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影视戏曲 >> 【晓荷.情】人间真情(大型情感柳琴戏)

精品 【晓荷.情】人间真情(大型情感柳琴戏)


作者:江苏黄云峰 探花,18802.2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70发表时间:2020-08-24 14:50:15

人物表
   余天霞:女,22岁,大学毕业生。和咪咪是一个村的。刘国华女友。
   刘国华:男,26岁,大学毕业生。某养殖公司老总。
   田咪咪:女,23岁,高中毕业生。
   何二宝:男,24岁,某养殖公司司机。
   潘美佳:女,50岁,媒婆。
   钱生财:男,50岁,和顺公司老总。
   田母:女,47岁,咪咪母亲。
   刘母:女,49岁,国华母亲。
   余父:男,50岁,天霞父亲。
   吴根娣:女,48岁,天霞母亲。
   宋三梅:28来岁,农民。
   吴二巧:30岁,农民。
  
   第一场
  
   【蓝天,白云。
   【田野里碧绿的麦苗,灿烂的油菜花。
   【路两旁艳艳的桃花。
   【挂着鲜花的奥迪车组成的迎亲队伍,在乡村的路上向咪咪家行驶。
  
   刘国华:(内唱)——刘国华迎亲路上心难静——
  
   [何二宝和新郎刘国华上场。
  
   刘国华:(唱)想不到痴爱姑娘成泡影,
   我和那余天霞青梅竹马,
   不知道她为何突然绝情。
   老母亲非要我迎娶咪咪,
   她说她临终前要看亲成。
   她暗暗借了彩礼十八万,
   瞒着我偷偷就往田家送,
   看母亲病入膏肓心难受,
   为孝顺我只好遵从母命。
   何二宝:(笑嘻嘻)表哥,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怎么不高兴?看你心神不定的样子,有什么心事吧?
   刘国华:哪有什么心事。
   何二宝:表哥,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
   刘国华:看把你能的,你知道我想什么?
   何二宝:你在想天霞姐。
   刘国华:胡扯蛋!
   何二宝:表哥,说真的,你娶咪咪不娶天霞姐,我认为是犯了方向路线错误。
   刘国华:哦。
   何二宝:你看,天霞姐是医科大学生,你是农大畜牧系毕业,你会玩鸡,她能治病,你俩这是天作地合,互补互利啊!
   刘国华:你小子怎么说话的?我那是养殖公司,怎么是玩鸡!
   何二宝:你看,外行了不是。俺问你,俺这儿养鸟是不是叫玩鸟?养花是不是叫玩花?你养鸡不就是叫玩鸡吗?(调皮地笑着)你以为俺说你什么,想哪去了!
   刘国华:你小子门道不少嘛。
   何二宝:反正我认为,你跟天霞姐结婚,那才是天作地合。你为什么不和天霞姐结婚呢?
   刘国华:(感叹)唉——(白)
   春如旧,人空瘦,
   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何二宝:表哥,你这是孔夫子放屁——文气飕飕的,谁懂啊!
  
   【刘国华等人下。
  
   第二场
   【田咪咪家。
   【美发姑娘正在给田咪咪化新娘妆。
   【田母在一旁不断地瞎指点,美发姑娘很不高兴。
   【潘美佳上场。
  
   潘美佳:(数板)
   我叫潘美佳,
   今年四十八。
   口齿伶俐眼不花,
   人称江湖一枝花。
   察言观色游四方,
   天生我材是奇葩。
   东跑西奔忙说媒,
   能说会道捞钱花,捞钱花!
   (白)他奶奶的,我跑里跑外,腿都跑弯了,让他们田刘两家成了亲,他们两家才给我2千块钱,真他奶奶太抠门!
   田母:她姨来啦!
   潘美佳:来啦,来啦!刘家的彩礼都到账了吗?
   田母:到了,到了,18万8。彩礼不到,我也不让俺姑娘嫁到他家呀!
   咪咪:18万8的彩礼,在咱们这儿只能算是中等,咪咪要是跟和顺公司钱生财钱老板结婚,人家准备给三五十万呢。
   田母:她姨,咱们要这些彩礼不少了,又不是卖闺女?
   潘美佳:这说的是哪里话?花十几万把一个姑娘培养成大学生,容易吗?钱买不来爱情,但一点钱都不愿意花就想娶个媳妇儿,婚后帮他孝顺父母、生儿育女、厚待亲人,和睦邻里、操持家务……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哪家姑娘出嫁不是大要一把彩礼?你不要,人家还以为你姑娘有什么问题呢?
   田母:这倒也是。唉,她姨,你说刘国华那个养殖场真的有钱吗?
   潘美佳:我听说他那个养殖场日进斗金,现在虽说养殖业滑坡,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刘家肯定有钱。我说她表婶子,能要你就要,别不好意思。结婚前能挖一点是一点,结婚后你再想挖就挖不到了。你得为你将来养老和你儿子结婚考虑。
   田母:你说的也是,可是,人家该给的都给了,俺现在还能以什么理由再要?
   潘美佳:姑娘出嫁要彩礼的理由多着呢,你家请的暖嫁酒钱他们出了吗?
   田母:给了,三万块钱呢,过本过利。
   潘美佳:上轿礼呢?接亲时的上轿礼,你跟男方说了吗?
   田母:上轿礼?
   潘美佳:你不知道吗?别的地方作兴下轿礼,俺这儿作兴新娘上车得给上轿礼6千6百元,意思是一路顺。要这个钱,男方家没理由不给。他刘家钱拿来,你就让你姑娘跟姑爷走;钱不拿来,就不给女儿走。都到这个时候了,他刘家不拿钱来行吗?
   田母:对呀,这事我怎么忘了呢!这个钱不要白不要。反正是他家老辈出钱,要了钱,我女儿自己留在手里将来用也方便。
   咪咪:妈,刘国华要是这点钱都拿不出来,就不让他娶我。
   田母:不让他娶就拉倒啦?你的名誉怎么办?
   咪咪:他不给我好看,我也不给他好看!
  
   【咪咪家门口。
   【宋三梅和吴二巧提着塑料篮子上场。
  
   吴二巧:大姐,你也是去老刘家喝喜酒呀?
   宋三梅:是啊,喝过娘家喝婆家,你也喝连场?
   吴二巧:不来行吗?今天四家请酒,一家全出去喝酒了!
   宋三梅:现在人想钱想疯了,只要是熟悉人,见人就请。这个刘大妈,我跟她家没有拉过来往,她也来请。
   吴二巧:现如今不都是这样吗?婚丧喜庆、上学、生孩子,连母猪下崽都请,哪家不是挖空心思想点子捞钱。
   宋三梅:这个老太婆,我以为他们一个星期内还不把喜帖送完吗,所以在外打工躲了十五天,谁知刚回来,这个刘老太就把喜帖送来了。唉,这一年仅是随份子就是几万块,我们夫妻俩一年还不知道能挣几个钱,家底子钱花光了还不够。这不,到人家借钱来喝喜酒。
   吴二巧:借钱喝喜酒?
   宋三梅:是啊,既然请到了,乡里乡亲的,不来,面子上过不去。
   吴二巧:躲不掉,当然得来。不过,借钱喝喜酒,还落个人情,我才不傻呢。
   宋三梅:那怎么办?
   吴二巧:打白条。
   宋三梅:打白条?
   吴二巧:我不打白条,哪来钱喝酒?我这次给他们打个欠条,他们下次到我那儿也打欠条抵账嘛。
   宋三梅:这倒是个好办法!
  
   【何二宝在村头老远地方就放起了鞭炮。
   宋三梅:迎亲车来了,看看热闹去。
  
   【刘国华等人上。
   【潘美佳上前迎接新郎的车。
  
   潘美佳:我说新郎官,新娘子要我跟你们说,你得给上轿礼6千6百元,这是风俗,不给上轿礼,不吉利,新娘不能上车。
   刘国华:大姨,这件事她家应该提前说,现在突然要这个钱,我也没准备呀。
   潘美佳:这是王八屁股——规定,俺这个地方谁家不知道?还要说嘛?
   刘国华:大姨——(唱)
   为迎娶田咪咪倾尽全力,
   买新车盖新房又买首饰。
   老母亲把亲友钱都借遍,
   有的钱还是银行贷款的。
   现如今养殖场出现鸡瘟,
   正愁着没有钱买药治疫。
   来迎亲突然又要上轿礼,
   这让我上哪里再把钱集。
   潘美佳:没钱给上轿礼是吧?小伙子,田家有交代,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你马上打电话送上轿礼来,要不然你现在就和咪咪分手!
   刘国华:阿姨,我现在实在拿不出钱来,现在宾客都在等着了,您看能不能先把婚礼办了,回头我再把钱补上可以吗?
   潘美佳:(唱)
   稀奇稀奇真稀奇,
   结婚还有欠钱的。
   二话别说钱拿来,
   新人跟你去成亲。
   倘若不把钱拿来,
   哪儿来的回哪里。
   刘国华:非把上轿礼钱拿来才给接新娘?
   潘美佳:必须的!
   二傻:要是没钱呢?
   潘美佳:你说呢?
   刘国华:你问问新娘子,没带上轿礼,她还跟不跟我走?
   潘美佳:(向内喊)老嫂子,刘家没带上轿礼,可不可以接新娘子?
   田母:(内答)没钱不行,送钱过了中午也不行!这是俺这个地方的规矩,得图个吉利!不是我们田家故意为难他,他如果连上轿礼都拿不出来,让我怎么放心把女儿交给他?
   刘国华:既然这样,就不接了,让有钱的人来接吧。二宝,我们走!
  
   【刘国华说完,离开。
   【众人瞠目结舌。
   宋三梅:得了,看样子喜酒总算喝不成了。
   吴二巧:白条也不要打了,大姐,走人!
  
   第三场
   【桃花盛开,春意盎然。
   【余天霞正坐在桃花树下看书。
   【听到刘国华迎亲的鞭炮声,余天霞此时心里既烦躁,又难过,浮想联翩。
  
   【舞台闪出当年情景:音乐声起,幕后合唱:
  
   荷花出水一点红,
   不下雨来不刮风,
   打渔的哥哥你不要碰我,
   让我开花结莲蓬,
   打渔的哥哥也,
   你不要碰我,
   让我开花结莲蓬。
  
   【荷塘。
   【余天霞和刘国华坐在荷塘边赏荷。
  
   刘国华:老同学,上次鸡场出现的瘟病,多亏你救治及时,不然,那真是全军覆没,要损失几十万。说真的,我不知怎么感谢你才好。
   余天霞含蓄地说:想感谢吗?
   刘国华:当然想啦!你说,想要什么?
   余天霞:只要一样东西。
   刘国华:只要我能做到的,别说一样,就是一百样,我也答应。
   余天霞:说话算数?
   刘国华: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
   余天霞:好,那就,把你——永远给我吧。
  
   【迎亲的鞭炮声再度响起,拉回了余天霞的回忆。
  
   余天霞:(唱)
   鞭炮声闹得我心烦意乱,
   想起了以往事好不悲哀。
   我和那国华哥青梅竹马,
   实指望牵手到老不分开。
   谁料想老天爷偏要作对,
   一场病逼我俩劳燕分飞。
   我岂能为自己拖累爱人,
   我必须和国华断了往来。
  
   【刘国华和二宝来到桃园。
   【余天霞看到刘国华的突然到来,非常惊讶。
  
   刘国华:(唱)
   看到那心爱人就在桃园,
   心里头万般话无法开言。
   悔不该尊母命离她而去,
   现如今再求她有何脸面?
   余天霞:(唱)
   心上人突然间来到桃园,
   天霞我想上前却难上前。
   不上前往日情缘难割舍,
   想上前又怕月老红线牵。
  
   刘国华:天霞——
   余天霞:你不是去田家迎亲吗?怎么来这儿了?
   何二宝:天霞姐,表哥想接你去成亲。
   余天霞:这怎么可以呢!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不会跟你表哥结婚的。你们赶紧回去,不然新娘子要等急了。大喜的日子,你们跑这儿来让新娘久等,成何体统!
   何二宝:天霞姐,表哥跟咪咪闹翻了。
   余天霞:闹翻了?怎么回事?
   何二宝:咪咪家要彩礼没完没了,表哥一气之下就不接咪咪了。
   余天霞:哦,你结不成婚就来找我,国华,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刘国华:天霞,我——
   余天霞:什么都别说了,快回去想办法跟咪咪举办婚礼。
   刘国华:我——
   余天霞:没钱是吧,还需要多少,我去家给你取去。
   刘国华:天霞,这不是钱的事......
   余天霞:你们走吧,我不舒……
  
   【余天霞“服”字未说完,突然晕厥过去。
  
   刘国华:(吓了一跳,一把抱住余天霞)天霞,天霞,你怎么啦——
   何二宝:表哥,别喊了,赶紧送医院!
  
   第四场
   【咪咪家。
   【咪咪听说刘国华走了,大怒。
  
   咪咪:他肯定去找余天霞了,他本来心就没死!我得去找他!
   田母:找什么找!死了胡屠户,还能连毛吃猪呀。
   潘美佳:他刘国华也太不是玩意儿,为一点上轿礼连媳妇都不要了,他还是个人吗!九十九拜都拜了,这一拜他答应不就得了。
   田母:我就知道他不是好东西!他一家都搜抠。尤其是那个刘老妈妈。
   咪咪:妈,你也不该横生幺蛾子,非要什么上轿礼,如今事情搞成这样,怎么收拾?
   田母:不就是想为你弟弟多要点彩礼,好给他找媳妇嘛。
   咪咪:你这不是卖我吗?你这样死要彩礼,让人知道了,谁今后还敢娶我?我今后怎么嫁人?
   田母:刘国华不娶,想娶你人排着队呢。俺这么漂亮的姑娘还怕嫁不出去?
   潘美佳:就是呢,咪咪,跟你说吧,和顺公司钱老板就迷着你了,他早就托我来提亲,我看他是个离婚的,家里还有个儿子,当时我怕你不答应,就没敢提,现在如果你答应还不晚。
   咪咪:你说那个老板我知道。他都五六十岁了,比我妈还大,我怎么能嫁给这样人?再说了,让我给他续房,进门就当妈,亏他想得美!

共 10139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作者这篇柳琴戏讲述了刘国华敢于坚持爱情,违母命退了媒妁之言说合的对象田咪咪,大胆执着的追求志同道合的女朋友余天霞。当得知余天霞身患白血病,他不辞辛苦地找到余天霞的生母吴根娣,后经吴根娣、田咪咪的共同努力,余天霞的生父钱生财终于愿意出面验血配型,并且出钱医治好余天霞。最终,刘国华和余天霞一对患难情侣喜结连理,收获爱情。戏曲词调抑扬顿挫,韵律节奏感十足,充满了浓郁的地方色彩和生活气息。塑造人物形象个性鲜明,读来令人印象深刻。学习欣赏老师戏曲佳作,力荐赏读。【编辑:萧垦】【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00829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萧垦        2020-08-24 14:51:18
  感谢老师支持晓荷,创作愉快,期待更多精彩。
2 楼        文友:何叶        2020-08-24 15:08:37
  学习温暖有真情的佳作,感谢老师支持社团。问好!
年轻随便折腾,摔个跟头又何妨?
3 楼        文友:江苏黄云峰        2020-08-24 16:19:42
  谢谢编辑厚爱!
编辑、记者、作家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