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柳岸•忆】石榴熟了(散文)

精品 【柳岸•忆】石榴熟了(散文)


作者:岚亮 举人,4590.8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10发表时间:2020-10-13 21:54:13

【柳岸•忆】石榴熟了(散文)
   北来南去几时休,人在光阴似箭流。
   转眼间,时至金秋,屋边的石榴又熟了。
   居处依旧。酸榴站在院边,甜榴长在屋角。但风光不同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今年的酸榴长得格外灿烂,个个红紫紫的,缀满枝头。甜榴却一反常态,三三两两的,半青半黄的,一副病态,显得十分的落寞。
   世道在变,人心不古,难道这石榴也风水轮流转了吗?
   我站在夕阳下,摘了个酸榴,剥开尝了一粒籽:酸,还是酸,酸掉牙了。我摘个甜榴尝了尝:甜,照旧很甜,甜到心窝里去了。
   酸榴永远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货!我正想把酸榴扔到垃圾桶里去,不料被那个正在垃圾桶边捡破烂的老伯看到了。
   老伯说,同志,不要丢,你把它送给我行吗?
   我说,这石榴很酸,很难吃的。
   我不怕酸,给我吧。老伯用沾满污垢的灰衬衫袖口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说。
   我把酸榴递给他。
   谢谢,谢谢你同志!他把石榴捧在手心,向我鞠躬。
   我看见,当他接过酸榴的那一瞬间,他的眼睛亮了一下。他小心翼翼地从石榴里取出一粒紫晶晶的榴籽儿,放在嘴里细细地咀嚼。没有皱眉,没有意外,很享受的样子,仿佛在品尝稀奇的仙果。
   我跟你说过的,这石榴又涩又酸又苦,不能吃的。我说。我想,他是在装。
   不不,这石榴很好吃,一点都不苦,涩有涩的味道,酸有酸的好处。他咧着嘴说,这么好吃的石榴,我要省下来带给家里的小孙子吃。
   我把甜榴递给他,说,这个石榴是甜的,你带给你的孙子吃吧。
   他震了一下,欲伸手,又缩了回去,说,不不,你给我一个已经够好的了,人不可贪心。
   说罢,他把酸榴放入裤袋,拎起一袋破烂走了。
  
   二
   我居住的地方叫驮墙巷。这一带的居民大多都是一些世代生活在县城的土著,平时生活极为节俭,很少有人乱扔值钱东西的,因此,从来就不见有人到此拾破烂的。
   这个陌生的老伯是个例外。
   第二天傍晚,那个陌生的身影又在夕阳下出现了。他身材瘦小,一头白发,佝偻着腰,脚有点跛,走起路来一高一低的,头上戴一顶破竹笠,像一条上了岁月的乌蓬船,一顿一顿地从巷尾来到院子门口侧的垃圾桶旁。他掀开盖子,伸头进去,往里淘宝。
   旧垃圾一清早就被清卫所的清洁车拉走了,现在剩下的,都是当天的新垃圾。他不厌其烦地在翻,在寻找他认为有用的东西。
   我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捡出了几个纸盒子,捡出了几本烂书,捡出了一包鸡翅。
   我走了过去,对他说,老伯,那鸡翅你不能捡。
   他抬起头,诧异地望着我说,这是为何?
   因为这鸡翅是我扔的,已经过期了。我告诉他。
   我说的是真的。这鸡翅是我一年前从超市里买来的,口味有点辣,当初,我想用它配酒,妻见了,就嚷嚷,说什么又是反基因又是垃圾食品的,我就把它打入冷宫,今早发现已经过期,刚扔的。
   你骗我的吧,我刚才撕开闻了闻,没有发臭,还好着呢。他质疑,不信。
   我怎么可能骗你呢,这鸡翅真的不能吃了,你要是把它捡走,万一吃了不好,弄出人命来,岂不是害我。我急着说。
   他眯着眼睛反复地打量了我好几眼,感觉我不是在骗他,才很不情愿地把鸡翅扔回了垃圾桶里,嘴上嘟哝道,这鸡翅,多香啊,就这么扔了,太可惜了。
   我觉得很心虚,亏待了他,就分给他一支烟,略示弥补。
   昨天那个酸榴,你孙子吃了吗?我问。
   哦,那石榴呀,他吸了一口烟,“咝”了一声说,吃了,谢谢你哦。
   他一定吃不下去吧。我想,现在的小孩,天天吃香喝辣的,比皇上还难侍候,能咽得下那又苦又涩又酸的酸榴?
   嘿,怎么可能呢,我孙子说好吃极了,谢谢你哈,好心的同志。他哈哈地笑道。
   这怎么可能呢?我愕然。
   他离开时,我又摘了两个酸榴给他。他一再向我道谢,老眼里竟然有泪花在闪。
  
   三
   几天后,市人大的张副主任来县里调研民族宗教工作,我陪同前往。中间,加了一项活动,赴一个叫山角底的自然村去慰问一个贫困户。
   山角底处在一深山㘭里,十几幢房子,几十户人家。后面青山如黛,前面是金色的梯田。稻子成熟了,有人在田里割稻,有人在院里晒谷。一群一群的麻雀在我们的头上撒网,叽叽喳喳的,仿佛要把漫山遍野的魂魄都要喊来似的。
   慰问对象住在一矮小的老木屋里。我们未到,他们就站在门口迎候了。三个人,二老一小,老的一男一女,粗衣䍀衫。小的才八九岁,虎头虎脑,穿着校服,系着鲜艳的红领巾。
   当我看到那个老人时,我惊呆了。谁能想到呢,这老人就是那个捡破烂的老伯。
   怎么会是你呢?老伯。我说。
   哦,你也来了,真想不到。他说。
   未见到他,我们就在车上了解了他的情况。他姓钟,山哈人,今年八十一,膝下一儿子,早年去当兵,退伍回乡后,娶了个外地女子为妻。孙子三岁时,儿子因病死了,媳妇也跑了,现家里剩下老俩口和苦命的孙子相依为命。镇干部对我们说,老钟是一个很有血性的老党员,虽年老体弱,家庭又屡遭不幸,但他从不向政府叫穷喊苦,伸手要钱……
   回到家里,我站在火红的石榴树下,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我望着满树的绿叶红榴,默默地对酸榴说:酸榴啊,你并不孤独,这世上,还有许多事物都与你神似呐。你虽酸、虽涩、虽苦,但不畏风雨,笑对阳光,酸得有风骨,涩得有节气,苦中也带着一缕清香。
   我摘下一个酸榴,剥开,吃下。
   我发现,此时的石榴是真正熟了,味道很好。
  

共 200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散文用第一人称的写法,讲述了一位长者和石榴的故事。院中有一酸一甜两棵石榴树,我个摘了一个石榴,吃了个籽,酸的酸掉牙了,甜的甜到心窝了。我把手中的酸石榴准备丢弃在垃圾箱里,被一个老伯看到,他祈求我把石榴送给他。我给了他,他却吃的有滋有味,我想,他在装。他却说这石榴很好吃,要留给家里的小孙子吃。我把甜石榴送给他,他却说人不可贪心。在我的居住地,我看到了这位老伯在院门口的垃圾桶旁捡垃圾,还捡出来我一年前从超市买来的已经过期的鸡翅,当我告诉他这是已经过期的鸡翅时,他有点质疑,在我的再三保证下,才极不情愿地扔回了垃圾箱里,对我给他的酸石榴连连致谢,他离开时,我又摘了两个酸榴给他。他一再向我道谢,老眼里竟然有泪花在闪。后来,在我随着领导到山村慰问一个贫困户时才得知,他姓钟,山哈人,今年八十一,膝下一儿子,是个退伍军人,儿子病死了,媳妇跑了,家里只剩下老俩口和苦命的孙子相依为命。老钟是一个很有血性的老党员,虽年老体弱,家庭又屡遭不幸,但他从不向政府叫穷喊苦,伸手要钱……想着他的感人事迹,站在石榴树下,我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感觉老钟就像这棵酸石榴树,虽酸、虽涩、虽苦,但不畏风雨,笑对阳光,酸得有风骨,涩得有节气,苦中也带着一缕清香。散文通过讲述石榴树的故事,塑造出一位老共产党员的光辉形象,他身处逆境,却乐观向上,积极面对生活,不向组织伸手要钱,是一位真正经得起考验的共产党员,他的感人故事令人敬仰。散文语言精工,内涵丰富,以物寓人,人物形象鲜活血肉,故事生动,贴近生活,感人肺腑!推荐共赏,问候作者!【编辑:刘柳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1015000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刘柳琴        2020-10-13 21:55:01
  问候岚亮老师,写作快乐,中秋快乐!
敬请加入柳岸花明文友交流群QQ: 858852421
2 楼        文友:刘柳琴        2020-10-13 21:57:44
  一个令人敬仰的老共产党员光辉形象,在短短的篇幅中,被描述的有血有肉,熠熠生辉,佩服老师神来之笔!
敬请加入柳岸花明文友交流群QQ: 858852421
3 楼        文友:刘柳琴        2020-10-13 21:58:14
  恭祝创作丰收,期待更多佳作点缀柳岸,展示您的风采!
敬请加入柳岸花明文友交流群QQ: 858852421
4 楼        文友:乡音        2020-10-13 21:59:14
  点赞!!好文章!
5 楼        文友:岚亮        2020-10-13 23:27:57
  衷心感谢刘社为拙作编辑,精彩编按,让小文生香了。因忙,上次刘社为我编芦苇,我没及时道谢,真是抱歉。敬茶!
6 楼        文友:岚亮        2020-10-13 23:28:28
  谢谢乡音老师,向你敬茶!
7 楼        文友:迎冬寒梅        2020-10-13 23:57:08
  散文中捡破烂的老者原来是一个共产党员。他在艰难时刻依然坚守一个党员的本色,努力自食其力。岚亮的善良也闪着光,带着温暖,映入了读者的眼,暖了读者的心。
8 楼        文友:岚亮        2020-10-14 00:01:56
  谢谢迎冬寒梅老师深夜来访,并留美评。世上,清贫者、坚强者大有人在啊!祝晚安!
9 楼        文友:刘柳琴        2020-10-15 11:45:09
  佳作,已向江山精品审核组申报
敬请加入柳岸花明文友交流群QQ: 858852421
共 9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