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摆渡物语 >> 短篇 >> 微型小说 >> 【摆渡】飘飞的辫子(小小说)

绝品 【摆渡】飘飞的辫子(小小说)


作者:翠羽翎子 白丁,23.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517发表时间:2020-08-26 21:08:34
摘要:描写一个家族人性的善良与宽容。尽管他们深受历史的冲击,但良好的家风和传统品德依然世世代传了下来,并且他们巧妙地把这家风藏在辫子里,继而发扬下去。

【摆渡】飘飞的辫子(小小说)
   尽管是一场梦,却值得我铭记一生。因为,在所有的飞翔中,只有祖宗的辫子飞得令我惊心动魄。那时候我才六岁,和许多人一样终日活在梦里。
   辫子起飞的地方,是在一个沙岗上,是一阵“哐当哐当”的挖掘声,让天上顿时长满了人的手,大的小的、黑的白的手,这些手在风中起起落落、一张一合,然后又东倒西歪,但没有一只手可以一下子抓住这飘飞的辫子。
   “笨蛋,一条辫子都抓不住!”一个脖子上长着大肉球的人,举着镐头站在土坑里骂。他是我的邻居,生产队的队长,人们都叫他“肉球”。
   至今也不明白,七爷家的三儿哥是怎么冲进那“哐当”声中,跳过土坑、跳过“肉球”的。后来只见他纵身一跃,伸手一划拉就抓住了那条飘飞着的辫子。那一刻,他的手压过了许多人的手,压过了大的小的、黑的白的手。再后来,他就从沙岗上骨碌下去,蹚过一条河岔子,钻进了高粱地……
   可七爷说,三儿哥近来疯得厉害。因为富农成分被劝退学,想下地干活“肉球”不让,他又不愿在家闲着,为了挣钱,便去了邻村卖红薯。这事被“肉球”举报,七爷就戴上了高高的纸帽子游了半天街。从此三儿哥闷在屋里不见人,七爷拿棍子揍他,他却跑出屋,砸窗户、刨房顶,猪圈房一人多高,他“蹭”一下跳过去。
   我在梦里,梦里是分不出好歹的。当时我还为三儿哥鼓掌叫好儿:“跳得好!”
   其实高粱也在梦里,哗哗地吹着风,我找不见三儿哥。七爷埋怨我,在沙岗上我应当喊住三儿哥,否则失踪不了。我好象喊了,喊他回家。可七爷忘了,在梦里越是使劲喊,声音就越没有。
   记得那“哐当哐当”声也使劲喊了,所以才渐渐消失,也只有这声消失了,才有一块朽木忽然滚下沙岗,我截住它,截住了这个黑乎乎又满身刀痕的朽木。第一眼,我就认出了那两个蘑菇钉子,像两只眼睛,照七爷的话说,这应该就是祖宗的棺材板了。
   祖宗是晚清时候的县太爷,在这沙岗上住了快两百年了。沙岗是个好地方,柔软的细沙里除了有七彩的小石蛋儿,还有爬得很快的肉缩虫,祖宗当然喜欢这里。我倒在沙岗上,和祖宗的棺材板比个子,它比我高一头,于是我抠了坑,想把它重新埋起来,可它不愿再进土里,翘着脑袋,支棱着蘑菇钉子的大眼睛,望着我。然后,然后祖宗慢慢转过脸去,让我看他的长辫子。我用手摸摸,软乎乎的。可七爷偏说这辫子里藏了宝贝,很多的宝贝。
   七爷的话有时候是不可信的。他说自己背上也垂着一条辫子,蹲下让我看时却没有,有的是一块黑补丁,上面洒了一圈圈的白面,我一舔是咸的。七爷又说,这是辫子的眼泪,他帮人担水、起粪、驾马车,辫子累得哭了,哭完就隐身了。
   “你给他们要工分!买冰棍儿吃。”我和三儿哥都这么说。
   “混小子们,不许胡说!帮人干活哪能要工钱的?钱我有的是,一辈子花不完。”
   我和三儿哥要问钱在哪儿时,七爷又该说了,就藏在祖宗的辫子里。
   如今,藏着宝贝的辫子被三儿哥带进了高粱地里,高粱越发“哗啦啦”地响了,红浪头一个接一个,铺出老远,怕就怕它走远了,再也不认得家乡。
   “祖宗,带我去看你躺过的地方吧。”
   这时间,风从天上落下来,掉地上转个圈就飞起来了,我也像是飞了起来,飞到沙岗顶上,落在一个很大很大的土坑边沿。
   那个肉球队长是最先跳进坑里的,接着三个五个人就多了起来,他们拿着锹、镐、笤帚和簸箕一阵子忙活。眼尖的人首先发现坑里有个红色短管,他套在手指头上,摇晃起来嘟嘟转,十分好玩。一些酷似玻璃球的东西都捡到簸箕,准备交到公社。瓶瓶罐罐和蓝花碗一倒都是空的,他们就砸,一镐一个,稀里哗啦地碎。奇怪的是那些用白骨头别着,类似竹片的东西,上边有墨迹,竟不知道写些什么?“没用的东西就烧了它。”有人这么一喊,竹片就着起了大火,一大捆一大捆的,着了之后就噼里啪啦地响。肉球队长就哈哈大笑。
   我回家问七爷,竹片烧了咋那么响呢?七爷哭了,说那是医书。“这年头书也没啥用,不如多种点粮食吧。”
   七爷爱惜粮食,更爱火红火红的高粱穗子。秋收时,他总要早晚到高粱地走走,然后捡几粒高粱悻悻地回来。这时候,万万不可提起三儿哥的事。
   改革开放后,有了党的好政策,我承包了两百多亩地,扣大棚、种棉花,更不忘在七爷的坟前种几棵高粱。说来也神奇,每年,这高粱穗都吐得很长,太阳照几天,就火红火红的了。
   如果梦里的东西都是真的,或者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那么,这片高粱地里,一定有一个留着长辫子的七爷,也有一个抱着辫子滚到沙岗子底下的三儿哥。
   但是,有一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三儿哥果然从这片高粱地里走出来,也就是说,失踪多年的三儿哥回来了。
   “三儿哥,你过得咋样?”三儿哥打小就要面子,所以我尽力压低声音,也尽力憋住眼泪不让它流出来。
   三儿哥老了,黑瘦黑瘦的,从衣服外面都能看到肋骨和心跳。我给他一根玉溪,他说他抽旱烟,并迅速掏出烟纸卷了起来,说:“你闻闻,这味儿跟咱家的烟筒味儿一样,比你的玉溪好抽。”
   “三儿哥,这么多年你……”我终于憋不住,蹲地下哇哇大哭起来。
   “没事的,我这不挺好吗?也就付点苦卖卖力,挣钱哪有轻巧的啊?”三儿哥说着,一晃手让他的司机过来,并告诉我,这次回家主要是来扶贫的。
   “你扶谁的贫?我有这么多地,吃穿不愁,国家还补助。”
   “你咋就光想着自家的人呢?听说年迈的肉球队长病了,又没小辈人伺候,怪可怜的,毕竟乡邻乡亲的住着,怎么也得帮帮他呀?还有……”
   三儿哥说到这里,我忽然觉得七爷背上真的拖着一条长辫子,里面也真的藏着宝贝,只是外人看不见罢了。辫子,仿佛成了我们这个家族的记号,让一个疯掉的,又不知去向的三儿哥又回到家来,而且他的辫子刚刚长出,比不上祖宗的长,倒是亮光光的。我伸手捏了捏,攥住时,刚好露出手掌一个辫穗。想来,三儿哥扶完贫,这辫子也会飞起来,穿过大的小的、黑的白的手。
  
   (原创首发)

共 229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虚拟的案头(网络),摊开一篇真实的十分优秀的微小说。我的这种表述,完全是模拟作者这篇小说的写法——虚实结合。我很少被文字惊骇,此时,也不能不表示叹羡。 这篇小说,以一个梦境(虚写)最为开头,而且是一个五六岁孩童的梦,梦的惊心动魄之处在于,老祖宗的“辫子”飞了起来。之后,作者讲述了一个故事(虚实结合),在一个特殊的年代,私卖过白薯的三儿哥则抱着飞出来的老祖宗的鞭子“钻进高粱地里”。而我,也有与老祖宗的直接沟通,我想用沙子掩埋人们扒出来的棺材板、也幻想着对我微笑,“转过脸去,让我看他的长辫子”。接着,作者继续叙述人们“横扫四旧”时的情形,当过晚清县太爷的老祖宗的坟墓被挖掘,人们发现一些稀奇古怪的旧物,该拿走的拿走,该砸碎的砸碎,该焚烧的焚烧……(跳跃式叙事)。叙事中,作者几处巧妙地介绍“七爷”(他应该是老祖宗在现实中的化身),一个善良、宽厚、大度的老人,而他言谈举止中流露出来的这些优秀品质,恰巧是从老祖宗那里继承来的。最后,作者交代(写实),农村发生天翻地覆变化后,多年在外的三儿哥也回来了,我们应该关注的是,他回来的目的。他要“扶贫”,换而言之,就是要接“黑脸队长”的班,隐含着对曾经伤害过他们家族的人的宽容,也暗喻带领家乡农民脱贫致富的意愿。最妙的是,小说结尾又回到虚实相间的情景,“王家人都有辫子,里面都藏了宝贝”,不仅照应开头,也深化了主题,寓意着一种传统家风的继承与弘扬。 小说很美,语言生动准确,人物形象丰满,时代特点突出,艺术手法精妙,主题寓意深刻,是一篇难得的微小说,有许多值得学习和借鉴之处。能在如此短小篇章中包含那么多的容量,难能可贵,足见作者文笔老辣,擅长跳跃性叙事和虚实结合的写法。感谢作者赐稿摆渡,期待多出佳作,以飨读者。强烈推荐阅读。【摆渡物语编辑:沙漠孤月清】【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8290007】【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201009第0051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沙漠孤月清        2020-08-26 21:11:11
  格外成熟的文字,十分欣赏!
2 楼        文友:沙漠孤月清        2020-08-26 21:15:01
  这个“辫子”的寓意太好了!亦真亦幻的写法也吸引人。
3 楼        文友:赵淑敏        2020-08-26 23:45:18
  拜读,拜服。感谢赐稿摆渡物语社团。
做一个阳光的人,照亮自己的心,人生路上,坦然无惧!
4 楼        文友:梅楚酒        2020-08-27 07:35:09
  这个辫子,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拜读了!
在校学生。平生醉心古典文化,喜爱踏雪寻梅,愿铺地为桥,隐于烟雨青山;愿栽雪种字,匿于古籍诗词。
5 楼        文友:南国的红豆        2020-08-27 08:02:41
  初读时有些懵懵懂懂,读了沙默老师的精彩评语和点评,有不少的领悟。谢谢老师赐稿摆渡物语。
6 楼        文友:沙漠孤月清        2020-08-27 11:26:23
  红豆,她这叙事的风格,多少有些意识流的手法,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不过,看似随意,却是另有趣味,体现思维跳跃性,但却是连贯的。在虚实之间游移。阅读时可能有些障碍,但正是这种断续的叙事,让读者感知到了一种文学的回味美。
7 楼        文友:宇蓝        2020-08-30 12:25:43
  飘飞的辫子,实则是根本,是化解于人身的一种根本。需要一代一代的传承。
   拜读佳作。学习。
8 楼        文友:湘南一枝梅        2020-08-31 08:35:42
  确实好文字,亦真亦幻,回味无穷,只是这“辫子”到底什么寓意?是传统美德,还是顽固守旧,亦或几千来难以跳出的周而复始的历史定律?
我是一只快乐的候鸟,我用拍打日月并穿越闪电的翅膀,在万里长空尽情挥洒我飞翔的快乐……
9 楼        文友:湘南一枝梅        2020-08-31 08:42:30
  民初剪辫子,文革抓辫子,而文中飘飞的辫子,是家属传承还是对当今社会形态一种暗寓?
我是一只快乐的候鸟,我用拍打日月并穿越闪电的翅膀,在万里长空尽情挥洒我飞翔的快乐……
10 楼        文友:常青        2020-09-29 20:47:24
  有些没看懂,看了沙老师的按语才明白
共 16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