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浪花诗语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浪花】马屿婆(散文)

编辑推荐 【浪花】马屿婆(散文)


作者:岚亮 举人,4590.8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214发表时间:2020-10-13 16:47:10


   马屿婆,老家在马屿,今年八十有七。年轻时模样清丽,为人贤惠,精明干练,加之又是一个高小毕业生,知书达理,一口纯正的马屿腔,说得犹如逶迤的青山般宕荡起伏,音好听,模样好看,让人肃然起敬。现在,虽一头银发,老态龙钟,但依然目聪耳明,思维清晰,戴上老花镜,尚能穿针绣花,亦可上网淘宝,奇老太一个。
   她膝下有四个女儿,个个长得如花似玉,其中三个在机关工作,夫唱妇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在村子里,人人都说她命好。可马屿婆说,她的命一点都不命好,比黄樑还要苦。
   半年前,我在老家遇到她。她正坐在家门口望着天空发呆。
   我说,马屿婆,你好!礼节性的问候。
   她的视线从天上的云朵上收回来,瞧了我一眼,脸上顿时像晚菊一样盛开,笑道,哦,是小亮呀,很久没见你回老家了,你都成稀客了。
   你在干嘛?
   我在想事。
   你想啥事呀?你好吗?
   我在想心事,我很不好。
   我诧道,瞧你老说的,你是咱村最有福气的老人了,咋说不好呢?
   唉,她叹了口气说,人人都说我命好,可有时想想,我的命比黄樑还要苦啊!
   我说,你又在想杨风了?
   杨风是她的小儿子,二十几年前出车祸走了。
   她说,我当然想他,但我不是为了他。
   我说,那你是在想杨龙公?
   杨龙公是她丈夫,一个小学退休教师,也死了很多年了。
   我当然也想他,但我不是为了他。她指了指身边的小竹椅说,小亮,你坐下来吧,阿婆跟你说件事,请你帮阿婆出出点子,参谋参谋。
   她遂跟我说起了她的二女儿杨柳。
   杨柳我认识。想当年,她长得像春风杨柳,柳叶眉,柳枝腰,走起路来微风摆柳似的,一绺绺秀发垂至腰间,像柳条儿,是全村的头号美人胚子。美丽,是女子的一种致命武器。但杨柳还拥有一个比美丽还要厉害的绝杀之招——伶牙俐齿。她的嘴巴特巧、特甜、特刁,人称“刁嘴”。
   杨柳自小嘴甜,小嘴巴里的舌头刚能把话捋顺了,便说,妈妈,我是妈妈的小棉袄,将来我要赚大钱给你花,建大屋让你住,买飞机供你乘,我要养你,孝敬你,好好地陪你一起变老。说罢,就小鸟般扑到马屿婆的怀里,亲她的脸,抚她的发。马屿婆心头被杨柳灌了蜜,就乐得合不拢嘴,笑成一朵在浩荡春风里盛开的牵牛花。
   于是,马屿婆就对杨柳另眼相看,把她当成掌心上的月光佛,小心肝、小宝贝似的护着她,疼着她。家中所有好吃的,杨柳吃,家里买的新衣裳,杨柳先穿。总之,杨柳想啥,马屿婆就给啥,除了天上的星星摘不下来,其他的全是0字后面加个K。
  
   二
   稍微长大一点,杨柳就从蜜蜂儿变成了刁嘴。当着马屿婆的面,她装小兔子乖乖,一旦马屿婆不在,立马就成为一个嚣张跋扈的母夜叉。
   她小她的大姐杨叶一岁,却时常学着马屿婆的腔调对杨叶指手划脚。杨叶在洗碗,她说,你个“死人笨”,怎么连个碗都洗不干净。杨叶在烧火,她说,你个“不响屁”,满灶间都是烟了,你在熏猫狸吗?
   秋日,她跟杨叶和小弟杨风到山上去拾柴禾,管自躺在岩坦上晒太阳,看流云。蓦然,她看到山上一棵野柿的树梢还吊着几个红彤彤的柿子,就叫杨风爬上去摘给她吃。柳风像猴子般爬到摇摇晃晃的树顶上,一个不小心,迎头坠了下来,轰然一声,额头就像被马蜂咬了似的,凸起一个红柿般大的紫青疙瘩。
   回家路上,杨柳一溜小跑先赶回家,贴着马屿婆的耳根说,阿妈,不好了,杨叶不听我的劝,硬是要叫弟弟爬到树上摘柿子,把弟弟摔坏了。
   杨风才是马屿婆真正的宝贝心肝。马屿婆听了,这还了得。杨叶挑着一担柴禾,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地刚回家,马屿婆就气呼呼地上前给杨叶一个大嘴巴。杨柳躲在一旁偷着乐。可怜的杨叶未来得及弄清为何挨揍,嘴角便开了花。待马屿婆搞清原委,杨柳早就溜了。
   杨柳读小学三年级那年,杨龙公的头上莫名其妙地戴上了一顶右派的帽子,一夜之间,杨家从天堂坠入了地狱。马屿婆决定,让杨叶缀学,让杨柳继续念书。杨叶很想读书,死活不从。马屿婆说,你想读书可以,但得去给人家当媳妇囡。杨叶说,只要能上学,当媳妇囡就当媳妇囡。马屿婆无奈,只好带着杨龙公到江西做裁缝,供她们继续上学。
   杨柳高中毕业两年后,杨龙公平反了,从江西鹰潭还乡继续当教师。彼时的杨柳年方十九,正值花样年华,长得似一朵轻云刚出岫,娴静犹如花照水,行动好比风扶柳,乡人皆呼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她一天到晚,像一只花蝴蝶,在外面四处飞。杨叶在家里一边做家务,一边复习,面容憔悴,一脸菜色。
   次年,杨柳嫁了人。杨叶凭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师范学院。
   杨柳的丈夫是当地的一名流,三十未到,便位居县机关某局的副局长,前程似锦。杨柳的人生犹如杨柳遇春风,甚是得意。她很快就进入一国企工作,手捧铁饭碗,脚踏四边风,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日子过得羡慕死个宝宝,马屿婆甚感欣慰。
   但好景不长,结婚未到一年,两人就离了。
   不怪任何人,一切祸端皆出自那张刁嘴。
   杨柳的嘴巴太刁了。一是好吃。不管在家还是在外应酬,专挑好吃的。一道菜刚端上桌,她就拿起筷子像掰蟹般掏个遍,吃鸡挑鸡腿,吃鱼挑鱼眼,谁见谁烦。二是好事。那张嘴像麻雀,终日不闲着,口水满天飞,四处传播小道消息,那个长那个短的拨弄是非,没人敢搭理她。三是好斗。说话不分场合,不讲分寸,活生生一只披着人皮的刺猬,出口就伤人,在单位,没有一个同事是能跟她合得来的。
   他丈夫一看娶了个桃花脸、马蜂心的妇人,断然定夺——拜拜!
  
   三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转眼间,现在马屿婆年且九十,已到了杨柳兑现当年承诺的时候了。然而,杨柳根本就反脸不认账,而且不知廉耻,大逆不道。
   马屿婆简要地向我说了杨柳的事,我又将其扼要地归纳一番,得出了一句话:现在的杨柳,不可理喻,她不是刁嘴,而是毒嘴。
   杨柳至今一直单着,但身边并不缺男人。她的男朋友像走马灯似的,不断地在轮换,有本地的,外地的,绝大部分是从网上恋来的。但凡每勾上一个男人,她就往娘家里带,说这是新姑爷,非得让马屿婆送红包不可。
   马屿婆对其行为极其反感,就数落她说,杨柳,你不能破罐子破摔,不要把那些野男人往家里带,祖宗三代的霉都被你倒光了。
   杨柳说,你个死老娘一点都不知道我的苦,我是人,又不是木头,我不去找男人,难道你想让我像你一样守活寡吗?
   我对马屿婆说,杨柳姑姑这话确实说得太离谱了。
   马屿婆说,这还不算什么,更气人的是她天天在催我卖房子。
   马屿婆现住在一幢两层三层的洋房里,价值确实不菲。
   我说,她催你卖房子是何道理?
   她炒股亏了很多钱,叫我把房子卖掉给她还债。马屿婆说,唉,都怪我不听圣贤的话呀!韩非子说,树柤梨橘柚者,食之则甘,嗅之则香;树枳棘者,成而刺人。故君子慎所树。我是遭报应了。我气不过呀,我得想个法子好好治治她。
   我说,你想到办法了?
   马屿婆把头伸过来,轻声地跟我说了一通话。
   我听罢,思考有顷,说,行,我帮你。
   我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但想想小时候,马屿婆待我确实不错,想当年,我没少吃她的零食,参军那年,她还给过我钱呐。现在,老人家有求于我,我必须要帮她。
   几天后,村人发现,马屿婆突然失踪了。众姐妹一起寻找了一个星期,杨柳便放弃再寻找了,反倒说马屿婆生前曾亲口许诺,那两间洋房,由她继承,并嚷嚷着要卖了它。
   杨叶她们组织人马,利用各种手段在县内外各地继续寻找。
   半个月后,四姐妹集中到小洋房,三个在哭,一个在闹。哭的是杨叶她们,她们为找不到母亲而心痛悲伤。闹的是杨柳,她拿出了一份马屿婆签字的遗嘱,来争那洋房的所有权。但杨叶她们认为那遗嘱是假的。于是,双方就吵闹了起来。
   就在双方闹得不可开交时,失踪半个月马屿婆突然出现了。她当场揭穿了杨柳的谎言。
   她对杨柳说,一切都是我的错,当初不该对你娇生惯养,现在我老了,但我想在死之前能再教育你一次,希望你今后能痛改前非。
   接着,她向杨叶她们说,这房子,我捐给镇敬老院了,今后,我就到敬老院养老,我这个母亲当得不好,不配让你们养我到老。
   杨叶一听,与另外两个妹妹连忙下跪,泣道,妈妈,你这是在说啥话呀,你把房子捐掉我们没意见,但你何必要去敬老院呢,杨柳不愿意养你,还有我们三姐妹呀,我们三姐妹一定会好好照顾你。
   杨柳听了,站在一旁面红耳赤的,惊得目瞪口呆,说不出一句话来。
   前几天,我在县城遇到杨柳,她拽住我说,小亮,拜托你跟我妈说说,告诉她,我知错了,请她也到我家住几个月吧。
   我听了,不假思索地说了一个字——行!
  
   2020年10月13日首发江山文学
  

共 328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很有警示意义的文章。作者岚亮老师是一位善于观察社会和生活,善于用一双敏锐的眼睛去捕捉现实典型的文人。这篇文章讲述了发生在作者身边的一个真实故事。作者老屋北偶,住着教书的杨龙公,已古。其妻是个马屿人。模样清丽,为人贤惠,精明干练,一口纯正的马屿腔,说得犹如逶迤的青山般宕荡起伏,让人肃然起敬,村人都叫她马屿婆。马屿婆一生育有一男四女,重男轻女也许是封建传统留下的旧习,马屿婆最钟爱儿子,可惜人生不幸,马屿婆中年丧夫,老年丧子。四个女儿中尤其喜欢叫杨柳的二女儿,因为她从小长得漂亮乖巧伶俐,嘴上像抹了蜜,说话很是甜蜜,说是妈妈的小棉袄,将来要赚大钱,建大屋,买飞机供母亲,要养母,孝母,好好地陪母亲一起变老,惹得老屿婆独宠于她。又因杨柳长大后说话刻薄,刁钻,又被村人叫做“刁嘴”。上学与木纳的柳叶姐同班,无论上学,干家务经常欺负姐姐,哄骗母亲。高中毕业姐姐考上学,刁嘴却名落孙山。然而,凭借长相嘴甜找了个体面有职务的老公,自己也去了国企。又因恶习不改,最毒,好吃懒做,老公不得已与其离婚。转眼几十年过去,刁嘴秉性难移,不但不能兑现对母亲的孝敬,而且,无所不用其极的虐待母亲,虽单身,却隔三差五的把野男人领进母亲家里,让母亲及其家人颜面尽失。母亲年届九十,不但不赡养,还要强行将母亲的老屋卖掉。与母亲的争吵,作者亲眼目睹,刁嘴正在揭撕底里的辱骂母亲是白毛精时,也许是人作孽,不可活,老天爷愤怒了,凭空响起了几声骇人的霹雳。刁嘴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她的嘴就歪到一边去了,再也说不出话来。作者文笔犀利,描写人物栩栩如生,语言充满了爱憎分明,生动感人,读后人给人一强烈的震撼,无疑是现代版的一篇“警示醒言”。佳作推荐,美文共赏。【浪花诗语编辑:习之乐哉】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习之乐哉        2020-10-13 16:55:06
  都说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然而,有的小棉袄,不但不温暖贴心,而且,“透风撒气”的寒冷。作者岚亮老师的一文《刁嘴》,向你讲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让母亲心寒的“小棉袄”。请欣赏,感谢投稿浪花,问候作者笔键文丰!
2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10-13 17:08:04
  养不教父之过,父已故,那就是婆之罪了啊。杨阿婆宠了一个刁嘴的婆娘,且90就深受刁嘴之害。好在天上有个雷公,不然还真没有谁制服得了这个刁嘴的。其实,这个结局是很可信的,看似雷公施法,其实,心中不存善良,邪气遍体,自然会在合适的时候发作,于是面瘫。非常佩服岚亮先生一支神笔,马超也!好文章,怎么才拿出来,是不是只想着自己放在被窝里夜晚打手电筒看啊?以后别这样,好吗?
回复2 楼        文友:岚亮        2020-10-13 23:01:01
  一篇小文,让兄长见笑了。刁嘴其人,是活生生的存在,她就生活在我的身边,她的所作所为,比我文只有过之,有些事,我难以启齿。此等丧尽天良之人,雷劈之,必须的,但愿动炸醒她。我写文,都是写一篇,投一篇,从没保留哦。哈哈,谢谢兄长的抬爱,祝一切安好!
3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10-13 17:31:23
  错了,名字弄错了超也罢,良也好,都是战将。哈哈,看来是老了,打字也不地道了。见谅。
回复3 楼        文友:岚亮        2020-10-13 23:03:58
  哈哈,马良是一个小画家,马超乃蜀中五虎上将也,还是马超好哦。
4 楼        文友:北方天马        2020-10-13 18:50:23
  若不看标注,以为是小说,虚构的故事,杨柳,金玉其外败絮其里,扬叶,是中国传统女人,不管真假,社会上确有其种人,最后的几声霹雷,受到惩罚也好,天公警示也罢,总之,欲行不孝,天理不容。欣赏作者文笔,立意和布文设计,也欣赏语言精练简洁,但又能说明问题。大赞
回复4 楼        文友:岚亮        2020-10-13 23:08:10
  谢谢北方天马老师的美评。开始,我还真想把此文写成小说,但考虑到此人就不知廉耻地生活在那,就写散文了。问好!
5 楼        文友:李湘莉        2020-10-13 18:56:27
  教育孩子是门学问,过于溺爱孩子害人害己呀!只能说自己酿的苦酒自己品,自己种的苦果自己尝!忤逆不孝之人“遭雷打”呀。此篇散文故事性很强,贴近生活,耐人寻味,给人启迪,湘莉拜读点赞!遥握问好,谨祝秋祺!
回复5 楼        文友:岚亮        2020-10-13 23:13:31
  谢谢老妹子的美评。你的点评,说出我写此文想表达的意思,也就是说韩非子所说的那两句话。当父母的,对子女不能厚此薄彼,更不可娇生惯养。祝老妹子一切如意!
6 楼        文友:雨中太阳        2020-10-13 20:31:24
  能用文字画画的,一般都是高手,印象中大师丰子恺,廖廖数语,人物呼之欲出,岚亮大哥此文,异曲同工。构思精巧,文笔犀利,用语奇崛,谐诙幽默,警示于人,和汾阳大哥有得一比,好文鼓掌!
女人不仅要丽质更要励志!
回复6 楼        文友:岚亮        2020-10-13 23:19:27
  太阳妹子忽悠我,想把我忽悠得飘飘然不知所以,我不上当。我的文,就一般般。你的雅作,才叫厉害呢。说实话,我特讨厌那个刁嘴,真的是一个不可理喻的人。可怜那个马屿婆了,她养了一个前世的冤家。遥握了,祝秋祺!
7 楼        文友:岚亮        2020-10-13 22:54:30
  多谢了,多谢习之大哥的雅编。文中有几处精彩的润笔,一字千金啊,好感动。这刁嘴,但愿不影响大哥好心情。编辑辛苦,向你敬茶!
8 楼        文友:罗莲香        2020-10-13 22:55:03
  此文刻画人物形象入木三分,特别是杨叶与杨柳的对比太鲜明,可谓天壤、云泥之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时辰一到,无处可逃。杨柳美若天仙,心如蛇蝎,此等恶人被作者浓墨重彩地描摹,憎恨之情表达淋漓尽致,结果受天遣大快人心,拍手叫好。岚亮老师笔端飞花,霞光满篇,大赞才情,问好,谨颂秋祥!
回复8 楼        文友:岚亮        2020-10-13 23:24:57
  香香老师的留言每次都是那么真诚,确实让我感动。那刁嘴,不说她了。现实中,悲催的是杨叶对马屿婆也有意见。她曾对我说,她之所以要照顾老人,是出于子女的责任和义务。论感情,真一般,说马屿婆以前太不公平。愿好人一生平安吧!
9 楼        文友:孤独小男孩        2020-10-14 00:26:59
  文章的结尾看似突然,想想却又在情理之中,老天都烦这张刁嘴,让它闭上,真的是大快人心啊!老师的美笔,疏疏几笔就勾勒出人间丑态,真真的高手啊!赞一个!
回复9 楼        文友:岚亮        2020-10-14 12:32:35
  多谢孤独兄弟的美评。一篇小作,鞭鞑一下不孝的子孙。问好了!
共 9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