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柳岸•忆】芒花(散文)

精品 【柳岸•忆】芒花(散文)


作者:岚亮 举人,4590.8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525发表时间:2020-10-03 18:28:44


   一
   春天的日子里,荒芜的山野上草色青青,像绿的水、碧的浪。浪涛上白茫茫一片,山风吹来,如皓雪在翻、白云在卷。
   这是什么草,那是什么花?飘飘悠悠的,摇摇曳曳的,花花白白的,一派漫漶的景象,迷蒙了人的视线,我怎么会不认识呢?
   这怎么可能?我在这里出生,又在这里成长。那些草、那些花都是从我儿时的脚窝上生开出来的,我怎么可以不认识呢?
   开始,我以为那是芦花。以为芦苇在水边待久了,遂把家搬到了这位于高处的山坡。就像现在许多蜗居在城堡里的都市人一样,一心向往着乡间田园、山野林泉的清新时光。但想想季节不对,这个节气,白露未成霜,蒹葭正苍苍呐。难道是白茅花?也不对,茅草的身材不可能长得如此俊拔,你看,那一棵棵、一丛丛、一蓬蓬,长得比人还要高哦。
   小村外,阡陌边,芳草碧连天。
   绿草萋萋,山花烂漫,这花聚雪敛云,把一个姹紫嫣红的季节染白了,把我给惊着了。
   我走上那片山坡,临近细细端详。叶子长长绿绿的,质地硬硬的,叶尖有白刃,似剑。秆子高高的,翠中含着紫,紫里泛着红,缘一根根五彩的鱼竿。花儿白白的,像一簇簇白马的尾,若一把把银色的鸡毛刷子。
   哦,终于想起来了。
   芒花——你这个久违的精灵。
  
   二
   金仙对面无言说,春满幽岩小白花。
   芒,是一个给点土就生长,给点雨就蓬勃,给点阳光就灿烂的货。它无花语,也默默无闻,却亦有药用价值。《浙江药用植物志》曰:用其花序60至90克,瘪桃干30克,水煎,冲烧酒服,早晚各一次,可治半身不遂。
   故乡的山野上,遍长芒草。小路旁,汀岸边,田坎上,山崖下,岩缝中,触目皆是。然而,在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却很少见过它开花的样子。
   那时候,村庄所有的人都窝在村子里种田。毎年,春风乍来,乡亲们皆赶在开犁之前,便把所有的田坎园坎像刮胡须般刮了一遍,垄上、山坡上看上去全是光秃秃的,不留一丝草。芒草生命力顽强,春雨一淋,它便从泥土中钻出来,遇风就长。但是,它是个短命的鬼,叶秆长到一尺高,就被人们全收拾了。因为,它是耕牛的最爱,而牛们又只食嫩芒。因此,它往往夭折在幼小的摇篮之中。
   记得第一次去割芒草,是十一岁那年。周末学校放假,我在家闲着。
   堂亲玉生叔对我说,侄侄儿,阿叔带你割牛草去。
   不去,死人塆和古墓堂有鬼。我说。
   玉生叔是一个半劳力,挑粪只能挑半桶,人称“半桶王”,生产队记工分,人家一天得十分,他只能得七分。但他乃篾匠出身,割草比剃头人还厉害。布谷催春了,耕牛犁地辛苦,生产队专门派他去割芒草,每一百斤,可赚二十分的工分。对他来说,这是一件美差,不过,他老是到死人塆和古墓堂去割。那里,林茂草丰,一壁悬崖上,凿着一个墓窟群,据说野鬼很多,我不敢去。
   玉生叔说,哎哟,我的侄侄儿,你阿叔是什么人,隋唐的秦琼转世也,走走,跟阿叔去,告诉你,那里的桑枣红了,可好吃啦。
   死人塆边上有一片大队的桑树林,那桑枣紫得晶莹,红得剔透,确实是我的牵挂。恐惧挡不过舌尖的诱惑,我跟他去了。
   草刀是玉生叔帮我磨的,草绳也是他帮我搓的,我到矮房扛起那条用石竹儿做的小冲担,拿起一条棒槌儿,竹笠往头上一戴,赤着脚跟着他割芒草去。
   人人都说玉生叔是个可以把一粒米吹成一颗星的牛皮王,但牛皮不是吹的,他的胆子特大。古墓堂那些坟墓的石缝里,芒草长得特疯狂。墓窟里不时地传出一阵阵呜呜呜的风声,犹如鬼泣,他不怕,专门到那坟墓上去割。每割一大把,他便用藤叶捆成一小扎,扔到墓窟脚下的鬼潭里浸水。
   我在离他不远的一片林子里割。林子里草很高,也开着一些野花。割着割着,我就看到了一条蛇,趴在草从中。蛇很大,只见尾巴看不到头,我被惊得大哭起来。玉生叔听到了,就像一头猴子蹿到了我身边。
   玉生叔一边跑,一边舞着草刀大声吆喝道:哇呀呀!是哪个蛇精出来吓我的侄儿,看我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走近了,他定目一望,说,唉,侄侄儿,你胆子也太小了吧,一条蛇壳也把你吓哭。
   我抹把眼泪,壮胆瞧仔细了,耶,确实是一条草花蛇的蛇壳,虚惊一场。
   快中午的时候,我们挑着嫩绿的芒草回家。生产队的麻子队长用红漆的木秤一称,说,狗亮,你割了二十斤,给你记三分;玉生,你割了一百斤,给你记十八分。
   玉生叔说,这是为何?一百斤应该记二十分才是呀?
   麻子队长翻着白眼说,狗亮的草没浸水,你的草浸了水。
   玉生叔红了脸,无语。
  
   三
   玉生叔的家就住在我家的菜园边。他家里穷,买不起青瓦,屋顶上经年盖着芒草衦。
   一个景象留在我的记忆里难以逝去:春天的时候,他屋角的黑桃树开花了,红粉粉的艳。他屋顶的芒草也开花了,雪花花的白。一红一白,在东风起舞的日子里,他的茅屋就弥漫在流云飞霞里,无比的诗意。
   那时候,我一直认为那是茅花,茅屋飘茅花,这是顺理成章的事。现在我终于明白,他的屋上,当年盖的并不是茅,而是芒。
   那些芒花,玉生叔是到深山里割来的,因为村子附近根本就见不到芒花的影子。玉生叔的故事,我已在《桃花茅屋有人家》一文中写了,今天就不再重复。
   我想说的是,现在我看到了那些过去从未怒放过生命的芒花,有很多的感叹和感动。
   半个世纪过去,玉生叔仍然健在,而茅草屋顶飞白花的苦难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幢粉墙碧瓦的大别墅。别墅里有小桥流水,有绿树红花,还有一个风韵犹存相貌清秀的中年女保姆。
   变化更加无常的,是那片原来种番薯、种豆的山坡,现在竟成了芒花的世界。
   望着那些在春风里翻滚起伏的芒花,我心慨然:芒花也是一个有梦想的主,日子穷时,它容颜不现;岁月静好了,它便尽显芳华。

共 217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春天的日子里,荒芜的山野上草色青青,像绿的水、碧的浪。浪涛上白茫茫一片,山风吹来,如皓雪在翻、白云在卷。作者开始以为芦苇在水边待久了,遂把家搬到了这位于高处的山坡。但是,作者又想了想季节不对。最后,作者想起来了,是芒花——这个久违的精灵。然后作者回忆起了小时候堂叔玉生领自己去割芒草的情景,玉生叔不仅教作者怎么割草,当遇到蛇皮惊吓的时候,玉生叔还替作者解围。那时候,玉生叔的家就住在我家的菜园边。他家里穷,买不起青瓦,屋顶上经年盖着芒草衦。春天的时候,他屋角的黑桃树开花了,红粉粉的艳。他屋顶的芒草也开花了,雪花花的白。一红一白,在东风起舞的日子里,他的茅屋就弥漫在流云飞霞里,无比的诗意。半个世纪过去,玉生叔仍然健在,茅草屋顶飞白花的苦难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幢粉墙碧瓦的大别墅。作者用细腻的文字,通过详实的叙述,抒发了对芒花的真挚情感:芒花也是一个有梦想的主,日子穷时,它容颜不现;岁月静好了,它便尽显芳华。作者通过对玉生叔生活的今夕对比和对芒花的赞颂,歌颂了在党的领导下,我们的生活发生的由贫困、艰苦到富裕、美好的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欣赏佳作,推荐共享。【编辑:钟远】【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01008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钟远        2020-10-03 18:30:26
  谢谢作者赐稿,希望以后继续支持柳岸社团。
天才,无非是长久的忍耐!努力吧!
2 楼        文友:岚亮        2020-10-04 08:43:45
  谢谢钟远老师的雅编,祝节日快乐,向你敬茶!
3 楼        文友:老百        2020-10-04 09:54:15
  佳作欣赏,已向江山精品审核组申报!
柳岸花明社团欢迎各位文友 联系群QQ:858852421
4 楼        文友:迎冬寒梅        2020-10-04 20:20:03
  欣赏作者精彩散文。要学习芒花的精神,要珍惜想在的幸福。
5 楼        文友:岚亮        2020-10-05 06:58:59
  谢谢老百社长。
6 楼        文友:岚亮        2020-10-05 06:59:48
  多谢迎冬寒梅老师留言,敬茶!
7 楼        文友:刘柳琴        2020-10-05 15:34:02
  欣赏岚亮老师精美的散文,大家风范,向您学习!期待更多的佳作点缀柳岸,展示您的风采!
敬请加入柳岸花明文友交流群QQ: 858852421
8 楼        文友:岚亮        2020-10-05 16:39:13
  谢谢刘社的美评,你是我学习的榜样,遥祝秋祺!
9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10-06 09:54:49
  一朵花,承载了唯美的记忆,爱一朵花,多情地爱,陈年至今,爱就是这样,生活始终在爱的氛围,没有什么不能入眼,没有什么不可以入文。芒花,我还真不认识,我花盲一个,慢慢读岚亮先生文,认识花,把花之魅拿来濡情一番,得认识滋味了,满足感在阅读里。问候岚亮先生时节快乐,日子如花。
10 楼        文友:岚亮        2020-10-06 19:20:45
  多谢怀才老师来访留评,芒花无语,虽在百花丛中没地位,却也有药用价值,可治半身不遂。它开花的时候,白茫茫的,一片凄凉的景象。但在那斤特殊的年代,居然看不到它开花的模样。有点感慨。祝老师金秋大吉!
共 11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