁紫苏        2020-10-19 08:51:27
  辛苦天马老师磨目阅读,谢谢您的鼓励,自小在农村长大,对喂鸡我非常喜欢,所以也愿回忆着纪念下。您说的对,急功近利结果不会吉祥如意,带来隐患,问好,祝您快乐。
4 楼        文友:风中求静        2020-10-19 18:54:53
  拜读紫苏老师佳作,又一篇饶有趣味的散文,拟人的手法,把母鸡的心事写活了,同时,又反过来让人深思,鸡生似人生?人生似鸡生?佩服紫苏老师,妙笔生花!点赞,点赞……
回复4 楼        文友:鲁紫苏        2020-10-20 16:17:13
  非常感谢求静老师辛苦磨目阅读小文,陆续地把鸡事儿分别絮叨了下,我小时候喜欢喂鸡,到了痴迷的程度,每要杀或捉住卖一只鸡,我几乎是好几天想起来难过,每只油亮健康鸡,都是我的小伙伴,童年的我真喜欢它们,觉得它们聪明机灵本领高强。现在想来也是美好的回忆,如在眼前,当作纪念。问好,祝您快乐。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