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梧桐文苑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梧桐】童大娘的春天(小说)

编辑推荐 【梧桐】童大娘的春天(小说)


作者:幽谷静雅 举人,3432.7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857发表时间:2016-08-17 17:35:33
摘要:多少个日子,童大娘在期盼中度过,她盼望亲情来临的那一天


   童大娘六十多岁,常年的孤独、忧虑、劳累,面容比实际年龄老相得多。老伴早早去世,女儿自从外出求学,十几年来很少回家。她种着二亩地,风里雨里日子过得孤苦伶仃。二十多年来,她一直在生活期盼中,她盼望女儿像小时候那样牵着她的手,盼望女儿亲亲热热地喊着妈妈扑到她的怀中,盼望有一天和女儿团聚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她知道这是个美好的梦。去年冬天,身体一向很好的她忽然咳嗽不止,浑身无力,打针吃药不见好转,身体也一天天消瘦。女儿在县医院上班,人们劝她去医院看看,她只有摇头苦笑。她长得丑,女儿从小不待见她,厌恶她,她不想让女儿生气。
   清晨,太阳照着村头她那所静静的院落,低矮的院墙圈着几间破旧的瓦房,房顶长着一簇茅草,干枯瘦长的身躯在微风中摆动,有些陈旧的木质大门对着不远处的大路。大门外一棵梧桐树,树干粗大,树冠婆娑,树枝延伸进院子,小院在它的笼罩之下显得静谧,安详。正是梧桐花开放的季节,淡紫色的花像一个个小喇叭缀满枝头,浓浓的花香从院子里荡溢开来。童花出生时候,门外长出这棵梧桐树,树苗长高了,童花也长大了。梧桐树开花那年,童花上学了。小童花争气,学习好,一路顺风考上了大学。梧桐树上的凤凰飞走了,梧桐树下童大娘孤独地守在小院里。
   树下依着树干放着一把竹椅,椅子年代已久,颜色变得暗黄。童大娘习惯依靠树干坐着,微风吹着她一头灰白的头发,两只眼睛深陷在眼眶内,没有血色的嘴唇,上唇的兔唇像一条幽深的沟壑,给布满皱纹的脸增添了几分恐怖。多少天了,她坐在这里瞅着门外的路出神。路是几年前修的,灰色的水泥路面像条绸带,弯弯曲曲地翻过大山,走过河流,穿过树林通向县城。县城里有她唯一的女儿。庄稼黄了又青,太阳升起又落,女儿又是多久没有回家了?她忘了。听村里开超市的二超说,女儿买了一辆白色的轿车。她记在心里,每当路上出现白色轿车的影子,都以为是女儿回来了,迎来目送,直到车消失在视线,留下满心的失落和惆怅。
  
   童大娘去过县城一次。十年前,路还没有修到村头,进县城要翻过一座山,山下有一条通往县城的公路,每天县城跑乡镇的班车经过那里。那时进县城的人很少,班车也少,一早一晚两班车。一天傍晚,在县城饭店打工的二丫回来说她见到童花了,童花去饭店吃饭,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漂亮极了,几年没见二丫还是认出了她,并且和她打了招呼。二丫告诉大娘,童花大学毕业了,在县医院工作,她去过一次,看见童花穿着白色的医生服可神气了。她说的时候眉飞色舞,童大娘听得高兴:五年了,终于有了女儿的消息。女儿出息了,虽然女儿对她冷淡,她还是自己的女儿。那一晚,她兴奋地一夜没睡,煮好舍不得吃的鸡蛋,花生核桃收拾了一大包,第二天天还没亮就起床就匆忙上路。等她来到县城下了车,一路问着来到县医院已是中午。她背着包裹站在门诊大厅里茫然失措,满眼是来来往往的护士和病人。她不知道女儿在哪个房间工作,她问护士,护士告诉她医院里没有叫童花的医生。后来有个医生说,今年来医院的大学生医生只有一个叫“童雅欣”,她不知道,女儿嫌弃童花土气,早在初中的时候自己改了名字。当她问着童雅欣的名字找到女儿所在的科室的时候,她果然看见了日夜牵挂的女儿。
   几年没见,女儿更漂亮了,白皙的脸庞,大大的眼睛,乌黑的头发塞在白色的帽子里,雪白的隔离衣,衣领口露出粉色的内衣。自从女儿考上大学后就像断线的风筝失去了踪影,每一天她都在焦虑和牵挂中度过。如今女儿就在眼前,她忍住心中的激动站在在门口默默地注视着女儿。
   终于雅欣看见了母亲,脸上很快堆起一层愠色。她起身走到母亲的面前,把她扯到走廊里,小声地责怪:“您怎么找来了?谁告诉你的?”
   童大娘看着女儿,颤声说:“花啊,娘想你,就是想来看看你。”
   “我不想看见你,你不要到这里来。”她的声音冷冰冰的。
   “花啊,几年没见了,你还这样对待娘吗?”童大娘呆呆地一句话说不出。
  
   “我不想看见你。”女儿再次说出这句话,童大娘伤心透了。一字不差的语言,一样的动作,女儿做了两次,两次的神情一模一样。
   “我不想看见你,不想让同学知道我有个丑娘,他们看不起我,笑话我。”
   那时候雅欣十四岁,在镇里中学读书,一脸的稚气。
  
   我为什么这么丑?她在心里无数次的问。
   刚刚出生的时候,她的兔唇让母亲伤心,奶奶说这样的孩子不吉利又是女孩让父亲丢弃她,是母亲地坚持她这条小生命才得以成活下来。母亲希望她健康成长,读过几天私塾的她给女儿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钰儿”。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裂唇越来越大,鼻端至嘴唇形成一个大大的豁口,豁口处露着洁白的牙齿,使她天使般的面孔让人看着心颤。幼小的她不知道苦恼,在妈妈的呵护下快快乐乐的成长。她怕奶奶和爸爸,奶奶不喜欢她,爸爸不喜欢她,几个弟弟妹妹出世后,在爸爸和奶奶眼里她更是成了多余的人。
   没有人愿意和她在一起,小伙伴们一起玩游戏,她只能远远地看。过年的时候,弟弟妹妹穿着新衣服,嘴里吹着花花绿绿的气球和小伙伴在街上疯跑,她小心翼翼地偎过去,伙伴们一哄而散:“我们不和丑八怪玩。”
   委屈的泪水在她眼眶旋转,她扬起小脸问母亲:“娘,你为什么把我生的这么丑?”
   母亲抚摸着她柔软的头发说:“钰儿不丑,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白白的皮肤,你比他们都好看。”
   她笑了:“娘说我好看我就好看。”
   女儿的笑让母亲心酸,她搂着她暗自叹气:“可怜的孩子。”
   再大一点她懂事了,明白了自己不招人喜欢的原因。她不再出去,把自己缩进壳里,像一棵小草安安静静地过日子。爸爸妈妈下地了,她在家照顾弟弟妹妹,做饭,洗衣服,做家务,空闲的时候,就和邻居婶婶学做针线活。十三四岁的时候,心灵手巧的她不仅学会了做鞋子,也学会了裁剪和做衣服,她缝的衣服针脚又细有密,比母亲做得可身合体,奶奶说,幸亏当初没把小钰丢了,不然上哪里找这么手巧的闺女。
   十五六岁,她随父母去生产队劳动,可以挣到半劳力的工分。知道爱美的她去供销社买来一个白色的口罩,每天出去都会戴着它遮住自己的豁唇,露出的眉眼楚楚动人。很多人说,“老天太不公平了,好好的一个姑娘……”话没有说完,她知道下半句是什么。
   几年过去了,同龄人大多成了父母,她依旧孑然一身,同村的一个小伙子喜欢她的温柔善良想娶她,小伙子的母亲找到她说:“钰儿啊,不是大娘不同意,如果以后你们有了孩子像你怎么办呢?”
   她懂大娘的意思,拒绝了小伙子的爱意。
   她不再想嫁人的事情,一心干活挣工分,操持一家人的衣食住行。
   两个妹妹穿着她做的嫁衣出嫁了。
   弟弟穿着她做的新衣娶亲了。
   一年又一年,她已经成了二十八岁的老姑娘。她为自己做了嫁衣,有多少次,她偷偷地穿在身上,看到镜子里可憎的脸暗暗叹息:没有人愿意把一个丑八怪娶回家。
   她把嫁衣压在箱低,锁上了自己的人生。
   她和父母弟弟住在一个院子里,弟妹看见她厌恶,有事没事指桑骂槐。弟弟也变了,他对姐姐说:“姐,你总在家里蹭什么,还是赶快找个人家嫁了吧。”
   弟弟的态度让她伤心,她躲在自己房间里悄悄落泪:自己真的成了多余的人。
   两年后,邻居二婶做媒把她介绍给山里的娘家侄子童家乐。家乐一点不乐。家太穷,又在山里,没有媒人上门,几个姐姐出嫁后,他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父母意欲留下小他四岁的妹妹给他换个媳妇,他不想委屈妹妹,拒绝了父母的好意,四十多岁了还是光棍一条。父母先后去世,剩下他一人孤孤单单地过日子。二婶回娘家时把钰儿的情况告诉了他,他不嫌弃钰儿的兔唇,愿意和她过一生。钰儿受够了的弟弟夫妻的冷脸,为了不给父母惹气她同意和家乐见面。几次接触之后,憨厚老实的家乐让她产生了好感,两个月后她嫁给了大她十三岁的童家乐,成了童家的媳妇。
   成亲没多久,赶上生产责任制,两个人分到了几亩责任田。夫妻俩勤劳能干,钰儿勤俭持家,鸡鸭满园,肥猪满圈,农闲的时候,家乐出去打短工,没过两年,他们在村头建起了带院落三间瓦房,两个人的日子过得滋滋润润。美中不足,他们一直没有孩子,钰儿几次怀孕都流产了,她伤心万分,家乐安慰她:没有孩子,我们就俩人过,你看咱村光棍都是孤身一人,咱们还是俩人呢。他的话把钰逗儿笑了,既然老天让她没有做母亲的权力,只好认命。
   三十五岁那年,她又怀孕了,这次顺顺利利生下一个胖乎乎的女婴,看着襁褓中的女儿没有自己一样的兔唇,钰儿哭了。女儿是老天的恩赐,夫妻俩视若珍宝。女儿出生第二天,家乐告诉她,大门外长出一棵梧桐树苗,钰儿高兴,梧桐引凤,女儿一定是有福之人,她给女儿取名“童花”。
   夫妻俩精心呵护着女儿,童花在父母的宠爱下长大了,虽然生活不富裕,可是夫妻俩给了女儿最好的,童花像一只快乐的小鸟无忧无虑快乐地成长。很快她读小学了,那时村里的学校已经撤销,读书要到相隔几里路的邻村联中,夫妻俩担心女儿走路累,就买了一辆自行车,每天早晨夫妻俩轮流接送女儿去上学,无论农活多么忙,多么累,他们从来不让女儿自己走。后来夫妻俩学会了骑车,接送女儿更加方便。童花每天坐在自行车上,开心的笑声在坑坑洼洼的乡间路上飞荡。
   慢慢地,童花不笑了。有一天回到家她对父母说:“以后你们不要送我上学了,同学们都笑话我。”
   童大娘问:“笑话你什么?”
   “他们说你的豁嘴丑死了,爹太老像爷爷。”
   闻听夫妻俩怔住了,他们没想到,刚读三年级的女儿竟然有了这么大的虚荣心,夫妻俩相互看看,默默无言。从此,他们只能偷偷地跟在女儿身后护送她去学校。初中的时候,童花到镇里读书,村里读书的孩子已经很少,特别的女孩子很少读中学的。很多人劝他们不要让童花读书:女孩大了是婆家的人,何必做劳心费力的事情呢。夫妻俩一笑,他们舍不得女儿退学和他们种地,偌大的村里只有童花一个女孩依旧坐在教室里,对此她对父母充满了感激。她爱父母,又排斥父母,她不知道如何处理矛盾的心理,只能躲在学校里不愿意回家,这样父母带给她的烦恼似乎减少了许多。她刻苦学习,唯一的希望就是考大学,离开山村,离开家,离开让她颜面尽失的父母。
   她长得漂亮,学校好,是班级男孩暗恋的对象。可是没多久她的优越感被母亲摧毁了,那天中午刚放学,她还没有回到宿舍,母亲挎着一个包裹满脸汗水来到学校,里面装满她爱吃的零食。自从住校以来,她很少回家,每周是父亲给她送来吃的和零用钱。她从来不让父亲到学校,父亲在她指定的地方等,她担心同学看见苍老的父亲引起讥笑。母亲地贸然闯入彻底毁了她的自尊,当母亲出现在教室门口,看见女儿她笑了,豁唇露出两颗雪白的门牙。同学们向她投来异样的目光,有的窃窃暗笑。
   她的脸刹时涨地红红地,拖着母亲来到教室后边,她又急又气:“谁让你来的?”
   女儿生气童大娘慌了,她喃喃地说:“花,你一个月没回家了娘想你,就是想来看看你。”
   “我不想见到你,特别是在公共场合不想看见你。”雅欣说完转身跑了,留下发呆的母亲。
   从那以后,童大娘再也没有去过学校。雅欣紧紧把自己包裹起来,一心扑在学习上,和父母的关系越来越疏远。她考上高中后到县城读书,回家更少了。老父亲每隔几天骑着自行车往返几十公里给她送饭,回来给老伴讲女儿的变化,每次她听得津津有味。高二的时候,父亲给她送饭的路上发生车祸身亡,雅欣也曾暗暗自责。埋葬父亲后,她带着肇事车主赔偿父亲的八万元命钱回了学校。
   一年后,她考上大学回家给父亲上坟,童大娘看到女儿高兴地热泪盈眶:女儿争气,老伴在九泉之下可以放心了。上完坟雅欣没有回家直接走了,临走时她对母亲说:“妈,你今生最大的错误就的生了我。”
   雅欣去了外省上大学后再也没有回家,童大娘时时刻刻牵挂女儿,唯一的希望就是女儿平平安安。老伴去世了,女儿走了,日子依旧要过,地里家里是她孤独的身影。空闲的时候,她坐在老伴的坟前和他说话,话题最多的还是女儿,从女儿出生到女儿长大,虽然女儿让她伤心,女儿依旧是她的心肝宝贝。
   雅欣大学毕业后分到县医院工作。自从那次见母亲以后,飘远的亲情似乎回到她的心里。每到父亲忌日的时候她会回家给父亲上坟,她忘不了是父亲用生命托起了她的人生。对于母亲她依然冷冷淡淡,不愿意见到她。结婚前夕,她只是告诉母亲她要结婚了,丈夫也是医院的医生,对于丈夫的一切一句也不愿给母亲说。母亲拿出多年省吃俭用积攒下的几千元钱给她陪嫁,她拒绝了,也没让母亲参加她的婚礼,后来生孩子也没有让母亲过去。
   女儿的无情让童大娘寒心,她后悔,如果女儿不是读那么多的书,不见那么大的市面,老老实实地做个山里丫头,母女之情一定不会这样。她不怨女儿,无论她对自己怎么样,她仍然希望女儿生活得好。
   最近几年,童大娘的家变得热闹起来,接连不断的有人来家里看望她,认识的不认识的,本村的外村的,童大娘接应不暇,营养品堆满了屋子,来的人都夸奖雅欣的医术高,童大娘明白了,他们都是受到女儿照顾的人。女儿给她露脸她知足了,虽然女儿不回来看她,人们依然知道雅欣是她的女儿。看着摆满屋子的营养品,童大娘感觉女儿就在自己身边。
  
   一个月前村里来了几个医生,说是县里医疗队下乡给老年人免费查体。她在几个老邻居的相邀下也来到村委大院。当看到她的时候,那个中年医生的脸色凝重了,告诉她的病很严重并询问她的家人。童大娘有种不详的预感,旁边的邻居告诉医生,童大娘的女儿也是医生在县医院工作时,医生露出讶然的神色,医术高超受到医院领导好评的童医生竟然有母亲?工作十年她从来没有提及过母亲。看到大娘的豁唇,他似乎明白了。临走的时候,他对童大娘说:“大娘,我是雅欣的院长,您放心,我一定让雅欣接您到医院治病。”
   院长的话给了童大娘希望,不管他的话是真是假,她每天早晨准时坐在梧桐树下的椅子上看着村边的公路,盼望女儿出现。一天两天……,几十天过去了,女儿没有来,她想起了女儿说过的那句话:今生最大的错误就是生了她。梧桐花落了一地,像紫色的地毯,情景依旧,只是身边没有女儿的身影,
   泪水滑落她枯瘦的脸颊:孩子,你也是做妈妈的人了,难道还嫌弃娘丑吗?
   又是一阵激烈的咳嗽,咳出的痰里带着隐隐的血丝,胸口一阵疼痛。
   太阳越来越高,快中午了,看来今天又是失望。她颤巍巍地站起身想回屋里躺一会,就在这时,她看见一辆白色的轿车驶进视线,很快停在路边的宽阔地带。车门开了,下来一个高高瘦瘦戴眼镜的男子,他从车里抱出一个一身红色衣裙的四五岁的小姑娘,随后车里下来一个面庞清秀的女子。
   童大娘站住了,她睁大眼睛看着,是女儿,女儿终于来了。她不知道院长用什么办法让女儿回来,但是女儿实实在在地回来了。
   远处的夫妻俩牵着女孩的手向她走来……
  
  

共 574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读后让人辛酸的小说。作者为我们展示了一位母亲,含辛茹苦的母亲,用毕生的心血抚养大了女儿,可是却因为母亲的先天性残缺,竟让女儿甚至不愿意让母亲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仅仅因为母亲的残缺、丑陋就让自己的亲生女儿歧视,何况整个社会?作者为我们提出的是一个社会问题,一个本应该不是问题的问题,从古至今都有这样一句话“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这个世上竟有嫌弃母亲丑陋的女儿!实在叫人不得不深思。小说的结尾是美好的,希望这不仅是作者一个美好愿望。感谢赐稿梧桐文苑,期待更多精彩。【编辑:江南铁鹰】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钟远        2016-08-17 20:23:20
  可怜天下父母心,蛇蝎儿女让人唾弃,畜生不如啊1
天才,无非是长久的忍耐!努力吧!
回复1 楼        文友:幽谷静雅        2016-09-02 12:50:53
  谢谢钟远老师的关注。
   我更恨现实中老人的女儿,舒适的工作宽敞的住房却把老娘安置在储藏室里。
2 楼        文友:宏声        2016-08-31 09:50:48
  吾闲来不在赌桌边混,聚精会神欣赏文学作品。读着老师这部佳作,作品意义深长,亮点闪光,笔墨生辉。在江山文学网这育文学新人的网站里相聚相识成文友,热爱江山文学网文学路上阔步前进!
回复2 楼        文友:幽谷静雅        2016-09-02 12:53:10
  谢谢您的关注,不要叫我老师,汗颜。您才是前辈,向您学习。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