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萌芽作文 >> 短篇 >> 萌芽作文 >> 【萌芽】渔夫老宋(短篇小说)

精品 【萌芽】渔夫老宋(短篇小说)


作者:方宇成 白丁,82.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62发表时间:2020-10-12 10:02:03

【萌芽】渔夫老宋(短篇小说)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这片海域起雾,很少有渔船经过此地打鱼。海面上,远远地漂过来一条船,慢慢停住了,船上的人直起身子,撒下一片网,在船尾后面拖着。
   那人将一条毛巾搭在肩上,又继续费劲地摇着橹,船缓缓地行驶着。雾挺大,五十米外看不见人的那种。船夫有些急,将船摇得更快了,只有一阵哗哗的水声。
   忽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进入了视野,船夫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用湿漉漉的手揉了揉眼睛,眨了眨眼,盯着那东西不动。雾太大了,那东西时有时无,宛如水怪,船夫辨不清,只好走到船头,瞭望着那黑东西,船漫无目的地漂着。
   近了,近了,又近了。船夫终于看准了,马上准备调转船头。
   “咣!”船的右边似乎撞上了什么东西,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船夫猛地晃了一下,就走过去,却发现船底已经被撞了一个手指大的小洞,只好拿起一只瓢,不断地往外舀水。可出的不如进的多,船一点一点地往下沉,转眼间就淹到了船夫的脚脖子。
   船夫水性很好,但在这浓雾里看不清方向,只好漫无目的地漂着。正在他筋疲力尽之时,一个浪头打过来……
  
   一
   “喂,老宋,快醒醒!快醒醒!”耳边传来一阵海浪声,老宋迷迷糊糊的就感觉有人抓住了自己的手。想睁开眼,可眼皮重得像粘在一起,算了,就这么闭着吧。
   “这会儿脉搏怎么样?”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了一个声音。
   “在每分钟80次左右浮动,现在还昏迷着。”又是一个声音。
   老宋又要睁开眼,眼皮仍然感到沉重,双手双脚似乎也动不了,就像是被绑在了什么地方。
   干脆就这么耗着吧,什么时候能动什么时候再说吧!老宋有些急了,只好在心里埋怨自己。忽地,他觉得自己的手松了一些,手指头能动了。
   “医生,医生!病人他手指头动了!”老宋又听见刚才那个人喊了一声,接着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老宋感觉身下一空,猛地一抖,眼睛就睁开了。
   眼睛四处瞟瞟,这是在什么地方?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天花板,这不是我的家!刺眼的灯光使得老宋一阵眩晕,他便不再想,挣扎着要坐起来,旁边的人赶紧扶着他。
   “你这死老头子,大清早上就出去,电话也不接,要不是发现得早,你早就喂鱼去了。之前就跟你说过了……”老伴坐在旁边,揉揉通红的眼睛,开始数落老宋,仿佛要把他的陈年旧账一起翻出来。
   “停。这是哪儿啊?”老宋刚醒,就听见旁边有人唠叨,心里当然不快,便岔开话题,然后四处看看。
   “这是医院,你好好躺着。上午雾散了,出去打鱼的人老远就看见你飘在海上,这不,赶紧就把你送过来了。出院了,你得好好谢谢人家。”老伴将被子给他盖好。
   刚才那脚步声近了,病房的门被推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份病历。
   “大爷,像您这种情况就属于溺水,如果检查没什么问题的话就能出院了。”医生顿了顿,又将老宋的老伴招呼到病房外,“大妈,下次可要管好您老伴了,那么大的雾还去打鱼,就算再会游泳也不行啊,一定要记住了。哦,对了,等一下记得去拿检查报告单。”
   医生说完后,看了看病历表,就走向了办公室。
   “你呀,真不让人省心。下次再有雾,说什么也不让你自个儿出去了。”老伴走回来,坐在床头,神色凝重地说,“我去领个检查报告单,你在这儿待好了。”
   老宋也想跟过去看看,谁知双脚无力,怎么也站不起来,只好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不到十分钟,老伴就回来了,拿着检查报告:“这下没事了,医生说再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两天后,老宋就回到了家中。
   这几天,老宋也没什么好日子过,不管天气怎么样,就是出不了海,谁让那天船触礁了,还得花积蓄重新造一条渔船。听说父亲竟然溺水了,生活在外地的儿子也连夜赶回了家。
   “爸呀,你说你是怎么搞的?那么大个人了,还是一个渔夫,竟然还溺水了。以后啊,干脆就到这边来,和我一块儿住。”儿子耸耸肩,想起父亲以前出海打鱼受的苦,干脆就这么说。
   “那怎么行?我和你妈在这边待惯了,不适应那边的生活。算了,还是渔夫这行比较适合我。”老宋不以为然,摆了摆手。在这个家,老宋决定了的事情,就连老伴也不会再说什么了。
   儿子不吭声了,只好向老宋嘱咐了一些必要的话,过一天就离开了。
  
   二
   “哎,你要干嘛去?”一天清晨,老宋背上他平时打鱼用的渔网,就准备出门,老伴被吵醒了,“好啊,又要去打鱼,上次的教训这么快又忘了?”
   “生命在于运动嘛,再说了,那船才造好,也不知道好不好用,正好今天去看看。”老宋含糊地答应着,一边向外走。
   “停!今天哪里也不许去,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老伴的语气很严肃,好在老宋也不是那么犟的人,就走到院子里,将渔网一扔,回厨房去了。
   老宋毕竟是闲不住的人,上午没什么事做,就溜出来散步。
   老宋他们住在一个靠海的小村子里,人不多,相互都认得,但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没有几个人愿意搭理老宋。
   太阳高高地挂在空中,蔚蓝的天空上没有一丝白云。地上的土晒得发烫,老宋走着走着,就感到头晕,嘴里干得要命,这才想起一上午没喝水,赶紧找了个阴凉的地方
   “唉,真是的,不让我出去打鱼,我还能干什么呢?这地方也没人理我,估计还是因为上次那件事埋怨我吧。”老宋坐在一棵老树下,自言自语道,“这天也太热了,大冬天才刚过没多少日子,这要是到了夏天,还不得热死人!”
   “哗哗!”老宋听见了哗哗的流水声,顿时一怔,想起了两年前的一件往事。
   那是一个夏天,天气更热,不仅人热得受不了,就连那不知疲倦的知了也安静下来。老宋打完鱼刚将船停好,抛好锚,上了岸,就看见村口的那条小河里有不少孩子在那里游泳。
   “喂!你们是谁家的孩子啊?在这里游泳,多危险啊!”老宋一路小跑过来,擦擦脖子上的汗,警告道。
   “关你什么事啊?我们在那里待着又没碍着你。”那群小孩嘴上挺硬,但听了之后还是往上游去了一些,毕竟谁也不想被冲到海里。
   老宋看了以后,也放心了不少,便安心地向家里走去,手上有那么一大网的鱼,上午还有不少事要做,不能在这里耽误了。
   村子里人虽然不多,但每家离得都比较远,老宋家离这河还有好几百米,鱼要是再不处理的话就卖不掉了,儿子今年还在念大学,一家老小还等着养活呢。想到这些,老宋的步伐不由得快了一些。
   “救命啊!有人溺水了!快来人啊,救命啊!”老宋耳朵动了动,听见后面传来一阵不大不小的呼救声,开始还以为是恶作剧,大家都是渔人世家,这种事老宋就算是活了几十年也没听见过,他微微一笑,继续向前走。
   呼救声一声高过一声,老宋心里不禁有点发悸,这声音怎么越听越像刚才那群孩子呢?不好,要赶紧回去!
   老宋将扛在肩上的渔网连同鱼一起扔了,就转过身来跑了回去,等他气喘吁吁地到达那儿时,已经有两个小孩在水里扑腾,其余的都站在岸上,腿不住地发抖,他们也是头一次见到这种情况。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帮忙!”老宋赶忙脱掉上衣,“扑通”一声跳进水里,奋力地向那边游去。这时候,老宋才发觉河水是冰得刺骨,他打了一个寒颤。
   水很深,如果是一个小孩站在里面简直就是“灭顶之灾”,老宋深深地知道这一点,但有什么办法呢?又不能同时救两个人,那样一来说不定还把我自己给拖下水,多搭一条人命,唉,能救一个是一个吧。老宋心里暗暗地想。
   其中一个孩子离自己比较近,便决定先救他。老宋游到他旁边,从后面托起他,先让他的口鼻露出水面,减少窒息的可能。那孩子发现自己能顺利呼吸了,便不再疯狂地拍打水面,这减少了老宋的压力,老宋抹去脸上的水,将他送到了岸边。
   眼看着另一个孩子就要沉下去了,老宋连忙说了句:“你们先把他看好,我先去救人了。”就离开了河岸。
   那边的水实在是太急了,还有不少石头,就连老宋这样经验丰富的渔夫都说不准能不能过去。老宋急了,四处张望,远远地就看见了上游漂过来了一个大空瓶,伸手一接,拎住了瓶颈,再抛过去,希望那孩子能接住。
   老宋忽略了一点,那男孩两只手紧紧地抓住水底的一块石头,才勉强维持住没有被冲掉,当然没有留神这个救命的空瓶,瓶子滑到一边,被冲走了。
   “唉,真是的,你倒是抓住啊。”老宋忍不住抱怨道,随即跃上一块石头,趴在后面,寻找合适的路线过去。想的到还容易,但做起来,就不那么简单了。老宋目测了一下,距离那个溺水的孩子只有不到五米的距离了,中间隔着的,只是一个类似于瀑布的大斜坡,眼看着他就要沉下去,只好赌一把。
   老宋的心猛地一颤,这时候,他想到了自己的家人,如果失败了,那自己就会被水冲走,即使活下来也会成为家庭的累赘,他闭上了眼睛。随即又睁开,老宋怎么也不忍心让一个年幼的孩子失去生命,他将一只脚向前探了一步,没事,再走一步,也没事,渐渐地,他胆子大了起来,顺着那水流不是很急的地方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很快,老宋的手能够得着前面的那块石头了,希望大了起来。那孩子也不再挣扎,因为此时也知道了挣扎是没有用的,并且也没有多少体力了,抓住石头的手也渐渐地没了力气。
   “不好!”老宋睁大了眼睛盯着上游飘过来的一个大菜篮子,这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时间,就直接撞上了老宋的肩膀。老宋只觉得自己肩膀那里一阵剧痛,随后就向右边(下游)倒了下去,被冲出了几米远。
   老宋揉揉肩头,爬起来,眼睛有些恍惚。这边已经超出了急流的位置,水平缓多了。老宋向旁边一看,出了一身冷汗,还好倒对了位置,因为身旁就是几块大石块。
   老宋这才想起来那个男孩还在上游,赶紧用手攀着石头向那个位置一点点地移去。
   不过一切都为时已晚,男孩实在是没有力气了,手松开了石头,沉了下去,不知被急流冲到了哪里。老宋站在一块石头上,呆住了。
   “孙子啊,我的孙子啊!”这时,岸边又来了一个老太婆,人群自动地让开,仿佛她身上有病毒似的。她是这一带最蛮横无理的人,就算是你有理也要让三分。
   “好你个姓宋的,平时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原来真不是个东西!”那老太婆不再哭,用枯槁似的手指着老宋,“你明明看到我孙子掉水里了,还见死不救,站在石头上看热闹,我们家吃你的抢你的了?!”
   “死老太婆,一天天的就知道讹人!还有脸说别人!”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就钻出了人群。
   “姓宋的,反正今天我孙子的死跟你有关系,不管怎么说,赔钱!”老太婆假装没听到,又将矛头指向老宋,“要是不赔,哼!谅你也没这个本事!”
   在场的每个人心里都明白,那老太婆之所以这么蛮横,是因为她丈夫的爸爸是以前这边有名的大地主,现在家里也有钱,就仗着这些,平日在乡里仗势欺人。大伙都是敢怒不敢言,记得上次有个人去告她,却迟迟没有结果,听说是谁谁谁被买通了。
   当场静得没有一点儿声音,有不少人默默地退去了,也有不少人就这么僵持着,反正大伙儿都看不惯她,就这么耗着。到最后,那老太婆也许是想到了什么,放话说:“姓宋的,你要是把我孙子找到了,还活着,就算了,要是没有,我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找到了,找到了!”另一个船夫抱着一个孩子,那孩子看样子已经昏过去了,不过还有鼻息。人群向那边移动。
   “错不了,就是的,不用看了。”船夫将那孩子还给了老太婆。
   “算了,这次就原谅你了,下次就没那么幸运了!”众人的眼睛都是雪亮的,老太婆只好借坡下驴,老宋这才得以脱身。
   “老宋,老宋。干嘛呢?”一个声音传进了老宋的脑海。
  
   三
   “老宋,老宋?”那人将手在老宋眼前晃了晃。
   “哦,没事。”老宋这才回过神来,望着面前那人,从地上站了起来,面前的人就是当年帮他解围的船夫,俩人经常一起出海。
   “哎,老丁,你怎么来了?”老宋问道。
   “刚才去你家找你,没找着,不就绕着村子转转吗。没想到在这儿碰见你了。”老丁双手揣在口袋里,“跟你说件事,这段时间大家都不见理你,我打听到一个消息,就是那老太婆干的。”
   “啊?”老宋迟疑了一下,“他们前段时间不是被抓了吗?”
   “你还不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早就出来了,现在就认为是你告的密,要孤立你。你也知道,她特别记仇,以后要注意了。”老丁凑近老宋耳朵说,“不说了,我先走了,渔船上还有事,改天再聊。”
   老宋一边走一边想着,就连中午吃饭也心不在焉的。
   那天下午,老宋像平常一样,来到他停船的地方,准备出海打鱼。
   “这是谁干的?!我才刚造没多长时间的船,这么快船底就有个洞,到底是谁干的!”老宋异常气愤,这船一个月都没用到,船底就破了一个巴掌大的洞,忽然,他就想起上午老丁说的“以后要注意了”这句话,“肯定是那个老太婆干的!”

共 720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小说镜头回放的形式截取了渔夫老宋五幕打渔生活的场景,生动再现了他一次又一次奋不顾身舍己求人的故事。开篇环境描犹如电影中一组对比性极强的“蒙太奇”镜头,在环境的铺陈渲染之后将把主人公推到现至读者的视线中心,同时为全篇的布局巧妙地设下了悬念。故事的发展跌宕多姿,波澜起伏,环环紧扣,步步惊心:老宋海上捕鱼遇险,同行老丁助他死里逃生;老宋捕渔归来救下落水男童,却不曾想招来孩童奶奶恩将仇报,弄破了他家的船底;老宋海上打渔,家中房屋被泥石流毁于一旦;老太太不幸落水,老宋以德报怨,救下老太太的性命。全篇结构谨严,布局合理。故事情节一波三折,让读者深深为面临着一次次生死抉择的渔夫担忧,与作者的情感产生了共鸣。通篇语言的生动、形象,人物对话,富于性格化,并随着情节的发展而变化。结尾以“载着老宋还有他对这里的思念的船,迎着朝阳,向那个未知的地方驶去”而完美收官,给人留下了无尽的回味。【编辑:心花一瓣】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1012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心花一瓣        2020-10-12 10:33:19
  神来妙笔,塑造了一身正气的渔夫老宋形象。短篇佳作,弘扬了社会正气,传递了满满的正能量。点赞,那是必须的。
但愿意绽放成一瓣心花,长成一棵小草,愉悦心境,点缀江山。
2 楼        文友:心花一瓣        2020-10-14 08:26:04
  小说加精,可喜可贺!欢迎你加入萌芽作文交流群分享你成功的写作经验,提出你作文时遇到的疑难与困惑。愿大家一同交流,一起探讨,一起成长:江山萌芽作文交流群欢迎你的加入。qq号:158996909
但愿意绽放成一瓣心花,长成一棵小草,愉悦心境,点缀江山。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