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柳岸•忆】雁叫声声(散文)

精品 【柳岸•忆】雁叫声声(散文)


作者:岚亮 举人,4590.8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65发表时间:2020-09-24 19:25:49

我在苦苦等待雪山之巅温暖的春天,等待高原冰雪融化之后归来的孤雁……
   ——刀郎《西海情歌》
  
   一
   一九八六年秋天,我从部队回到故乡一放下行囊,就到门前山上去看小叔。
   小叔的坟墓砌在一处从水云峰逶迤下来的缓坡上,后面是一坵牛角状的水田,前面是一坵方方正正的大水田。两田之间,凸起一长条的小土包。小土包上,趴着十几穴坟墓。有大的小的,有石砌的土盖的,有古老的新起的。小叔的是新坟,垒在土包北向的边沿。
   季节熟透了,浓霜几番反复,坟头上染满了凄凉。枯黄的茅草,黄绿相间的番薯藤叶,白茫茫的芒花,一片衰老的颜色。呜咽的西风从坟边的山道上呼啸而来,把路旁的翠竹苍松吹得簌簌作响,泛黄的竹叶和松针在天空中纷纷扬扬,仿佛是小叔从墓道里发出的哀号,又像是小叔的灵魂在回旋飘荡。
   我伫立在小叔的坟前,望着满目萧瑟的秋色,心头不停地在发颤。
   我不相信小叔已走向另一个荒寒的世界。
   小叔才四十七岁,他是那样的年轻,那样的健壮,那样的开朗,那样的有趣,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怎么就那么匆匆地跟我不辞而别了呢?
   我站在那儿哭了十几分钟,陪我哭的还有我的小婶。直到小婶的嗓子哭哑了,我们才踏着落叶回去。彼时,寂寥的天空飞过了一行南归的大雁,它们驮着一轮如血的残阳,嘎嘎地叫着,声声如诉如泣,仿佛是小叔对我发出的深情呼唤。
   望着且飞且近的雁阵,我似乎又看到了小叔熟悉的身影,似乎他又回到了我的身旁。
  
   二
   一个童年的烙印,犹如一枚鲜红的山楂果,时常在我记忆的河流里泛起。
   秋天,当垄上的稻田一片金黄,当湛蓝的天空传来雁叫声声,我和弟弟就会在每一个傍晚时分,来到村头的石拱桥上,像两只小燕子,朝枫叶似火的际堂岭上凝望。我们在等待。期待在飘飘洒洒的红叶雨中,那个令我们朝思暮想的人能如期从山岭上如飞而至,然后抱起我们在空中旋转。
   那人就是我小叔。小叔是个铁匠。每年元宵节一过,他就会到福建的光泽去打铁,雁叫声声了,他就会回家。秋天过后,便是大雪纷飞的季节。寒冷的冬天太漫长,但只要小叔一回来,我家的日子就会飘起诱人的菜香和酒香,温暖如春。
   我妈说,小叔是一个苦孩子。
   小叔四岁的时候,爷爷奶奶就去世了。他是由我爸我妈一手带大的,吃了不少的苦,因为爷爷走的那年,我爸还才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十四岁,他就跟着大峃牛塘的吴铁匠到福建学打铁去了。他小时候的模样,我没有一点印象。自从我能记事时,他已是一个十分英俊清朗的后生了。
   在我的记忆里,小叔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他长得并不魁梧,略显清瘦,臂力却大的惊人。我居住的柳溪别院的中堂,置有一个供后生们练武的“千斤石”。那个状似铜鼓的大青石,重达三百六十斤,平时很少有人能搬得动它。但在小叔眼里,就如同一团棉花,他扎下马步,略一运气,双手往大青石两边的耳孔一插,“嗨”地大喊一声,大青石就被他提到胸前,然后气定神闲地轻轻放下,面不改色心不跳。我亲眼见过他跟石鼓台的四豹叔掰手腕。四豹叔从小练武,号称无人敌,牛皮哄哄的。他一握住小叔的手,便使劲捏小叔的手掌,欲把小叔的手指捏碎。结果,小叔没事,四豹叔的手指反被小叔捏得咯咯作响,人当场就软了下去。所以,小叔一回家,我的胆气立马就豪壮起来。在我的心目中,小叔就是打虎英雄武松再世。
   小时候,我既所以喜欢小叔,是因为他的另一个绝活。小叔的手特别巧,是一个手艺高超的大铁匠,还会制作木偶。据说,从小他就对木偶情有独钟,不仅木偶做得好,还会扯。他制作的木偶,个个像模像样,串上线线,一拉一扯,就会摇头摇脑,会走会跳,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小叔给我做过不少的木偶,什么黑脸的张飞、红脸的关公、白脸的曹操,还有公主小姐丫寰什么的。每次,他一回家,我就缠着他给我修木偶。因为,平时一旦有空,我和小伙伴们就聚在一起瞎玩,折腾那些木偶,早就把木偶整得缺胳膊少腿了。每每,小叔对我都是有求必应。兴致好时,他会凑过来跟我们一起玩,时不时地扯上那么几声娇滳滴的小姐腔,逗得我们哈哈大笑。
   嘿,家有此叔,谁不喜欢。
  
   三
   阿妈说,我家里有两个酒老龙。
   跟小叔走得最近的,是弟弟。小叔嗜酒,一天两顿,一顿一壶,雷打不动。岁岁年年,小叔一回到家,皆是“三步曲”。先是从腰包拿出一叠厚厚的的钱,交给我妈。那是他一年打铁赚来的钱,我妈收好了,说是要存起来给他娶媳妇用。接着,他从帆布包里拿出一袋糖儿,分我一把,弟弟一把,剩下的分给院子里其他的小孩。然后就领着弟弟到水北的供销社去,未几,两人回来了。小叔拎着一只带耳朵的猪头,弟弟提酱油酸在他的屁股后面屁癫屁癫地跟着。
   回到家,弟弟拿着竹火棍坐在柴仓凳上往灶膛吹火烧火,小叔站在灶台上煮猪头热酒。很快,灶间就飘出猪头肉的香味。不须招呼,待猪头一煮熟,家里的客人便纷沓而至。他们都是小叔的发小,大家坐下就开吃开喝,一点都不见外。我妈也不见怪,她早就习惯了,小叔回家后的第一顿饭,大都如此。
   我妈说,小叔不容易,就爱喝个酒,随他吧。
   我弟弟五岁便跟小叔喝酒,七岁成了酒童,十岁就晋升为“酒小龙”。开始,我妈还管教他,可他异常顽皮,屡教不改,又有小叔护着,阿妈也无可奈何了。
   小叔和弟弟是家中的两只酒雁。
   每次我们到石拱桥上去等小叔,弟弟都会显得比我有耐心。夕阳西下了,暮色苍茫了,他总是不愿回家,他总是说,哥,咱们再等等吧,说不定再过一会,小叔就回来了。
   离家的小叔,是一只远在他乡漂泊的孤雁;家里的弟弟,也成了一只失魂落魄的孤雁。
   一年,小叔捎回家书,说那年生意特好,得要待到腊月才能回家。弟弟就天天盼着家门口池塘边上的腊梅能早点开放。因为腊梅开花了,腊月就到了。腊月到了,小叔就回来了。终于,有那么一天,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池塘边的腊梅开了,鲜艳的花蕾,在枝头点点红闪,像滴滴凝固的血。
   吃晚饭的时候,向来第一个上桌的弟弟不见了,大家遂去找。找遍整个院子,始终不见弟弟的影子。阿妈慌了,急得要哭。我突然灵光一闪,朝村头走去。果然,弟弟一个人,像一棵小树,站在石拱桥上,站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一动不动地朝山岭上观望,他在等叔叔。寒风萧萧,白雪飘零,他似乎一点也感觉不到冷。
   当时,我认为弟弟真傻。长大后,我终于明白:弟弟的心中装有一个春天,他的春天,就是小叔,对于一个拥有春天的人儿,冬天是不存在的。
  
   四
   我和小婶从门前山回到家,天色已黄昏。
   她家里来了客人,是她的姐姐。我管小婶的姐姐叫姨娘,很熟。前些年,她经常到小婶家来,一来就哭,一哭就哭个不止,哭得稀里哗啦,哭得我们头皮发麻、心惊胆战,哭得比当年哭塌长城的孟姜女还要悲伤。她姓孟,所以我在暗地里称她为孟姜女。她命苦啊,嫁给山上一户人家,姨夫是一个病秧子,膝下育有五个子女,日子过得凄凄惨惨,上顿不接下顿的。
   那时候,小婶的日子过得如春花般美好。小叔特会赚钱,家里富得流油。姨娘每来哭上一次,小婶就给她钱,姨娘哭得越伤心,小婶就给得越多。
   有道是世事无常。现在,乾坤颠倒了。姨夫有个亲戚是大华侨,把他的子女全带到外国经商去了,姨娘从一只苦命的乌鸡变成了一只会下金蛋的凤凰。小婶一看到姨娘,便放声大哭,哭得撕心裂肺,月暗星淡,秋风发抖。小叔走了,小婶沦为了孟姜女。是啊,小叔英年早逝,撇下三个年幼的孩子,以后的日子该咋过呀。
   小婶是水港人,小叔二十七岁那年,年方十九的小婶嫁给了小叔。小婶是个精明的人,人人都说小叔很会赚钱,不料结婚头一年,到了腊月小叔和弟弟从福建回家,一搜腰包,所剩无几,根本就不是她想象中的钞票成捆的那样。她遂找弟弟询问,说小叔是否把钱送给外地的相好了。弟弟那年才十五岁,傻不拉叽地说,哪有什么相好的,钱都被我们用来买酒喝了呗。小婶遂跟我妈哭。我妈说,这样吧,两个酒老龙凑在一起确实不行,明年让你侄儿跟他三姐夫去养蜂,你自己也跟着他叔到福建去,自个管着他。
   次年,小婶便与小叔一起去福建。两年后,小叔就在我家的水头田上建起了两间三层的洋房,木料都是从福建运来的,清一色的冷杉木,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羡煞个宝宝。
   小叔是八五年走的。他走的时候,年仅四十七岁。那是在老家舟浦,秋天的日子里,一直体壮如牛的小叔突然病倒了,不到一月,便驾鹤西去。据说,他走的时候,弟弟为他守了三天三夜的灵。三天三夜,弟弟没吃一口饭,也没有打过一个盹,就一直默默地守在小叔的灵前,陪他喝了三天三夜的酒,任何人前来劝说,皆置之不理。
   那年,我正在咸阳的底张弯当兵。记得那是一个雁叫声声的傍晚,遥远的故乡捎来了家书,父亲告诉我:小叔走了。那一刻,望着在彩霞里往南方飞去的大雁,我的心碎了,魂断了。
   我不是一个喜春悲秋之人。我爱秋天,爱它的金黄,爱它的芳香,爱它的成熟,爱它的深沉。但我就是见不得碧云天上的南飞雁,一听到风中传来大雁的歌声,我便异常的落寞惆怅。然而,我越不想见到它,却偏偏总是想起它。
   吊影分为千里雁,辞根散作九秋蓬。
   秋天又来了,我的耳蜗里,又是一片雁叫声声。
  

共 354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散文《雁叫声声》,用倒叙的方式讲述了“我”小叔的传奇故事。在自己的记忆深处,小叔是一个很有趣的人,是一个手艺高超的大铁匠,是打虎英雄武松再世,他也是一个酒老龙,很会打铁挣钱。小叔四岁的时候,爷爷奶奶就去世了,他是由我爸我妈一手带大的,吃了不少的苦。小叔英年早逝,他走的时候年仅四十七岁。记得那是一个雁叫声声的傍晚,遥远的故乡捎来了家书,告诉我小叔走了,撇下了三个年幼的孩子……小说用第一人称的写法,描述了一个个童年的烙印,犹如一枚枚鲜红的山楂果,时常在自己记忆的河流里泛起。文章构思巧妙,意境幽深,叙述流畅,掷地有声,故事真实感人,文笔娴熟自然,情感与情节相互交融,混为一体。文章采用诗意化的语言,如泣如诉,如歌如颂,既朴实又浪漫的文字,讲述了小叔带有传奇色彩的一生,以及作者的心灵感悟,字里行间满含着对小叔的感恩之情。叙事细腻生动,给读者塑造出了一个个活灵活现、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澄澈透明,扣人心扉,体现出了亲情的真诚、善良与美好,真是一篇难得的悼念性散文,值得读者细细品读。问候作者!力荐文友共赏。【编辑:安平静好君】【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926001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安平静好君        2020-09-24 19:27:02
  拜读佳作,问候岚亮老师!
2 楼        文友:安平静好君        2020-09-24 19:28:09
  欢迎您投稿柳岸花明社团!
   祝福写作快乐,万事如意。
   期待佳作连连,再次绽放柳岸!
3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9-24 20:34:28
  记忆里的,尤其是童年记忆里的,某个人,某段往事,多年后可能就变成了我们心头的一句诗,一些人,我适合“画船听雨眠”,将那些情绪一一滤过,读此文,仿佛那个小叔一下子跳出来,与之语,语尽是惆怅。怀才抱器拜读岚亮老师美文。
4 楼        文友:刘柳琴        2020-09-24 20:56:44
  欣赏岚亮老师精美的佳作,为佳作点赞!
敬请加入柳岸花明文友交流群QQ: 858852421
5 楼        文友:迎冬寒梅        2020-09-24 21:26:33
  哎。祝愿天堂的小叔没有病痛。安好相伴。
6 楼        文友:北方天马        2020-09-24 22:03:10
  与追逐花蜜关联上了,几篇整理一下,可以写成中或长篇。等待继续。
7 楼        文友:岚亮        2020-09-24 22:13:51
  谢谢安平安老师的雅编,辛苦了,遥握问好!
8 楼        文友:岚亮        2020-09-24 22:15:54
  柳岸花明社团,诗意的名字,有幸了。
9 楼        文友:岚亮        2020-09-24 22:19:45
  怀才兄长前来留评,让我不胜汗颜。我的家族是个苦难的家族,真不想去触碰那些伤心的往事,但又到雁叫声声了,难以自制。深谢兄长,祝兄秋祺。
10 楼        文友:岚亮        2020-09-24 22:21:16
  十分感谢刘柳琴老师的留言,向敬茶问好。
共 12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