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东北风情 >> 短篇 >> 江山散文 >> 【东北】老朱(散文)

编辑推荐 【东北】老朱(散文)


作者:庄忠强 童生,734.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206发表时间:2019-12-04 10:16:57


   大概是2009年的深秋,我所在的国企的分厂要派一个人去辽西的绥中出趟差,说是新买的设备出了一点故障,先是电器问题,又说是机诫也有点毛病,辽西这个用户是单位新开发的大客户,马虎不得!单位领导下了一点决心,让我和老朱一起完成任务,我负责电器,老朱负责机诫。我们俩准备了该准备的物件,因为下汽车还有一段路程,第二天清晨我们一大早就出发了……
   老朱长我十来岁,老六八,中等个子,不算魁梧,走起路来胳臂摆得很长,还不到六十,牙都掉一半了。是一位非常求真的人,凡是都要搞得清楚,有点求精益求精的精神,这一点颇得领导的赏识。其实,老朱也当过领导,坐办公室,是综合办的头,后来企业缩减编制,老朱主动下来到一线当了一名技术工人,虚心向师傅们请教,不到半年学会活塞式压缩机的维修。那时活塞压缩机还有一定的市场,老朱快五十岁的人了,可见老朱的专研精神,学会了设备维修,老朱去千里之遥大庆住寨。
   九十年代售后,我去了几次大庆,和老朱见过几回面,我还清楚的记得,老朱还跟我半开玩笑地说:“住大庆点就仨人,一个是经理,一个是副经理,他是支部书记!”让我印象很深,离厂千里之外,无人监督,还有组织生活,我的心一下子变得暖暖的。还有一次去大庆,正赶上老朱儿子高考,需要报志愿,老朱心急火燎地要赶夜车回沈阳,我看老朱不停地拨打长途电话,声音很大,虽然只听到只言片语,但从老朱的表情里,我看到了老朱深深的父爱……
   再次见到老朱的时候,已经是2006年,老朱从遥远的大庆又回到了沈城。这时企业早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我们的企业从市中心搬迁到了经济技术开发区,那时搞土地置换,东搬西建,就是把市中心值钱的土地搞开发,再在开发区建立新的厂房,也许这样做是对的,可是国有资产的流失是巨大的,甚至不可估量。其实,我所在的国企早已资不抵债了,病入膏肓,人心慌慌,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都拖欠,工资低得可怜。可我所在的分厂独立核算,引进了德国和意大利技术,效益还算不错。
   老朱见到我还是很热情,老朱健谈说:“没想到他这么大岁数还有人能接收!”其实,接收老朱一半是老朱专研技术,更主要是同情老朱。其实国企不同私企,一切从利益出发,还是讲一点人情味的,但是孬种也是不要的。我从同事嘴里听到了老朱的一些信息,那时老朱遇到的人生的大不幸,唯一的孩子,正当人生的豆蔻年华的儿子,却患尿毒症离开了人世,我真不知道老朱怎样熬过那段痛苦的日子的。我们同事间尽量不在老朱面前谈孩子,怕老朱伤心。可是老朱不由自主自己却谈起孩子说;“没给儿子治好病,是他人生最大的失败!”每当这时我看到老朱眼里含着泪花。老怕丧子,少怕丧妻!也许老朱太想自己的儿子了!
   我和老朱赶了五个多小时的汽车,到绥中已是下午一点了,肚子饿了,老朱又有低血糖,我们赶紧在火车站前要了锅烙和羊汤,我每次去辽西公出我都愿意吃锅烙羊汤实惠。待我们俩到厂区天都帮黑了,深秋的天气短,我们俩匆匆看了一下设备,问题还不是特别大,主要是漏油,老朱紧急把问题处理一下。待我们从山上的厂区往下走,老朱还和我们分厂的管销售的新任年轻厂长俩人还在电话里因技术的一些问题将了起来,两个人都是特较真的人,长途电话费用是很贵的,没有办法两人倔强到一起了。我们一起在厂家吃了工作餐,我到这家工厂售后已经好几次了,这家公司在我厂买的第一台螺杆压缩机就是我开的机,那时,我结识了一位姓苏的经理,那时他主管生产,酒桌上他说他不能喝酒,还是敬了我一杯酒。一个壮壮的辽西汉子,是个很实在的人。当我打听他的近况时,一位工作人员说:“苏经理早已去世了,患了癌症,老婆不给拿钱治病,死的挺惨的自己在家自杀的!”英年早逝,世事无常啊!
   第二天,我们又到厂区对设备进行了精心的维护,直到用户满意后又驱车到另一处工地去维修设备,刚到山边就听到猛犬的叫声,这里有好几只藏奥看家护院。我抓紧对对设备的电气故障进行了排除,这时的老朱略显轻松,一边和我一起检验设备,一边唠起了家常:“企业转制后可以拿到一笔钱回家养老了,还有劳保也知足了。”经过几个小时的运行,设备状态良好。晚上老朱有点兴奋,非要喝点,老朱说:“身体大不如从前了,那方面的功能也没了,人不服老不行啊!”我不知道怎样安慰老朱,我知道老朱有高血压,每天吃好几种降压药,本来我也不是善谈的人。回到厂子后,老朱很快填好了报销的票子。企业转制没有想象得那么快,老朱退休了。
   后来企业又折腾了几年,闹得人心慌慌,那时我负责分厂工会工作,到总厂会议室开了多次会议,一直也没有一个准信,到了2011年过了春节,企业已开不出工资了!不得已在朋友的帮助下,我在浑南应聘了一家民企的质量管理,一干就是近五年。2012年所在的国企企业终于有了说法,三十年工龄可以内部退休,我办理了内部退休。
   2005年深秋,我又在浑南这家民企下岗,又经历了我人生的寒冬,2016年春天,我又在开发区的一家民企找了一份质检工作,负责全公司成品检验,压力山大,可是为了生存啊!这一干又是二年多,2018年的1月因为和顶头上司技术质检副总在工作上闹了分歧,我再一次下岗!临近春节,回忆自己走过的路,让我百感交集!
   2018年3月我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找了一份绿化的工作,这个工作让从未干过体力活的我每天;累个半死,我从体重一百三十多斤骤降到一百一十六斤,好像病了一场。2018年9月底,在一位好友力荐下,我又回到这家民企干了不到三月的质检工作后再次下岗,一切就是这么突然,也这么自然,想在民企混明白是太不容易了……去年底身体出现了一些小问题,健康向我敲响了警钟……
   今年春天来到时候,我都没有工作欲望了,特不喜欢被人指手画脚了,好在退休的脚步越来越近了!春夏之交一天,我接到一位在国企工作时要好的工程师的电话,要和我相聚一下,推杯换盏之间,我问起了老朱。
   “你还不知道?老朱早化了!”“化了?”我惊诧地问。“嗨!”工程师好友长叹一声:“老朱没了!”“谁去送的丧啊!”我急切地问。“能有谁呀,以前大庆点的经理和厂销售的几个人!老朱较真得很,跟自己侄子也不来往了”工程师好友答道。啊想起老朱的模样,我的眼泪都要快下来了!自从国企转制,我和老朱也有近十年没有见面了,偶尔在网上聊聊,也是聊几句,他的网名是洪哥,得到的却是老朱的死讯。
   其实,人生之路也是蛮艰难的,可是放开就好,不要太强迫自己了,努力就好!我又想起了要强、上进、较真的老朱!但愿天堂里他一切安好!

共 259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编者按:在我眼里,老朱是做人的榜样,从他的人品上看出了他朴实的一面:老朱是一位非常求真的人,凡是都有精益求精的精神;老朱有一种专研精神;老朱对家庭有一种担当精神。从老朱身上看到了社会的变迁,看到了国企的变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语言朴实,很有风格,推荐阅读!【东北风情编辑:老笨熊李春胜】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庄忠强        2019-12-07 12:10:16
  感谢李老师辛勤付出!您辛苦啦!远握!祝好!祝东北社团越办越好!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