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东北风情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东北】怨气的发泄(小说)

编辑推荐 【东北】怨气的发泄(小说)


作者:望见马克 白丁,8.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878发表时间:2019-10-07 19:59:54
摘要:高等院校不是一方净土。校长仰仗着校长负责制的尚方宝剑,随意提拔人选惹出了事端。看怎么收场吧?


   期末考试完成,一个学年结束了。
   上午中层干部会上办公室主任宣读任命。校长班晓章任命汪梅任聋哑学院副院长。消息像一个晴天滚雷,霎时间传遍了学校的各个角落。
   中午吃饭时候司机闫思吉回到学校,他拉住办公室主任要和他谈谈。闫思吉是南郊人,一嘴地方语言很动听。他问,论年龄,我比汪梅大8岁,年富力强;论资历,我18岁参军,服役5年;论政治,我当年入伍当年入党;论技术,我是响当当的司机。我哪点不如汪梅,为什么她能当副院长,我却当不了办公室副主任,你得跟我说说。
   一直传言,闫思吉要做中层,没人相信。他仗着给领导开小汽车,满嘴胡说八道,在领导间传话,挑拨离间。在上届一次校领导班子生活会上,他被人称为“4509”。啥意思?他开的北京吉普210车牌号就是4509。所以班子会上不便说出姓名,就说“4509”说的啥,“4509”咋说的……4509早就在被开除小车司机队伍的行列。这不,新调来的校长说先留下看看。校长不愿意得罪人,一看看了一年。
   这一年办公室广播站的广播员汪梅,捷足先登,攀上了班晓章。汪梅四处宣布自己要当中层了。这就搅动了闫思吉的心。他就找到办公室主任,要当他副手。现在汪梅成功了,闫思吉也要找办公室主任说说。
   办公室主任解释说:“中层干部任命,要经过预备期考察,列入组织部门的梯队名单。在适当的时候,经过学校党委讨论,一致同意才能上报市委教育工委。市委批准后生效。”
   “那汪梅怎么就这么快批准了呢?“
   “我们学校试行校长负责制。在一定的范围内,校长有权利任命他认可的人选,不必党委会审批,也不用上报。“
   “既然这样,那我为什么不能被校长任命呢?这里有嘛猫腻?有嘛把戏?“
   “话别这样说,校长任命自有他的道理,咱不能揣测领导啊?“
   “别来这套了。我早就听说了。汪梅在校长没来之前,就跟他爷们去了校长家。他们早就认识了。“汪梅的丈夫是喜来登大酒店的特厨,和上层领导有认识,通过这层关系,他们拜访过班晓章。
   “那又有什么关系,认识就认识吧。“
   “不对,别给我逼急了,到那时我可六亲不认,该说的我都说,该反映的我可都反映啊。“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你说了也没啥意义。“
   “我看见他们在一起搞破鞋。这就是大事儿。“
   “可别瞎说!说话要负责任。“
   “至少我看见他们俩在办公室里手牵手。这是嘛关系,这是真事儿。我听说他们搞破鞋,可我没看见。这也太不像话了。“
   田主任没得说了。闫思吉很气愤:“那你说吧,我这个问题啥时解决?怎么解决?”
   “你的提职问题要么是走组织部门干部梯队的程序,要么走校长负责制任命的程序。我没有办法。”
   “那你同意不同意?”
   “咱就是一个听差的,领导派谁来,我都没意见。”……
   这次谈话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中午饭俩人都没吃。
   傍晚下班,闫思吉送校长回家。闫思吉先到校长室,看见地上摆着几兜礼品盒,他上前提起来,问校长我先拿车里去。下楼梯时他看了一眼,是两兜四盒铁皮“龙井”绿茶。垫着分量不沉,也就一二两。现在的包装讲究,外表很华丽,实际内里没有多少茶叶。可是闫思吉心里明白,人家要是送礼就不是送茶叶,是送“礼金”。闫思吉在高校多年,每逢高考后,招生前,各路人马为了招生都向校长室进贡,送礼。市场上已经形成一条不成文的规矩,计划外指标招一个本科生两万元人民币。这是市场价格。所以这两兜茶叶究竟装得啥,只有天知道。一般地说,校领导要是收到礼品,都会分点给司机。如果不吐口给司机,说明是贵重的,他不敢转送。其他副校长都有面子,只要收下礼品,大多都给司机一份。
   回家的路上,车里,就两个人开始了闲聊。闫思吉说:“听说汪梅的任命下来了。”
   “嗯。有什么反映吗?”
   “时间太短,没听到什么。……校长,我的问题啥时解决?”
   “什么问题啊?”
   “我办公室副主任问题。年纪大了,军令长,多年党员,有精力和经验,等了多年了……”
   “你的问题找组织部,找党委书记解决。”校长生硬地回复。
   “那汪梅的问题,您怎么给解决呢?”
   “她和你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她比我小,工龄短,在办公室里是新人,而且她还不是党员呢。”
   校长没有转过弯来,顺口答音:“就是不一样嘛。”
   “就是因为她和你走得近,就提拔她。”
   “你这是怎么说话?小闫!”
   “我说的实话。您往底下听听去,大家伙说嘛的都有,难听极了”
   “停车,停车!……“校长有点恼怒。
   闫思吉装作没听见继续唠叨。这时校长发现,路走错了,不是每天的既定路线。好像是学校相反的方向。
   闫思吉继续:“这个小丫头不是好东西,逮谁和谁好。不就仗着他爷们是个特厨,能偷点好吃的送人,能做点山珍海味贿赂当官的。不就是仗着有几个钱,仗着年轻的那点浪劲儿嘛?”
   校长越听越难受:“你这是往哪开呀,你开错方向了。“
   闫思吉说:“我的问题你不给解决,我就去市委告你去,告你们俩。告你们俩不正常关系,告你收受贿赂,我豁出去了!你说你这两兜茶叶装得嘛?你敢打开吗?
   他越说越气,天色越来越黑。他知道,今天是和校长决裂的时候。以后没有机会了,这次一定要出气。
   本来回家的方向是城里,往东。而现在却往西。“这是往哪里去呀?这小闫到底想干什么?”校长琢磨着,他不知道今天该如何收场?
   闫思吉有点气急败坏了,开大油门,汽车飞驰。
   “吱——”汽车停了。在一个火车站候车室前停下了。
   校长抬头看写着“霸州站”火车站。“下车吧,你坐火车回天津。明天我去市纪委告你去。”
  

共 213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闫思吉虽然是个司机,为高校领导开车,但他对官场人情往来的脉络掌握得很准,所以,当副院长无望时就觊觎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为此,他开始发泄。校长四盒铁皮“龙井”绿茶里有没有“炸弹”,是作者精心安排的一个悬念,供读者品味,因为文章的主人公是闫思吉,文理是闫思吉想向上攀的丑陋一面。推荐阅读!【东北风情编辑:老笨熊李春胜】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共 0 条 0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