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冰场风波 (小说) 

精品 【看点】冰场风波 (小说) 


作者:江南铁鹰 探花,13371.9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753发表时间:2018-12-14 15:39:49

1968年的冬季。
   一群群不去上学又没有分配工作,失去了方向和动力的中学生,整天无所事事,成帮结队不是骑着自行车呼啸而过,就是在冰场打架斗殴、寻衅闹事。
  
   一
   16岁的韩梅,跟着姐姐韩琪在北海溜冰场玩。韩琪是和一群太平路中学的同学一起来的,韩琪被韩梅纠缠不过,才答应带她一起来玩。韩琪在溜冰场租了两双花样冰鞋,然后帮妹妹换上,两个人歪歪斜斜、摇摇晃晃地站在冰场的边缘,手拉着手看热闹。
   冰场的中央,一群年轻人在那里玩得兴浓。在人群的中间有一对男女青年,正在表扬花样滑冰。看上去他们似乎是受过专门训练,不仅冰上动作非常娴熟,而且配合默契,造型十分优美。那个男青年扶着姑娘的腰,那姑娘立起脚下的花样冰鞋,身体转得像个陀螺,突然之间停了下来,男青年托着姑娘的腰也像陀螺般高速旋转,姑娘双腿高举在半空呈剪刀型,也在飞速地旋转着……
   他们的精彩表演不时赢得周围一阵阵掌声与喝彩。
   “好!”
   “漂亮!”
   “祁卫东果然是冰上王子啊。”
   “那个女的是谁?”
   “你不认识?她就是八一中学的谢要武。”
   “谢要武?就是谢玉斌吧?”
   “对,就是她。海淀中学生红卫兵司令部的司令。”
   “真没有想到,她的花样滑冰这么漂亮。”
   “看不出来吧?她妈妈是空政文工团台柱子,跳芭蕾的。”
   ……
   韩琪和韩梅被场子中间的精彩场面吸引,忍不住踉踉跄跄相互搀扶着,朝场子里面走去。
   溜冰场的外围跑道上,一群男男女女在相互追逐着,像一阵阵冰上旋风般高速在冰上滑行,卷起一阵阵的冰屑像雪花一样在风里飞舞。他们低伏着身躯,大幅度甩动双臂,在冰面上像一只只燕子般飞着,速度快得犹如闪电。
   韩梅被这种飘逸洒脱的动作和姿态惊呆了,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跑道最外围一个头上戴着一顶白皮毛的小伙子。脖子里一根长长的白围巾在身后飞舞,像是两根白色的飘带,穿着一件大红的球衣,戴着一副白皮手套,脚下一双红色的跑刀。红与白的和谐搭配,在冰天雪地的灯光冰场分外抢眼。
   “真漂亮。这是谁啊?”
   “你们不认识?他啊,祁卫东的克星,人称冰上侠客,也有人叫他飘逸飞侠。”
   “飘逸飞侠?真的名副其实,好潇洒飘逸的形象。他叫什么?”
   “呵呵,就叫朴忆夏。”
   “朴忆夏?飘逸侠。哈哈,好玩。他怎么会姓朴?该不是朝鲜人吧?”
   “算你聪明,他还真是朝鲜人。他爸爸是老抗联,赵尚武司令的手下。朴忆夏是他最小的儿子,八一中学的吧。”
   “他和祁卫东一个学校的?”
   “可不是?祁卫东是总参大院的王子,朴忆夏是空司大院的骄子。两个人在冰上,一个花样滑冰独领风骚,一个速滑绝对冠军……”
   跑道附近围观的青年人充满崇拜的议论,全部钻进了韩琪姐妹两个耳朵里。
   就在她们姐妹俩的注意力,分别被祁卫东和朴忆夏深深吸引的时候,从冰场入口上来一群穿着蓝色军大衣的男男女女。在一个领头的男孩子率领下,居然快速朝着这群人冲过来。这些站在跑道和中心圈子之间围观的男男女女,差不多都是和韩氏姐妹那种完全不会滑冰,或者勉强可以上冰走几步的生手。这群人呼啸而至立刻引起整个冰场一阵惊慌,人们尖声叫着四散而逃。无奈冰场不同于平地操场,结果是“噼噼啪啪”一个个摔倒在冰上。有的滑到中心圈子里,祁卫东和谢要武的脚底下,也有的滑倒在跑道上,挡住了朴忆夏的路。
   韩琪被一个摔倒的男孩子一撞,人居然飞起来,一直朝着祁卫东飞过去。韩梅也被一个冲过来捣乱的男青年一推,跌到了朴忆夏的冰刀之下。此刻朴忆夏的速度正如离弦之箭,要是这样撞到韩梅身上肯定血溅冰场。
   眼看两场大祸就要发生,冰场上发出尖利的喊叫。
   祁卫东一手将谢玉斌托举起来,另一只手臂平伸出去,提着一左脚,正在用金鸡独立的姿态飞旋着,谢要武在他的头顶上张开双臂,双腿呈剪刀型。突然,一个女孩子从半空里飞来,眼看就要撞到谢要武伸出去的冰刀上,旁边几个姑娘已经吓得闭上眼睛。瞬间,祁卫东托着谢要武的左手突然朝上一扬,谢玉斌顺势朝着天空,像一只雨燕一样飞起来。祁卫东腾出双手,将飞来的韩琪稳稳地接住,自己连着转了几个圈,然后将韩琪轻轻放下来,用左手绕住她站在冰上。谢玉斌就在这时刻轻盈地从半空里落在冰上,伸出自己的左手,拉住了祁卫东的右手。三个人就这样用一个新的造型化险为夷了。
   顿时刚才的惊恐尖叫化作了响亮的喝彩。
   “太绝了。”
   “这一手,只有祁卫东做得到了。”
   几乎同一时刻,快如闪电的朴忆夏脚下的冰刀,眼看就要洞穿跑道上的韩梅。朴忆夏却突然在一个急刹车的同时,用了个海底捞月的姿势,单臂将跑道上的韩梅抄了起来,妥妥地抱着自己胸前,另一只手保持着两个人的平衡缓缓滑行着停下来,然后很绅士地将怀里昏昏沉沉的韩梅放下,用一只手揽着她的腰朝冰场中心而去。
   跑道两侧一片叫好声。
   “飘逸侠就是飘逸侠,救人都这么潇洒。”
   就在祁卫东和朴忆夏分别救起了韩氏姐妹在冰场中间站稳的时候,那群闯进来的蓝大衣也冲了过来。只是这里汇集了总参和空院的两帮子人,都不是好招惹的善茬,除了领头的一个,其他的男男女女都被拦在了圈子外面。
   “你们海司打算怎么着?今天是成心找事来了?也不瞧瞧,今天这北海冰场是谁人天下?”
   “就是啊,你们海军大院的人就这么不讲理?差一点玩出人命。要不是祁卫东和朴忆夏反应快,岂不要伤了两个姑娘?你们真不像话居然还敢闯进来。”
   领头一个瘦高挑的小伙子,一身的蓝军装,头上却是一顶海东青的帽子,脖子上挂着一根大红的长围巾,三绕两闪就越过了阻挡的人群,独自滑进了冰场中央的圈子里,一个丁字刹站在了朴忆夏和祁卫东面前。他也是八一中学的,叫肖瑾华。
   “肖瑾华,你太过分了。你要成心来冲场子,就冲着我和祁卫东来,别伤及无辜。你把两个姑娘撞到我们冰刀底下,是什么意思?”朴忆夏一只手扶着刚刚站稳,还有点神志不清的韩梅,另一只手一把薅住了肖瑾华的蓝大衣前襟。
   肖瑾华翻腕扣住了朴忆夏的手腕子,说:“小子,打架?老子不怕你。今儿你要是冰刀铲伤了人,只能怪自己学艺不精,能怪我底下人吗?这冰场上不光是会滑的,还有大批不会的生瓜蛋子,你能保证没有人刚好摔倒在你朴忆夏的冰刀下面吗?”
   朴忆夏将左手搀扶的韩梅,交给旁边一个年轻人,然后朝握着自己右手腕的肖瑾华那只手合上去,打算双手拿住他的右手来一个大背跨,直接将肖瑾华扔出去。肖瑾华另一只手伸进了大衣里面,抓住了藏在军大衣下面一把匕首。
   这样发展下去,恐怕今天的北海冰场会血流成河。幸好站在对面的祁卫东,已经将同样昏昏沉沉的韩琪交给了谢玉斌,他抢先抓住了肖瑾华那只握住朴忆夏腕子的手,整个身子硬是挤在他们两个中间。
   “干什么?真打架啊?肖瑾华、朴忆夏,咱们好歹还是一个学校的同学吧?都是首都红卫兵,真打算兵戎相见?”
   “肖瑾华,我告诉你,别老是这么张牙舞爪,我不怕你。真打起来你也不一定是我对手。我知道你下手黑,动不动就敢拔刀子。不服气,另找地方单练怎么样?别伤及无辜。”
   朴忆夏一对眸子闪闪发亮,盯着肖瑾华藏在怀里的那只手。似乎已经看到了大衣里面的匕首。
   肖瑾华微微一抖,似乎感觉到了祁卫东看似公正的骨子里,居然有点偏向朴忆夏。他没有想到朴忆夏与祁卫东的关系,并不像传说那样对立,不得不放弃了原来的打算。他今天就是找茬来的,这北海冰场这几年就是总参大院和空司大院两帮孩子的天下,就因为总参出了个祁卫东,空司有个朴忆夏。肖瑾华知道自己技不如人,要想在北海冰场有一席之地只能另辟蹊径。他今天带着一帮子自己大院的孩子,就是故意生事来的。本想撞倒两个生瓜蛋子在他们两个脚底下,搞出点事情来羞辱他们一顿,杀杀这两个家伙的威风,自己趁机也在冰场博个地位。都说这“冰场王子”和“飘逸侠”是死对头,只要找准了人别两面树敌就成。肖瑾华没有想到这个朴忆夏居然敢先动手,本打算直接找朴忆夏干仗了。他准备就在朴忆夏抓住自己左手的时候,一刀扎过去捅他一个窟窿,手下的人就可以一哄而上,只要总参那帮不参与,他今天带的人足已把朴忆夏空司的人干翻。如今看见祁卫东居然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横插进来,肖瑾华不得不收敛起来,把伸进怀里已经抓在手里的刀子放下了。
  
   二
  
   “怎么?哥们,你挡横啊?得,今天我给你祁卫东一个面子,只不过有个条件……”肖瑾华满不在乎地说。那只放在大衣里的手,并没有拿出来。
   “肖瑾华,你给脸不要脸啊?这地方你有什么资格讲条件?”朴忆夏气呼呼地不肯就此罢休。
   祁卫东还是横在两个人中间,却笑着朝朴忆夏打圆场,说:“忆夏,大家一个学校的,别这样,反正也没出事不是?问问他,打算开啥条件?”又转过头对肖瑾华说:“肖瑾华,你今天到底来干嘛?玩玩就玩玩,干嘛在冰场横冲直撞?真伤了人,只怕也没有你什么好果子吃。说吧,啥条件?”
   肖瑾华瞥了朴忆夏一眼,然后对祁卫东说:“简单啊,就是这地方必须带我一起玩!”他张开双臂对着冰场做了个熊抱的样子。
   不等祁卫东开口,朴忆夏已经说了:“肖瑾华,你怎这么这么厚脸皮?你觉得自己有资格在这儿玩吗?”
   “我说姓朴的,我怎么就不能玩?你不就是速滑好吗?老子又不是不会滑?改天咱们赛一场?再说,北海溜冰场也不是你家开的,凭什么你可以霸场子?”肖瑾华脖子一耿,朝前跨步又打算动手。
   这几句话的功夫,那些穿着蓝大衣的年轻人,已经突破另外两群人冲进来,把他们三个团团围住。朴忆夏和祁卫东的人在人群里和这群人推推搡搡,一场混战随时可能爆发。
   祁卫东大声说:“大家都冷静,不许动手!有话好好说。谁先动手,我祁卫东绝对不会放过他!”又对肖瑾华说:“肖瑾华,马上制止你的人。我告诉你,公安部正在严厉打击打架斗殴,尤其是打群架。今天你带人先冲进来闹事的,就是主犯。这件事好商量,我请客晚上老莫西餐厅,咱们三个商量一下怎么样?你也看得出来这场子就这么大,要是咱们三帮人全来了,肯定挤爆了,还有其他学校的散客。咱们三个都是红卫兵勤务员,别这么没素质。商量个法子,咱们轮班怎么样?”
   肖瑾华心里明白今天真动手占不到便宜,便顺水推舟说:“好,我就给你这个面子。朴忆夏,你怎么说?”
   朴忆夏压着火气,朝四下看看,沉着脸点点头,说:“你先把海院的人撤出去,就咱们三个去老莫,谁也不准带人。”
   肖瑾华嬉皮笑脸也点点头,然后看了祁卫东身后的两个姑娘一眼,指着谢玉斌说:“别啊,就咱们三个光头和尚没劲。卫东,你把身后俩妞带上。朴忆夏,你不是刚才也扮演了一回英雄救美,也带上呗。”
   朴忆夏正要反对,祁卫东给他一个眼色,爽快地答应下来。“行,就带上她们去。”说完对谢玉斌说:“谢玉斌,你们过来,叫上刚才忆夏就起来的姑娘,咱们去老莫,其他人今天散了吧。”
   剑拔弩张的局面总算化解了。也幸亏祁卫东及时制止,冰场的工作人员已经报了警,当冰场上的三帮人先后涌出大门朝四下散去的时候,大批的警察已经赶到了。他们冲进冰场,只看见五六个男女,亲亲热热地拉着手朝外面滑过来。带队的警察还是拦住他们盘问了几句,实在看不出什么问题,也从他们的举止和做派猜出了身份,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没有追究下去。
   他们换了鞋走出冰,去取自行车。那时候,自行车算是这帮北京老兵的标配,多数都是所谓锰钢的26型男车,以上海出的凤凰和天津飞鸽为主。常常在北京街头可以看到这些老兵,戴着巨大的红袖章,打着各种红卫兵组织的大旗呼啸而过。
   祁卫东、朴忆夏和肖瑾华分别打开自己的自行车跨在上面,韩梅很自然走到了朴忆夏的旁边,韩琪与谢玉斌却同时走到祁卫东边上。
   肖瑾华似乎有些尴尬自我嘲笑说:“得,卫东,你自己带俩吧。我前面骑着到老莫占个座等你们。”
   朴忆夏望着祁卫东,又看看两个姑娘笑着说:“你行吗?带俩?”
   祁卫东也笑了,掀了一下自己的军帽,对谢玉斌说:“你坐大梁吧。”又看着韩琪笑盈盈问:“都没有来得及问,姑娘你叫什么,哪个学校的?等会跟我们去老莫吃饭,不用怕。我叫祁卫东,她叫谢玉斌,还有那边是朴忆夏,我们都是八一中学的。我和谢玉斌是总参的,朴忆夏是空司的。刚才那个是海司的肖瑾华。”
   韩琪余惊未定,看看他们小声回答:“我是太平路中学的,叫韩琪,那是我妹妹韩梅。刚才谢谢你们。”
   “别客气,不用谢,应该的。总不能让你姑娘家的受伤吧?”祁卫东笑着说:“来上车。谢玉斌你坐前面大梁上,韩琪你等一会儿跳上来。”

共 763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铁鹰老师你好,你写的这一段历史故事,好像就在我眼前,在那个时代红卫兵都是66级——68级的中学毕业生,他们开始的时候被运动起来的激情所感动,干什么都要逞英雄,打群架是经常有的事情,还美其名曰“英雄救美”,其实就是两帮不懂事儿的学生在胡闹。可是当事者还一般正经地表演。后来就在这种所谓的“激情”中他们满怀“激情”的去农村劳动,是农村艰苦的生活给他们上了生动的一课,他们才认识到“锅是铁的,碗是瓷的”,战天斗地是要付出血汗的。随着文革接近尾声,当年的红卫兵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开始认识到上山下乡运动的实质。这就是那个时代给年轻人的教训。整篇小说生动有趣、语言诙谐中透着对历史的深刻反思。佳作,欣赏了,推荐给大家阅读与评论【编辑:太行飞剑】【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81217000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太行飞剑        2018-12-14 15:40:58
  学习了,铁鹰老师问候您冬天好!瑞雪兆丰年
太行飞剑
2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8-12-18 09:37:59
  小说的一个主要功能是善于寻找解决矛盾的方法,铁鹰老师的这篇小说既交代了矛盾的起因,也阐述了解决矛盾的根本方法。恭喜佳作斩获精品,争取更多精彩辉煌!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