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八一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八一】救灾(小说·家园)

精品 【八一】救灾(小说·家园)


作者:李叔德 布衣,120.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486发表时间:2019-12-01 12:02:15
摘要:“有也要,没得也要!”金书记陡然变得十分严厉,“你听着,这就是抗灾,这就是救灾!”

【八一】救灾(小说·家园)
   魏章写了十四年材料,上个月被任命为县宣传部副部长。
   对于他的升擢,同事们都感叹说“十四年的媳妇总算熬成了婆。谁都知道,全县历年来重大会议的重要文件都是魏章一手起草,各位县长的工作报告都由魏章捉刀代笔。有次开畜牧业发展会议,主持人头天晚上找他,隔天早晨他就拿出厚厚一叠“总结报告”,母羊若干,母猪若干,饲料来源,草场面积,加工潜力,销售渠道……一清二楚,井井有条,如同变魔术似的。魏章的通讯报道尤其出色,写稿见报率达百分之七十,其中三分之一发在头版;头版中又有二分之一是头题。这样的神笔,谁还敢不服气呢?
   魏章正式上任的前一天,本县部分地区暴雨倾盆,山洪汹涌,灾情严重。从前写材料,都是“转手货”,免不了添枝加叶润润色;如今既当了副部长,工作得扎实点。魏章决定亲自到灾区摸摸情况,然后赶写一篇“灾区人民立壮志,大灾夺取大丰收”的专题报道。据他的经验,这类稿件几乎百发百中,而且毫无疑问登在头版。
   碰巧,民政局李局长要到灾区视察,魏章便搭车同往。
   他们乘坐的一辆深黄色的面包车,恰如一块焦香可口的面包。当它在山林间疾驶时,又像一只奔逐的野兔。
   李局长与司机并排而坐,他五十左右,胡须刮得精光,宽阔丰满的腮帮一览无余。总是笑呵呵地瞅着前方,似乎随时有喜事自天而降。
   与红光焕发的局长相比,魏章就显得太缺乏丰采,他脸色苍白,瘦骨嶙峋,戴着副眼睛,细细的膝盖上搁着黑色公文夹。(而不是像局长那样端着“牡丹”牌保温杯。)因为身躯没有重量,弹性极强的垫椅常常把他抛得老高,使他一只手始终抓牢前排靠背,不敢稍有松懈。
   民政局秘书缩在车尾。他皮肤细嫩,胡须稀少,猜不出是三十岁还是五十岁,也看不出他对自己满意还是不满意。此刻他把臀部扭来挪去,想找个最佳姿态躺躺,养精蓄锐。因为一到目的地他就是个大忙人了。“李局长,听说郭县长也要来?”魏章探身搭讪道。口气怯怯的,还不大习惯于新身份。
   “是他管我,可不是我管他!”局长摸摸光滑的下巴,略为俏皮地回答,深沉的胸音在车内嗡嗡作响,使人想起舞台上包文拯的唱腔。
   “抽烟么?”
   “嗨,你还搞空气污染哪!”
   这话兼“科学性”“进攻性”于一身,叫递烟的人好不尴尬。魏章的文章全是纸烟熏出来的,现在不专门写材料了,烟瘾却没有随着离去。他捏捏饱满的烟卷,咽了口涎水,只好收起非份之想。
   面包车爬过几道山脊,驶进灾区。
   道路上渐渐出现洪水冲过的痕迹:呈波浪形排列的草根树叶,东一堆西一处的卵石淤泥。低洼地残留着浑黄的渍水,稻田被深沟割裂得破碎不堪。
   魏章盯住前方某一点,“啊”地叫了一声。
   李局长扭过脖项,投来询问的目光。秘书也被惊醒,张惶四顾。
   前方有片宽广的平坝。坝边出现一长溜倒塌的民房,远远望去,跟碎鸡蛋壳一样。
   说也荒唐,魏章描写了多少次农村,却从没下过乡,最多到附近郊区转转。并不是他懒于跋涉,而是无力飞出文山会海。在他的想象中,农村应该是“朝气蓬勃,日新月异,春暖花开,莺歌燕舞”。猛一瞥见洪水劫后的惨景,不禁又惊讶又痛心。
   公路转个弯,紧贴着被毁坏的村庄插过。
   “乱弹琴!”局长突然变得怒气冲冲。
   废墟中,露出个简陋的窝棚,四周堆着零星杂物。一对中年夫妇正“嗨哟嗨哟”抬着根湿漉漉的树干。几个小孩在空场上追逐嬉闹。
   魏章莫名其妙,不知说谁“乱弹琴”?
   秘书凑上来解释说:“县委决定:低洼地一律不准重新盖房,要盖都只能在坡地上。”他指指那对夫妇,“他们又在旧址建房,真是乱弹琴!”
   “下去劝阻劝阻吧!”魏章建议,“还可以慰问一下,表示政府的关怀。”
   “哦,哦!”秘书望望局长。一般的程序是:先由局长下命令给他,再由他通知司机停车。
   “甭啦!”局长双眼早已射向远方,“离灾区中心还远哩!到公社再说。”
   面包车如野兔般轻盈而快活地奔驰而去,眨眼把平坝甩在老后面。魏章满怀同情地注视着那些瓦砾砖堆消失在丛林中,内疚地叹了口气。
  
   二
   公社机关在山坳里,是一座各部分都扩大了的四合院。两株枝叶茂密的老槐树俯瞰大门,挡住阳光,散发出植物的清香,对客人夹道欢迎。
   顺序有了改变。秘书最先跨出车门,昂然在前引路;副部长不早不迟,仍旧居中;局长则最后亮相,以示稳重庄严。
   院内静悄悄的。小鸟成群结队,啁啾逗闹。秘书一声吆喝,鸟群“轰”地飞遁,犹如飘起一团烟雾。
   不知哪儿钻出个小伙子,殷勤地将贵宾迎入客厅。年轻人亮眸圆脸,两腮红润,表情天真活泼,四肢修长矫健。魏章马上想到:这家伙完全应该派到抗灾自救第一线去。接待工作用个姑娘岂非更为合适?
   “全部下去了,一个也不剩。”小伙子掏出高级香烟娴熟地撒开,“本来金书记坐镇指挥,可今儿天没亮就到红光大队去了。临走时交代:早饭给他留着。说不定就要回来。”
   局长见没有相应级别的主人接待,扫兴地朝沙发上一沉,对伸到鼻尖下的香烟摆摆手。魏章却再也经不住巨大的诱惑,迫不及待地把烟噙在嘴里,“噗”地点燃。
   局长无事找事地拍拍沙发扶手:“这角度不对呀,坐久了脊梁骨会酸疼的。”
   “嘿嘿,本地产品,土法上马。”男招待笑嘻嘻端上茶盘,“金书记又要赶时髦,又舍不得票子,请了几个农村木匠,扯了几丈塑料布。”
   “你们金书记是吝啬鬼,石头缝里也巴望抠出钱角子来。”李局长笑道。
   “穷人有穷法啊!”门口出现一个壮汉,黑脸黑膀红背心,正是公社金书记。
   局长把二郎胯子彼此换了个位置,“他妈的,幸亏都没说你坏话。下面——怎么样?”
   金书记不明白魏章的身份,朝他礼貌地点点头,回答道:“田毁了,屋塌了,全给龙王爷交了税。阿弥陀佛,总算没死人。”他的语调轻松愉快,跟内容极不相称。这是个穷公社,往常要救济的,所以金书记和李局长是老熟人。
   秘书起身为魏章作了介绍。一白一黑两只手松松地握了握。副部长和公社书记年龄差不多,都三十七、八岁。不过一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一个打着赤脚,粗鲁洒脱。
   “金书记,能详细谈谈吗?”魏章寒喧完毕,拘谨地问道。他极想模仿李局长,潇洒随便,却无论如何做不到,一开口就是干巴巴的官腔。
   “哪方面?”金书记挨着李局长坐下,胸有成竹。
   “灾情规模,损失程度,抗灾救灾措施,社员们情绪、要求……”魏章习惯地掏出笔记本,如数家珍。
   金书记笑笑,不慌不忙正待开腔,李局长将手一摆,“这些杂七杂八开会时再扯吧,当务之急——”
   金书记早瞅见局长的手绢儿正在额头上来回运动,便把大手一拍,响亮地说:“送风解暑!”他跑到墙角——那儿有一台落地式摇头大电扇,用塑料薄膜罩着。
   魏章的笔尖在笔记本上画了两个圆圈,怏怏地停下了。
   室内出现一股凉爽的风。它从左墙角开始,慢慢吹过沙发、茶几、秘书、空沙发、魏章、茶几、李局长。并且,它没有照人们预料的那样转头,却一股劲儿对准李局长呼呼地猛吹。
   金书记骂了一句,“连这家伙也晓得谁的官儿大,专泅上水。”一面去找钳子搬手修理故障。
   李局长在风叶中精神大振、兴致勃勃地说道:“如今这电扇没啥意思,在京戏里,扇子的学问可大着哩!”
   魏章愁眉苦脸地听着,又不便插话。
   “扇子怎么拿,怎么摇,都有一定之规。得符合人物身份。例如老生,扇子一般在身后拍背,表示老谋深算;小生呢,则在胸前轻摇,显得风流倜傥。花旦呢,扇儿则离身总有一段距离,好比蝴蝶张着翅膀,衬托她的活泼可爱;至于媒婆,一把大蒲扇使劲在腿上拍打,突出她的滑稽可笑。哈哈哈哈!”
   “唉呀呀!”一向自视才气甚高的副部长魏章惊讶地睁大眼睛,“您真渊博呐!”
   “局长对戏剧一向有研究。”秘书凑趣道。
   “好了!”金书记在电扇背后叫了一声。
   清风徐来,果然一视同仁,毫无疏漏。
   “看来谄上病也是治得好的!”李局长说,“小金你就是个马屁精!”
   魏章吓了一跳,这太令人难堪了。谁知金书记伸出两根粗指:“别看你是老革命,我也敢告您个诬陷罪!”
   两人一起大笑起来。
   魏章松了口气,很想插嘴讲个笑话儿,绞尽脑汁也没寻一个合适的。最后只好公事公办地说:“金书记,到遭灾最重的大队去瞧瞧吧?”
   金书记迅速扫了局长一眼,果断地说:“不必了。我已经通知红光大队几个支委,过会儿他们就来了。”
   “那怎么行!”魏章发了急,“人家忙得不得了!”
   “他们忙十天十夜,抵不上咱们局长嘴唇一动。”金书记意味深长地说,“魏部长,红光大队杨支书您们可得宣传宣传哪!”
   “什么事迹?”魏章打开笔记本。
   “警报一响,他组织全队转移、搬物什。为救人,脚踝子被砸伤,肿得像冬瓜,八成骨折。他还要拄个树丫子四野跑,谁也劝不住。自个儿三间房子,除了抢出几个人,连把洗锅刷子也没剩下。”
   “了不起!了不起!”魏章的笔尖在本子上龙飞凤舞,总算盼到用武的时刻。
   “这不,他们来了。”
  
   三
   除了杨支书五十开外,其他几位支委都很年轻。其中一个嘴唇周围光光的,活像个中学生,大概是团支部书记。魏章心想:过会儿单独找他谈谈。年轻人肯讲,也敢讲。
   “红光大队共五个小队,一百六十二户人家,四百七十三口人。水田三百另六亩,旱田——”
   “背书啦!”金书记打断杨支书的开场白,“我们又不是查帐的,着重谈谈灾情吧!”
   杨支书抹抹布满皱纹的脸,灰白脑袋一个劲儿晃,叹息道:“还值得一讲?眼看到手的庄稼,全冲到东海喂王八去了。您们待会儿瞧瞧,精光一片,就像——”他打了个很粗俗的比方,叫魏章听了脸红。他在本子上记着:党支部书记,老带头人。眉毛浓黑,骨颧突出,虽然有些悲观,但很关心群众。注意:强调他在灾难面前不低头的革命英雄气概。
   “眼下最缺的是什么?”金书记提醒道。
   “房子!房子!”几个年轻支委同时叫起来,“整个大队只剩下十六个好房,三十一户危房,其余都塌了,一堆破瓦块。蜷在窝棚里,上晒下蒸,热得要死,恨不能扒层皮图个凉快!”
   “窝棚住久了,瘟疫会流传。”杨支书慢吞吞地说,“支部的打算是:年关以前再怎么也得消灭无房户,不留一个窝棚。当然,除了我们自个儿豁出老命,国家和公社也得舍几个。”
   魏章将最后两句话没记,打了六个点点。
   金书记厚唇嘴刚一“吧嗒”,又被杨支书抢过话头:“你别怕,”我知道你是个算盘精!去年没遇灾,我红光不找你讨颗芝麻!眼下是过刀尖闯火海的关口;你夹屎夹尿的可不行!公社五金厂、糖果加工厂、面粉厂、砖瓦厂都得先垫上几个。你不好启齿,我凭这张厚脸求去!”
   魏章的笔尖在空中划来划去,落不到纸面上,这老头是个“伸手派”呀!
   “啥阵势我心里有数,”杨支书瞅了瞅客人手中的笔,满不在乎地站起来,从茶几上抓起那包高级香烟给自己的部属每人甩去一支。又朝魏章和李局长掷过两支。也没问对方抽不抽,大概他认为不抽烟的人不能称为男人。“塌房户分四种情况:一类是煤矿的家属,得找他们工会联系联系。工会这时不出面,要它屁用!二类是国家职工家属,得找他们的男人都能评上福利金的。三类是抢了不少物资出来的户,这类大多数劳力强,恢复能力快。四类是被大水冲了个光打光,变成无产阶级的户。他们是救灾中重点。若是平均去照顾,神仙也忙不过来。”
   魏章唰唰记着,手腕都发酸了:党支部发挥坚强堡垒作用,救灾有谱,抗灾有方。下面要引导他谈谈生产自救措施。
   “盖房子,是百年大计,”老支部书记仍是那平板沉稳的语调,“不能将就,不能凑合。我这几夜思量,妈的,一不做二不休,盖楼房!”
   在座的都傻乎乎地你望我,我望你,以为耳朵听错了。魏章写下四个字:豪言壮语!
   “这话听起来玄乎,”老头儿揉揉眼,好像瞌睡得不得了,“扳着指头一算计乖乖的,比盖平房还节约。”
   “节约什么呢?”魏章如获至宝,喜滋滋问道;一面在本子上写:重点!更新更美图画。
   “省料,省钱,省地皮。”老头儿出人意料打了个大呵欠,“一间房子只要十二块水泥预制板,加上油毛毡,也不过三百来块钱。若楼上楼下面积一起算,就更便宜了。平房呢,三间房少说也得一千五六。”
   众人轰动了,纷纷交头接耳,计算一块预制板到底要多少钢筋多少水泥多少人工多少沙方石方。魏章记下:要落实,要准确。
   “咱们上葛洲坝工地打临工行不行?”团支部书记尖声发问。他年轻,对盖房不感兴趣。“我姐夫捎信来,那儿差的是人。”

共 796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篇极具有讽刺意味的官场小说。魏章在县里是写材料的高手,深受领导的器重。他文采斐然,会加工润色,文章见报率高,但那仅是纸上谈兵,粉饰太平,假大空,写乡村可他并没有到乡下去看过,只是想当然,认为乡村应该是日新月异、繁华富裕的景象。当上宣传部副部长之后,正遇上本县的部分山区山洪暴发,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一心想为百姓干点实事,想凭借这次受灾写一篇“灾区人民立壮志,大灾夺取大丰收”激情飞扬的专题报道,讴歌灾区人民战天斗地的精神。他和民政局的李局长一同前往,看到沿途被毁坏的村庄,他心中既惊讶又心疼。却发现李局长深谙为官之道,和下面的官儿金书记打成一片,两个人有说有笑,一唱一和,说是调查灾情,并没有到受灾最严重的地方去看一眼,只是坐在办公室里吹着电扇,听听下面人员的汇报。然后,金书记摆了一桌好酒好菜盛情招待了一番,好伸手向上面要救济物质,李局长一边假装责怪一边入席,魏章很看不惯李局长这种救灾吃灾的作派,但又不得不和他们“同流合污”,不然别人会说他装模作样。经过这件事之后,魏副部长慢慢地习惯了自己的官职,再也写不出高质量的稿件。小说以“救灾”为线索,结构严谨,张弛有度,人物形象突出,个性鲜明,有力鞭挞了以李局长为首的为官者假公济私、不关心农民疾苦,不深入实际了解情况,人浮于世,敷衍塞责,高高在上,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形象。值得细品,倾力推荐!【编辑:阿巧】【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1201001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阿巧        2019-12-01 12:09:31
  作者具有较强的语言驾驭能力,功底深厚。小说构思巧妙,结构紧凑,节奏把握得恰到好处,人物形象塑造得栩栩如生,具有强烈的讽刺意味,给人启迪,引人深思。
阿巧
2 楼        文友:阿巧        2019-12-01 12:12:05
  欣赏学习老师的精彩小说!祝愿老师佳作不断!
阿巧
3 楼        文友:闲妹        2019-12-01 20:34:25
  作者人物刻画维妙维肖,心理活动了描写精彩,祝贺加精!
闲妹
4 楼        文友:尚思华        2019-12-02 12:26:32
  李老师小说语言很有特色,受益匪浅。
尚思华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